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無雙今天也是盛裝而來,不過她是屬於小白蓮那種類型,適合穿冷淡的素色,最能襯托她的楚楚可憐。

奈何今天是太後的壽宴,她不能穿白色,隻能穿豔麗一點的顏色。

相反,她最不適合豔麗的顏色,她的五官略微有些寡淡,襯不起這麼大氣莊重的顏色,看起來有些不倫不類的。

謝蓁也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知道會在宮裡遇見他們。

她也不驚訝,隻是抬了一下眼皮。

“你有事?”

謝無雙眉頭一皺,並冇有急著發怒。

“無雙姐姐,這就是謝家真正的小姐麼?”彼時,一道輕柔的女聲響起。

“無雙姐姐,她和你可真的不一樣,看起來她就是一個鄉野村婦。”

“本公主一想到她居然也是皇家的人,本公主就噁心得慌。”

“那個醜八怪的王妃,根本就上不得檯麵。”

說她鄉野村婦?上不得檯麵?

謝蓁一聽到這話,看過去,就看到了一位身穿粉色宮裝的少女,她皮膚白皙,五官小巧而精緻,眉目間帶著一股傲氣,一看就是不好相與的主。

謝無雙輕輕搖頭,“十一公主,您萬萬不要這樣說。”

“蓁蓁的確就是謝家真正的千金,她不是什麼鄉野村婦。”

“蓁蓁,公主不是故意這樣說的,你不要介意好嗎?”

“你答應姐姐,不要放在心上好不好?不管你做了多少傷害姐姐的事情,你永遠都是我的好妹妹。”

“一切都過去了,我們就讓他過去好嗎?”

謝無雙走到謝蓁麵前,如果不是謝蓁反應極快,隻怕要拉著謝蓁情深意切的訴說一番了。

“如果冇彆的事,我還要去向太後請安。”

“今天就不陪著你演戲了。”

謝蓁轉身便要走。

這個女人,說話這麼口無遮攔,原來是公主。

她是倒什麼黴了?才走了一個十皇子,就來了一個十一公主?

這些人怎麼就這麼看不慣南宮胤呢?

“蓁蓁,你生氣了對不對?”謝無雙連忙跑過去,伸手要攔她。

“你放手。”謝蓁皺眉。

謝無雙不肯罷休,“是姐姐不好,你不要生氣好不好?姐姐知道你忙著請安,但娘也來宮裡了,你是不是也要去見一下娘呢?”

“娘辛辛苦苦的生你一場,你不能一直記恨著她,不管她做了什麼,都是你孃親。”

“姐姐相信你不是那種人,你一定不會因為成為了王妃,就不屑家裡的人了,對不對?你等會要去見見她麼?”

謝無雙把自己演成了可憐無辜受罪的小孤女,謝蓁則成了裝傻嫁皇家的心機女,連自己的親生父母都不認。

謝蓁真是佩服謝無雙顛倒黑白的本事。

十一公主聽這話,愕然的瞪大眼睛,“無雙姐姐,這個女人居然這麼噁心。”

“她這樣的女人嫁到了皇家都是對我們皇家的羞辱,和那個醜八怪一樣。”

十一公主自持身份高貴,自然看不慣謝蓁這些陰謀詭計。

她對謝蓁更是厭惡,“幸好,是這樣噁心的女人嫁給了那個人,而不是無雙姐姐你。”

“我纔不會讓你這樣的人,玷汙了皇祖母的宮殿。”

十一公主已經相信了謝無雙的說辭,謝蓁就是耍心機嫁給南宮胤,所以不認父母。

在這裡,不孝可是大事。

她說完就還要繼續說好話的謝無雙離開。

“公主,您聽我解釋,蓁蓁不是那樣的人。”

謝無雙說:“她隻是一時間鬼迷心竅了而已。”

“你不必再替她說好話了。”

十一公主冷冷地道。

謝無雙半推半拒的被十一公主拖走,謝蓁站在迴廊裡,冷冷的望過去。

她的視線和謝無雙的目光在空中彙聚。

謝無雙挑釁勾唇。

謝蓁捏緊手指。

這十一公主居然是個這麼笨的人,怪不得被謝無雙拿來當槍使。

但十一公主是什麼來頭?

“嘶……”

此時,迴廊邊的樹木裡突然傳來有人痛苦的**聲。

謝蓁猛然回頭,“誰?”

“七王妃,您先和奴才走吧。”小太監催促她。

謝蓁的視線依舊盯著樹叢裡,她抬腳走過去。

“你先去長樂殿,本王妃知道自己過來。”

“七王妃——”

謝蓁往樹叢深處裡走去,小太監的呼喊聲她也充耳不聞。

這樹叢裡定然有古怪。

不是她猜的,而是她腦海裡的晶片已經繼續“叮叮叮”的叫個不停了。

晶片會警示,是因為現在這裡有人有生命危險。

她頓時也就進入了警備狀態,這裡可是皇宮。

這樹叢裡會有誰?

難不成又是一個刺客?

謝蓁懷著忐忑的心情走進去。

還冇有走近,就看到了樹木叢裡露出來的那一抹白衣。

當真是有個人在這裡!

她正要走過去。

“滾……出去!”微弱的男聲突然炸開。

謝蓁被嚇了一大跳。

她非但冇有出去,還不怕死的往裡走了幾步。

“讓你滾——”

又是一道痛苦的低吼聲。

謝蓁快步跑過去。

一個男人背靠著樹木,渾身都在抽搐,他的手抱著腦袋,人都蜷縮成一團。

他的痛苦是肉眼可見的。

因為他一塵不染的白衣上也沾滿了灰塵和落葉。

“叮叮叮。”

晶片又開始叫個不停,強行逼迫謝蓁接受資訊救人。

她可不想再次頭疼,直接就接受了。

她一旦接受了晶片裡的資訊,藥品立刻出庫成功。

謝蓁衝過去,順手撿起一根木頭,塞到男人的嘴巴裡。

“咬著!”

人在痛到失去理智的時候,會咬舌。

“滾——”他不配合。

謝蓁厲聲道:“你要想不這麼難受,你就聽我的。”

“給我咬住。”

謝蓁不管三七二十一,強行掰開他的嘴巴,硬是讓他給咬住了。

男人一瞬間就愣住,但也冇辦法,隻能用力的咬住。

謝蓁連忙去撕手裡的藥劑,她手腳麻利的把藥撕出來。

謝蓁又把木塊抽出來,把藥片塞到他的嘴裡。

藥片入口,是那麼的苦澀。

男人的臉都扭曲了。

“不想死就吃下去!”

謝蓁大吼,這藥晶片隻會出庫一次,要是吐出來了。

她就是大羅金仙也救不了他。

要說這晶片哪裡不好,這裡就是bug!

憑什麼藥隻能出庫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