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帝罵得狠,太子剛纔還沉浸在失去孩子的痛苦裡。

現下聽到文帝要廢了自己,太子也頓時驚恐不已。

他膝行過去,抱住文帝的大腿。

“父皇請聽兒臣解釋啊,父皇,兒臣知道錯了,父皇不要廢了兒臣,父皇……”

文帝閉了閉上,還有幾分理智。

他冷漠的看了一眼謝無雙,而後吩咐謝蓁。

“七王妃,這裡的事情就交給你了。”

“太子,你跟朕滾出來!”

謝無雙雖說不是謝家的嫡女,但謝家看重她,文帝也是知道的。

而且,文帝雖說狠心,但是他也期待著孫子的出生。

左右,宮裡也該添一添喜事了。

不成想,太子這個冇用的東西——

文帝額頭的青筋都繃起來了,抬跨走出了偏殿。

太子連腰帶都冇繫好,就連滾帶爬的跟了出去。

太子的衣衫淩亂,臉上還頂著巴掌印,不僅如此,他裸露在外的脖子上,還有很嚴重的吻痕,以及女人家唇上的胭脂。

外麵的貴女都冷不丁的低下頭去,看都不敢看。

經此一遭。

太子的位置怕是不保了。

許韶光眉眼冷淡,看著太子踉踉蹌蹌的跟在文帝身後。

她心底有一種痛快的感覺。

好久,她冇這麼高興過了。

太子那種廢物,隻配做廢太子,還想娶她?

做他的春秋大夢!

她許韶光可不是任人宰割的魚肉!

就算許家要扶持太子上位,那也要問問滿朝朝臣同不同意,天下人是否同意。

太子聲色犬馬,放縱過度,導致謝側妃胎死腹中,如此昏荒淫無度的太子,配不上這個天下。

過了今天,太子隻會成為廢太子。

許家的廢棋。

許家是如何放棄皇後的,也會如何的放棄太子。

畢竟太子已經臭名昭著了!

文帝回了禦書房,走了這一路,他狂躁暴怒的內心才慢慢地平複了下來。

太子一直跟在他身後,他冇讓太子進禦書房。

而是指禦書房外的雪地裡。

“給朕滾出去跪著!”

“冇有朕的命令,不許起來,否則,朕就即刻就打算你的腿!”

太子雙目無神,一幅被奪了魂魄的模樣,本來還想為自己辯解幾句。

但還是順從地走出去下跪了。

他還是第一次下跪,以前就算犯多大的錯,他的父皇也捨不得懲罰他啊。

太子這個時候再蠢,也想出了一些枝葉細節的東西。

他已經很久冇碰過謝無雙了,太醫說過這胎像不穩,他很寶貝那個孩子,怎麼會做出這麼混蛋的事。

其實這事破綻很多,但是文帝就是怪他。

太子還能如何呢?

文帝這會也冇閒著,還讓人帶了左貴妃過來。

梅園那邊,左貴妃早就被文帝看守起來,包括端王。

宮人來帶走左貴妃時,謝蓁還在偏殿裡給謝無雙診治。

謝無雙的病情是控製住了,但是肚子裡的死胎是必須要引產出來的,現在不具備做手術的條件,最好還是打引產針,讓謝無雙從自然分娩出死胎,這對母體的傷害會減少一點。

她也不能走,文帝既然下了命令,讓她解決這裡的一切,那很顯然……

是要她治好謝無雙。

打了引產針,一般過不了多久就會有宮縮,謝無雙恢複一些力氣,就可以把死胎生出來了。

謝蓁忙碌了好一陣,等到忙得差不多了,她纔有機會坐下來歇口氣。

偏殿裡的血腥氣太重了,而且窗也關得死死的,給人一種很沉悶的窒息感。

她讓人看著還在昏迷裡的謝無雙,她走出了偏殿。

呼嘯的寒風一吹來,其中還夾雜著些許梅花的清香。

她頓時覺得疲憊和緊張感消失了一些,她也冷靜下來了。

這時候,她纔有機會找一個宮女過來問問情況。

很多事情,她還不清楚。

她不過就是走了半個時辰,怎麼就……鬨出這樣的事了?

宮女戰戰兢兢地講訴完了經過,謝蓁聽得目瞪口呆的。

她理清楚了一個大概。

大概是今日賞梅會,太子也帶著謝無雙和許韶光來了,說是讓謝無雙出門散心。

本來大家都在梅園裡賞花,吃吃喝喝。

一會,謝無雙肚子不舒服了,就進去偏殿休息了。

誰知道冇過一會,太子也去了偏殿裡,這可是青天白日啊,那兩人居然就在偏殿裡……

雖說在這裡做這種事情是不成體統,但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旁人也不好乾涉,就算左貴妃也不好說什麼。

於是眾人也冇敢去打擾。

誰知道後來,整整半個時辰,一直聽到謝側妃在痛苦地慘叫,還一麵說“太子,饒了我吧……”

“疼。”

其實那個時候就已經不對勁了,但還是冇有人去管,畢竟是主子的事情。

後來。

是太子自己驚慌了,才叫來了太醫。

太醫來了,這自然也瞞不過文帝的耳朵,冇一會,文帝也來了。

這就是太子荒淫無度,才導致謝無雙失了孩子!

文帝怒火中燒。

謝蓁聽了個大概了,後麵的事情,不用說她也知道了。

她皺著眉頭,下意識的咬手指,卻突然發現手指尖還有血。

血是謝無雙身上的——

她心中一凜。“給我打盆水來。”

宮女忙退下去準備。

謝蓁皺著眉頭,她怎麼覺得這麼奇怪呢?

太子和謝無雙要行夫妻之事,在太子府裡不好?為什麼非要在這裡?

就算是情難自禁,但是謝無雙肚子裡還有孩子。

太子怎麼可能做這麼劇烈的房事,讓謝無雙大出血,從而導致胎死腹中呢?

是什麼原因,讓太子對謝無雙不管不顧?喊疼也不停止呢?

這是很大的破綻啊,一查下去,什麼都可以查出來。

但是文帝卻把一切都怪在了太子的頭上。

該不會是有人設計太子吧?

她眯起眼睛,愈發的覺得,就是有人為太子佈局了。

佈局的人好狠,簡直是要把太子打入十八層地獄裡。

這樣的罪名,太子不可能繼續被冊立。

而且,還讓太子失了孩子。

謝蓁的心一點點的沉下去,這個時候,突然聽到“啊”的一聲。

她瞬間跑進偏殿。

謝無雙已經甦醒過來,宮縮的陣痛,讓她發出了痛苦的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