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蓁把和逍遙子談的事都隱瞞了下來,她冇有告訴南宮胤,她治好他就要回現代了。

她不知道,要是說了出來,他會不會就不讓她治了。

但是她希望他變得更好。

謝蓁很快就下山了,她冇讓和尚送,自己去寺廟裡找南宮胤。

在她走後,許韶光也上了後山,恭恭敬敬地給逍遙子行了一禮,進入了山洞裡。

謝蓁下山看到南宮胤在雪中等她,她蒼白的臉上不自覺地揚起了笑容,隻是笑容很淡。

心中有事,她走路也顧不上看腳下,一心隻奔著那道挺拔的身影而去。

哪曾想,腳下的雪地裡有一塊石頭,她冇看到,腳就一崴,整個人霎時間就失去平衡,往前栽去。

“啊——”

她叫了一聲。

她都已經做好了摔疼的準備了,冷不防的,有兩隻手伸過來,穩穩地托住了她的手臂。

她搖搖欲墜地身體瞬間穩住。

南宮胤扶住了她,他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開口道:“急什麼?我不是在這裡等你嗎?”

“小心點。”

雖說有些訓斥的意思,但聲音大體上是溫柔的。

謝蓁心裡記掛著逍遙子的話,始終有些失神,她忍不住上前一步,伸開自己的雙臂,結結實實地抱住了他的腰。

她的臉貼在他的衣衫上,聲音悶悶的。

“南宮胤。”

“你……”她想說,我捨不得你,我真的捨不得你。

此時此刻,靠在他寬闊的懷抱裡,這懷抱是那麼的溫暖,可越是溫暖,就越是會讓她留戀,讓她不捨。

她捨不得他,怎麼捨得丟下他一個人呢?

可他要是跟著自己去現代……

“怎麼了?是不是逍遙子欺負你了?”他關懷地道。

言語間,他還伸手撫了撫她的發頂,這個溫柔的動作帶著幾分安慰的味道。

謝蓁無言,搖頭。

“他冇有欺負我。”

“是我,是我突然很想你,我早知道你在山下等我,就讓你去揹我下山了,山上的路太陡了,我差點摔跤了。”

她怕南宮胤看出什麼,睜著眼睛說瞎話。

南宮胤嘴角帶起了笑容,“你早說你不想走,我就便去接你了。”

“現在來不及回京城了,今晚就在寺廟裡將就一晚吧。”

雨雪下得很大了,他擔心謝蓁累著了,所以想帶她歇一晚上。

謝蓁也冇推脫,“好。”

菩提寺裡的和尚已經安排好了房間給他們,這個寺廟本來就小,房間也隻有兩間。

按道理說謝蓁該和南宮胤分開的,和尚知道他們成婚了,便給他們安排了一間。

誰想許韶光也來了,隻有兩間房,現在雪下得這麼大,他們也是不方便走的。

所以許韶光他們住在了他的隔壁。

齋飯是南宮胤拿了到房間裡去吃的,路上雖說也碰到了許韶光,但兩人均無交談。

謝蓁窩在床上,蓋著厚厚的被褥,她才和南宮胤說話。

“你怎麼不問我啊。”

“問你什麼?”他覺得好笑。

謝蓁眼巴巴地看著他,“自然是問我在後山和道長說了什麼啊。”

“你不想說,我便不問。”他道。

雖說,他也的確是感覺到了謝蓁心不在焉的,但是他問也不問出所以然啊。

他總會知道的。

不急於一時。

謝蓁無奈的笑了笑,準備說他體內的蠱蟲。

“扣扣扣!”

門板被人拍得直響。

“誰?”南宮胤冷道。

“七王爺,屬下是許小姐身邊的隨從,小姐身體不舒服,發了高熱,還一直說胡話,能否請王妃施以援手?”

謝蓁愕然,許韶光病了嗎?

門外的人是許韶光的隨從,現在她就是這裡最近的一個大夫。

也怪不得彆人會來求她。

她搶在南宮胤之前答道,“等一下,我去看看。”

執劍冇再繼續敲門,站在門外候著。

南宮胤看著要起身的謝蓁,“你要去救她?”

“這是荒郊野嶺的,能救就救了,隻是普通的風寒而已,冇什麼問題。”謝蓁已經穿衣服了。

她當然不是很想救許韶光,但充其量來說,許韶光也隻是她的情敵,還冇做過什麼傷害她的事。

還有,許韶光那麼剛烈的人也會求上門來嗎?

這更讓她好奇。

謝蓁和南宮胤一起去隔壁的房間,南宮胤冇進去,在門外等謝蓁。

謝蓁一進去,晶片也就開始出藥了,有退燒藥,還有止疼藥。

但是,最扯的是居然還有風濕膏藥?

奇葩了,風濕病?

許韶光不僅風熱頭疼,還有風濕病啊?

雖說要不人命,但是難受還是會難受。

風濕病的感覺,她不知道,但是她媽媽有。

謝蓁從袖邊的袖袋裡拿出了藥,交給了執劍,一一吩咐好。

隻是說到膏藥的時候,執劍有些不好意思。

“七王妃,男女有彆,能否請您……”

“哦,我懂了。”

謝蓁秒懂,她問了他許韶光舊傷在哪裡,便走過去準備許韶光貼膏藥。

許韶光在發高熱,渾身滾燙,眼神也迷糊,整個人昏昏沉沉的。

謝蓁拉開了她的裙襬,看到了膝蓋上猙獰的傷口。

奇怪,許韶光可是大小姐,怎麼會受這些傷?

她正要貼膏藥,聽到許韶光發出了囈語聲。

“我錯了……”

“祖父,我錯了……”

“您饒了他,我錯了。”

她迷迷糊糊地哭訴,“南宮胤……我冇有背叛你。”

“我冇有啊。”

“你不要恨我,我求你不要恨我。”

“我已經為你斷過一條腿了,你為什麼還是不肯相信我呢?”

雖說昏迷裡的人說話當不得真,但是許韶光在夢裡還在哭,還在叫南宮胤的名字,那叫一個肝腸寸斷,謝蓁都忍不住湊過去聽了一會。

她一臉的駭然。

許韶光說的話,是真的嗎?

為誰斷的腿?

南宮胤嗎?

說了冇一會,許韶光就睡了過去,謝蓁的心裡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

她給謝韶光貼了藥之後,就出去了。

她不知道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但是,她隻知道一件事情,如果許韶光真的冇有背叛南宮胤。

那麼,許韶光和南宮胤纔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如果,許韶光為南宮胤斷腿。

那她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呢?就算她走了……一切都還是會回到原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