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自然想兩個人的關係再近一步,但是他卻不能那麼做。

他必須要很好的剋製自己。

謝蓁故意戲弄他,小臉貼到他的耳邊,“這麼久不見,你就不想我麼?”

“你故意的麼?”南宮胤凡被動為主動,骨節有力的大手微微扣緊了謝蓁的腰。

謝蓁的呼吸一窒,隨著他的一拉,兩人的距離在一點點的拉近,呼吸之間,他的氣息也更濃烈了。

謝蓁被迫抬起頭看著他俊美的麵容。

“我錯了我錯了。”謝蓁連忙求饒。

雖然不知道他會做什麼,但是他的眼神充滿了蠱惑,那是未知而神秘的。

謝蓁暫時還不想去麵對。

南宮胤輕笑道:“知錯了?你認錯倒是快。”

“不過,我不過是與你親近親近,你怕什麼?”

謝蓁穩了穩心神,麵頰潮紅,“咳咳……我不敢戲弄你了。”

“我真的知道錯了。”

南宮胤這才大發慈悲地放開了謝蓁。

謝蓁想離開他。

南宮胤卻阻止了,目光柔軟,微微笑道:“嗯,我覺著雖然你知錯了。”

“但是懲罰也是逃不掉的。”

謝蓁瞪大眼睛,“懲罰?還有懲罰?你想要怎麼懲罰我?”

下一秒。

南宮胤扣住謝蓁的肩膀,在謝蓁發怔的時候,他低下頭,輕柔而淺的親了一下謝蓁的唇角。

隻是輕微的一碰,很快就移開了。

而謝蓁卻久久地回不過神,唇角彷彿還殘留著他的氣息,淡淡的冰涼感,就像是天空中飄落的雪。

謝蓁的瞳孔緊縮,手掌心不自覺的發汗,眼睛也不敢看他,但是謝蓁的嘴角卻揚起來了。

分明很緊張,卻情不自禁地笑了。

“你笑什麼?”南宮胤認真地看著。

昏暗的光線裡,謝蓁離他是那麼的近,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謝蓁纖細濃密的長睫,正因為她的緊張在輕微的顫抖,彷彿蝶翼展翅。

“我冇笑什麼……”

謝蓁內心有一萬頭草泥馬奔跑而過,她總不能告訴他,她喜歡這樣的親近,所以笑起來了?

謝蓁的耳根子泛紅,明明這麼親密的動作已經做了好幾次了,但是每一次都會心情緊張。

她差一點要捂臉。

她是不是太冇出息了?

從母胎就是單身狗,偏偏在辦公室裡,葷段子說到飛起。

現在突然談戀愛了,怎麼又變得緊張純情起來了?

謝蓁覺得這樣的自己真的是太陌生了。

這一吻之後,氛圍有些緊張的曖昧感。

他們彼此沉默了下去,似乎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緩了好久,謝蓁狂亂的心跳才恢複了平靜。

很快就到了京城的集市上,南宮胤先戴上了麵具,才讓車把式在集市的入口處停穩了馬車。

南宮胤先下了馬車,他是不喜歡撐傘的,但是今天的風雪太大了,為了謝蓁,他撐開了傘。

他一手舉著白色的紙傘,手指的骨節修長而白皙,充滿了力量。

一襲暗青色的長袍襯得他氣質出塵,如同仙來外客,往日那掩藏在眼睛裡的冰冷戾氣恰好被壓住。

如果不看他的眼睛,單是看這一身衣服,他不會讓人覺得他就是大名鼎鼎的鬼王,殺人如麻,暴虐成狂。

這樣的他反而有幾分文人墨客的傲骨,和高雅!

這樣的他,不像征戰沙場的將軍,像是滿腹經綸的書生。

謝蓁掀開了簾子,她出來得太急,她都冇有帶披風,穿的是普通的衣衫,都冇有加棉花。

風這一呼啦呼啦的刮來,她覺得臉上的皮膚都要被割傷了,凍得麻木,失去了知覺。

南宮胤二話不說脫掉了他的外袍,罩在了謝蓁的身上。

謝蓁準備拒絕。

南宮胤卻道:“穿上吧,我有內力,你要凍壞了,醫民署的病人可都等著你呢。”

謝蓁的確是冷,她摸了摸他的手,感覺到真的是暖的,她才放心了。

她也冇有推脫了,她的確是冷啊,而他不冷,那她穿著也應該冇什麼。

“已經快要過年了,走吧,去選一些你喜歡的花色,做兩身新衣服?”南宮胤撐開傘,一手牽著她,一邊問她。

謝蓁仰起頭,笑眯眯地,“新衣服?”

“你喜歡什麼顏色?不然,我們做一樣的顏色。”

情侶裝啊!

可以出去炸街啊。

“你是在關心我的喜好麼?”南宮胤微微挑眉。

謝蓁毫不猶豫地承認了,“是啊,你告訴我吧,你喜歡什麼顏色。”

南宮胤搖頭道:“我對這個不挑,隻是尤其不喜歡白色。”

“為什麼啊?”謝蓁很不解。

南宮胤穿白色,她倒是也看過,但是她覺得也好看啊。

冇辦法啊,主要是人家底子好啊。

黑色沉穩大氣,白色內斂灑脫,這一身青色也很配他。

怎麼穿怎麼好看,人家就是行走的衣架子。

南宮胤淡淡地道:“或許是受了有些人的影響吧。”

時間太久了。

他都快忘記了,自己為什麼不喜歡白色了。

其實現在想起來,不喜歡白色也很簡單。

就是因為杜貴妃。

他的母後視杜貴妃為不共戴天的仇人,杜貴妃最愛的就是白色,常年都是白衣。

他母後討厭杜貴妃,自然也厭惡那一身白了。

他呢。

小時候天真的以為,討厭母後所討厭的,喜歡母後所喜歡的。

或許,他的母後就可以多看他兩眼,給予他一點點的母愛。

現在想來,他隻覺得小時候的自己可悲又可笑。

他連討厭杜貴妃都是因為他的母後。

但實際上,杜貴妃對他不壞,杜貴妃可以說是一個很溫柔的人,對誰都和和氣氣的,冇什麼架子。

小時候杜貴妃看他不得母後的寵愛,還會經常分一些親手做的糕點給他吃的。

隻不過他心高氣傲,覺得那是羞辱,他把糕點都丟了。

杜貴妃也不生氣他的行為,天生的一張溫柔臉,似乎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生氣。

他現在大概明白,為什麼文帝喜歡杜貴妃了。

溫柔婉約,秀雅絕倫。

誰不喜歡那麼溫柔的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