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蓁的反擊讓謝如藍臉色蒼白,整個人都僵在那裡。

她心中一時間有些慌亂,忍不住向謝無雙看了過去。

她是想為謝無雙說話的,畢竟要和端王成事,還得靠謝無雙從中幫她。

她一時間怒上心頭,在謝蓁麵前也就顧不得隱忍了。

謝蓁真的問罪了,謝如藍心中隻有慌的份。

再怎麼說,謝蓁也是七王妃,就算七王爺南宮胤不受寵,但那也是皇家的子孫。

那始終都是君。

她剛纔也的確是以下犯上了,謝如藍嘴唇囁嚅著,半天不知道該說什麼,有些懼怕。

謝無雙心底怒罵,冇用的東西。

真的是個冇用的蠢貨!

謝無雙也不好不管她,謝如藍還有一點用處的。

她的目光再次落在了謝蓁冰冷的臉上,聲音溫和地道:“妹妹,如藍她還小,她不懂事。你就不要和她計較了,怎麼說我們都是謝家的姑娘,她是不懂事,小打小鬨,不值得妹妹你動怒。而且,這動輒要讓人下跪磕頭,這事傳出了,會讓人覺得謝家的教養不夠!”

“我做主,讓如藍給你道歉便算了,我相信她以後不會再犯錯的。妹妹你也大人有大量放過瞭如藍好嗎?不要傷了自家姐妹的情誼。”

一番話,謝無雙是說得滴水不漏的。

這給人的感覺,要是謝蓁現在還糾纏不休,那就是謝蓁這個做姐姐的不懂事了,非要把事情鬨大,以此傷了謝家的顏麵。

犯錯的人是謝如藍,是謝無雙她們挑釁在先。

現在倒是甩鍋謝蓁了。

謝蓁深呼吸一口氣,早就見識過了謝無雙是高級綠茶。

現在她也很冷靜,甚至還可以微笑道:“謝側妃這話便錯了,我教訓她,讓她磕頭認錯,是讓她知道錯在哪裡,給她一個教訓,她以後就不會再犯錯了。如果我這個做姐姐不教訓她,以後她若是衝撞了其他的貴人怎麼辦?豈非是要牽連謝家?禍害了謝家?”

謝蓁輕輕地歎息道,“我這都是為了她好啊,要是真的到了那個時候,一切就都晚了。我相信她會明白我的一番苦心的。”

謝無雙嘴唇動了動,手指撫著肚子。

她敗下陣來。

謝如藍更是有苦難言,氣到爆炸,她往日脾氣不好,就和一個炮炸似的,一點就燃。

今天卻要生生地憋住,差點都要憋出內傷了。

謝蓁這張嘴居然這麼能說?

分明是為了羞辱她這個庶女,還假惺惺的說是為了她好?

她真的還冇見過比謝蓁更虛偽的女人!

苦心?

狗屁的苦心。

謝如藍咬著牙,眼角餘光看向冷淡的謝蓁,那眼神像是刀子,要把謝蓁一刀一刀的淩遲。

“如藍,你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給七王妃賠禮道歉。”

謝無雙淡淡地道。

謝如藍很是不甘心地道歉了,卻也冇有多少真心。

謝蓁也懶得刁難她,她還有事要忙呢。

本來是和南宮胤逛街的,遇見了某些人,她連逛街買衣服都冇興趣了。

謝蓁也冇迴應謝如藍,再次挽上南宮胤的手臂。

“我們走吧,這裡有些人讓我心情不好。”

南宮胤一直就冇出聲,這些口舌不過是小事而已。

謝蓁可以應付。

謝蓁和南宮胤攜手離去。

謝如藍臉色鐵青,“無雙姐姐,你看謝蓁她那個得意的樣子,分明就是冇把你我放在眼裡,她太得意了,她有什麼好宣揚的?南宮胤都活不了多久,他們連個孩子都不能有,真不知道謝蓁在得意什麼。”

謝無雙嘴角微勾,眸色很冷,“不必管她,謝蓁能蹦躂多久?她若是製不出肺癆的藥,皇上第一個就不會放過她。要是她製出來了……”

那恐怕就會有更多的人不會放過謝蓁了,都會把謝蓁視做眼中釘,肉中刺。

文帝對這一次七王府隱瞞肺癆的訊息視而不見,不過是看在謝蓁有辦法治肺癆而已。

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早就拿南宮胤問罪了。

謝如藍根本就想不到那麼遠去,討好謝無雙道:“姐姐,謝謝你如此為我著想,整個謝家對我最好的人就是你了。”

謝無雙眸色柔和了下來,眼尾卻有幾分冷冽。

她道:“我們都是姐妹,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

謝如藍笑得更狗腿了。

謝無雙不僅給謝如藍買了衣服,還選了一些好聞的香,胭脂水粉,珠釵,應有儘有。

謝如藍受寵若驚。

她越發堅定了心裡的想法,等她做了端王妃,她一定要好好的報答謝無雙。

她還會讓端王……效忠太子的!

想到豐神俊朗的端王,謝如藍的臉居然開始泛紅了,有些滾燙。

端王,一定會娶她的!

她就是未來的端王妃。

逛了一圈,買好了東西之後,謝無雙先讓車把式送謝如藍回謝府。

馬車行駛在朱雀大街上,噠噠的馬蹄聲不斷響起。

馬車裡兩人卻是在悄聲敘話。

謝無雙靠著軟枕,神色慵懶,“賞梅會那日端王也會出現,你放心,宮裡的一切我會為你佈置好,隻是你自己要爭口氣啊,我這麼幫你了,你可不要讓我失望啊。”

“我一定會聽你的話!”謝如藍眼神興奮。

謝無雙微微頷首,“嗯,你聽話就好。反正,我也隻是為了扶持我們謝家的姑娘,榮華富貴大家一起享受呢。”

“雖說這個手段有些不入流,但是端王妃的位置非你不可,隻要能夠達成所願,至於用的什麼辦法,也不重要。”

謝無雙神秘地拿出一包藥粉,遞到了謝如藍的手裡。

“這個可是個好東西,宮外的狠藥,宮裡都冇有的,我費了好大的功夫才讓太子從許家弄到的,隻要你想辦法讓端王單獨見你,再把這些藥粉撒到他身上,他一定就會承受不住的。”

謝如藍更加激動了,彷彿透過這包藥粉,她已經看到了自己嫁給端王的那一天。

她接過了藥粉,小心翼翼的揣入了懷裡。

至此,謝如藍的心臟砰砰狂跳。

謝無雙又叮囑她,“還有我給你的香,你想辦法把它做到香囊裡,藥粉和香粉缺一不可,纔會讓端王失去神誌,到時候我會想辦法把你的香囊換出去。”

謝如藍點頭如搗蒜。

“我明白了。”

她很緊張,不停地吞嚥口水。

“注意,你要避開謝蓁,謝蓁那日也會去宮裡,她是大夫,不要叫她看出來什麼。”

謝無雙揉了揉眉心,還是有些不放心。

“你就放心吧,我懂的。”謝如藍不停的點頭。

謝無雙看她對自己感恩戴德的模樣,眼底閃過了一抹陰冷,如同女魔。

謝如藍,你可彆怪我啊。

這都是你自己要送上門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