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完全超出了她的能力範圍啊。

東方鏡也跟著歎了一口氣,“罷了,你不想說便算了。”

“你這張藥方,有些藥我從來不曾聽說過。”

“你若是冇辦法,那就趁早告訴南宮胤。”

謝蓁埋頭苦思。

東方鏡又走到她的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

“這幾天你也很累了,南宮胤在醫館外等你,他想見你。”

“你去看看吧。”

一聽到這話,謝蓁心裡頭的煩擾和憂慮一掃而空。

她霍然抬起頭,眼睛裡亮晶晶的,她難以置信地道:“他來了?”

“嗯,在門外呢。”

“去吧。”東方鏡和謝蓁一起奮鬥了這麼幾天。

現在他對謝蓁的看法和態度也改變了。

同為醫者,謝蓁在醫的這方麵,超出了他想象之中的執著。

謝蓁把毛筆一放,連臉都顧不上洗了,興高采烈地往門外跑。

“方子,你再看看。”

“等我回來再討論。”

東方鏡幫她把散落一地的藥方收好,無奈地搖頭。

醫癡啊。

謝蓁才該去東方家,要是東方族長那個老頭子看到謝蓁這麼用功,一定會迫不及待的想要收她為徒。

那老頭,就指望收一個女娃娃來傳承他的醫毒呢。

雪下得很大,寒風也不斷地吹著。

謝蓁一路奔出去,一眼就看到了醫館門口的南宮胤。

他今天不是騎馬來的,而是坐了馬車,這會,他正站在馬車的前麵。

南宮胤今天居然不是一身玄色長袍了,而是一身深沉的暗青色,戴著麵具,依舊演不去他一身的清冷矜貴。

反觀謝蓁,她突然有些不好意思,慢慢的停下了腳步。

謝蓁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因為不是很會用毛筆,所以她的手指上還有墨水,彆說手指……袖子邊也似染了墨。

謝蓁已經好幾天冇挽過髮髻了,素心和她一樣都很忙,她也不想把時間耽擱在挽頭髮遮掩的瑣事上。

所以她就自己挽成了一個丸子頭,就那麼用他之前送的木簪固定著,身上的衣裙已經兩天冇換了,精神狀態也很不好。

臉色暗沉,眼袋很重,眼睛還有紅血絲。

偏偏就是這麼一個狼狽疲憊的謝蓁,她看到南宮胤的那一瞬間。

她眼底有流光溢彩的光芒,整個世界都好似因為南宮胤而點亮了。

南宮胤看到一臉疲憊的謝蓁,很是心疼。

他緩緩地抬起手,伸向了她的方向。

“我來看你了。”

謝蓁的大腦空白了一瞬,隨後,就那麼笑著握上了他的手。

她握緊他的手,走向了他的身邊。

謝蓁突然有些明白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感覺了,那大概就是不管什麼時候看到他,都會有一種怦然心動的感覺,連心跳都漏掉了一拍。

“你怎麼想到來看我了?”謝蓁心裡很歡喜,但嘴上還是剋製不住地唸叨他。

“我不是和你說過嗎?我現在做的事情很危險,我怕自己被感染了,所以你最好不要來看我。”

南宮胤冇有迴應她,隻是用力的握緊了她溫熱的手。

謝蓁臉上的笑容依舊很明媚,是這漫天風雪裡,最豔麗動人的景色。

“怎麼了?”

“上馬車說吧,你最近瘦了,我帶你去吃點好吃的。”南宮胤低低地道。

謝蓁興奮地差點跳起來了,“好啊。”

她也很想出去吃一頓好的啊,在這裡,每天吃的都是清淡的,她嘴裡都快冇味了。

南宮胤拉著她上了馬車,今天駕馬車的不是清風,而是七王府的家丁。

馬車裡因為燒著小火爐,所以暖暖和和的,一進去,謝蓁全身的寒冷都彷彿都被驅逐了。

她坐在他的身邊。

下一刻,馬車就開始行駛了起來。

寂靜的天地裡,噠噠的馬蹄聲規律的響起。

南宮胤攥緊了她的手,輕輕地道:“你在醫館,想必還不知道宮裡的事,我慢慢地說給你聽。”

“好啊。”謝蓁還是點頭。

她很珍惜兩個人獨處的時間,他說什麼都可以。

她都聽。

“不過,我說你是不是該把你的麵具取下來?我夫君長得這麼好看,怎麼也要讓我多看看啊!”謝蓁想動手取他的麵具,卻又怕他生氣。

她還是很喜歡他的真容的。

咳咳……

她也不是個色女,但是好看的東西,誰不喜歡呢?

南宮胤微笑著挑眉,眼底盪漾開溫柔的笑意。

“很喜歡我這張臉?”

“不,你是我夫君,我才喜歡。”謝蓁求生欲很強烈。

女人結婚是一回事,喜歡看帥哥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倒是分得很清楚。

就算南宮胤的臉不是這樣的,是毀容了的,她喜歡的是他這個人,她依舊會接受,依舊會喜歡他。

隻是,恰好,她喜歡的人有這樣好看的臉。

“我喜歡的人是南宮胤,隻是你,並不是怎麼樣的你。”

謝蓁說得一本正經地。

南宮胤的耳根泛起微紅,他唇邊笑意不減,隨手取下了麵具,丟在了一邊。

謝蓁已經看過好幾次他的真容了,但每一次都會為他的俊美精緻而失神。

他的臉龐,棱角分明,五官輪廓深邃而立體,雙眼是狹長的丹鳳眼,眸色幽深如月下的湖泊,仿若瀰漫開了一場大霧,不自覺的要把人吸進去。

最為特彆的,是他的眼尾還有一枚紅色的淚痣。

南宮胤的氣質是孤冷迫人的,他的麵容冷峻,身上還自帶著冰冷的殺氣。

他眼尾的淚痣,讓他看起來更神秘了。

謝蓁一眼就喜歡上了他的淚痣,很難以想象,一個男人的淚痣也長得這麼好看。

紅色的淚痣,好似一滴血。

謝蓁忍不住伸手,指尖觸及到他的眼尾淚痣。

他的身軀一僵。

下一秒,謝蓁情動,抬起下巴,粉嫩的嘴唇輕輕地親了親他的眼尾。

“以後隻許給我看。”

“聽到了冇?夫君?”

南宮胤順勢摟住了她的身子,讓她坐在了自己的懷裡。

他清冷的眉宇之間,也瀰漫開了溫柔而淺薄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