-

“在太子府安胎。”執劍答。

許韶光勾唇一笑,雙眼已經聚焦了,她站在七王府的大門口,就那麼看著遠方的街道。

雨幕籠罩著這一座皇城。

她的眼神很冷,“謝無雙那賤人還有臉安胎?”

謝無雙和瑤光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差點害得南宮胤也染上肺癆。

瑤光和謝無雙,一個都不要想跑。

許韶光從來就不是心慈手軟的人,她為達目的,可以不擇手段。

甚至,她比許皇後還要狠。

“小姐,您打算怎麼辦?”執劍問道。

許韶光雙眸血紅,“還能怎麼辦?當然是借力打力了。”

“謝無雙本來我可以容納她的,她肚子裡的孩子我也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睛,誰知道她居然蠢到想對南宮胤下手,我是不會對她客氣的。”

“謝無雙不是那麼恨謝蓁嗎?就讓她們狗咬狗,一嘴毛。”

許韶光在乎的從來就不是所謂的太子妃的位置,而是南宮胤心中的位置。

太子妃誰愛當誰當。

這一次謝無雙觸到了她的逆鱗,她不會輕易放過謝無雙的。

謝無雙不是有個皇後夢嗎?還想母憑子貴,坐上太子妃的位置。

她可以讓謝無雙美夢破碎,還可以讓太子把謝無雙打入無間地獄。

主仆兩人說話間,已經有車馬過來了。

執劍先扶持許韶光上馬車,再收起了雨傘。

許韶光坐上馬車,“謝無雙孕幾個月了?”

執劍雖然不知道許韶光為什麼突然問這個,但是還是回答:“四月有餘。”

許韶光眉頭微蹙,眼底流瀉出一絲冷宮。

四個月。

“讓我好好想想……”

許韶光慢慢地閉上了眼睛,纖長的手指輕輕地敲打著桌案。

她是不會讓謝無雙生下孩子的,最好還是一屍兩命。

馬車往太師府駕駛而去,因為突然下雨,再加上天氣太寒冷的原因,街道上都冇有多少人,一時之間隻有噠噠的馬蹄聲響起。

許韶光的內心很平靜。

執劍也不敢打擾她。

到了太師府門口,許韶光鎮定的下馬車。

太師府外還停著太子的馬車,許韶光的眉頭微擰。

窩囊廢來這裡乾什麼?

不是她輕視太子,而是太子真的不是個東西。

太子一無是處,不過是她祖父的一個傀儡。

偏偏這個傀儡還愚蠢。

許韶光有多喜歡南宮胤,就有多厭惡他。

許韶光隻是掃了一眼太子的馬車,便率先朝太師府裡走去。

“小姐您可算回來了。”門房看到許韶光,連忙上前。

許韶光一臉的冷淡,“何事?”

門房道:“太師正準備讓人去找小姐呢,太子爺到了府裡。”

許韶光點了點頭。

“我這就過去。”

她大概知道太子來太師府是為什麼了,太子是皇後的親生兒子,但還是是一個很功利的人。

皇後因為觸怒皇帝,被打入冷宮,目前雖說冇廢後位,但是誰說得清楚以後的事情?

想必是太子覺得自己的地位不保,所以要連忙回太師府商量對策。

隻是,祖父要保太子,但是不見得會管皇後的死活。

比起這個,許韶光更感興趣的,是為什麼皇後會忤逆犯上?

就算許家如日中天,但是皇帝就是皇帝,是什麼事情讓她那位最是可以隱忍剋製的皇後姑姑不顧身份呢?

她本來想去宮裡看看的,但是還冇到冷宮,就被侍衛請了出來。

皇後遷居冷宮,謝絕一切來訪。

這不是變相的把皇後幽禁起來了嗎?

書房裡。

許韶光還冇走進去,就聽到裡麵太子的聲音。

“祖父,母後遷居冷宮,後位能不能保住還不知道,孫兒知道母後已經不可靠了,孫兒想要讓許家為孫兒撐腰。”太子的聲音有些顫抖。

這件事情,給了太子不小的衝擊。

父皇連他母後都敢這麼對待,更何況是他?

太子明白要是不抱緊太師的大腿,他遲早會被廢太子!

“你急什麼。”許太師喝了一口茶水,緩緩地道。

太子都坐不穩了,“祖父,孫兒怕啊,父皇本就不喜歡孫兒,他連母後都……”

“祖父不是一直支援孫兒的嗎?我和韶光表姐不是有婚約嗎?讓孫兒儘快和表姐完婚,表姐成為了太子妃,父皇就不敢輕易動我了,祖父您覺得怎麼樣?”

太子戰戰兢兢地道。

門外的許韶光幾乎笑出聲,眼底是冰冷一片。

真是不容易。

太子這個廢物當初百般刁難她,要和她退婚,甚至不惜求到文帝的麵前去。

現在這個蠢貨知道娶她就可以得到許家的支援,居然舔著臉求上門來了。

她許韶光是他這個廢物想娶就娶的人嗎?

休想。

而且,太子是個自私自利無情之人,皇後是生他養他的孃親,從小到大,是那麼的疼愛他。

就算知道他是個扶不上牆的爛泥,依舊好好的教養他。

一旦失勢,連太子都對她不管不顧。

結果,皇後遷入冷宮,不要說外人,就是她自己的親兒子都對她的遭遇視而不見。

這份親情,真是涼薄啊。

太子是一個隻管自己死活的人。

他怎麼會和南宮胤一樣有情有義呢?就算是一個娘生的,這區彆也太大了吧。

其實太子這麼想,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他隻能求助這份婚約。

許家都把女兒嫁給他了,那不是在向他的父皇表達許家和他這個太子是一體的嗎?

就算要廢太子,還要看看許家答應不答應。

太子也清楚,現在許家不管皇後,是因為他母後不聽祖父的話。

他勢必會好好聽話的。

絕不會和母後一樣……

許太師一直冇有回答,手中的茶蓋,輕輕地撞在茶杯上,發出清脆的碰撞聲。

太師呼吸粗重,雙眼銳利。

“你想娶韶光了?”

“以前是孫兒有眼無珠,不知道表姐她多好……”太子不停地點頭。

“好。”太師沉沉地道。

“老夫這就進宮,讓皇上下旨,為你們完婚——”

太子喜不自勝。

許韶光卻猛然推開了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