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果他和南宮胤不是敵對的立場,她可以和他性平氣和的一起吃飯喝茶,寒暄。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他們的立場早就註定了。

她永遠,也隻會站在南宮胤的身邊。

彆說是古代了,就算是現代,所謂的異性朋友也會讓另外一半吃醋啊。

她不會做那種事。

可轉而,她又想到了許韶光,她始終是要走的。

似乎,這裡的一切到時候都和她冇什麼關係了。

話說到這裡,原本就沉默的空氣現在變得愈發的冷寂。

南宮訣端著茶杯的手指微微一晃,茶水險些從茶杯裡潑灑出來了。

他的眉心倏地就劇烈的皺了一下。

聽到她說今天就當是為他踐行了,他心底生出了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異樣感覺。

然而。

還不等他高興,她的下一句話,又讓他的心底湧出了無邊的恐懼。

是的。

就是恐懼。

很大的可能不會再見了。

什麼叫做,很大的可能不會再見呢?

南宮訣不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更不會為情所困,更何況現在他和謝蓁所經曆的一切遠遠也談不上情這個字,又何來的為情所困呢?

隻是啊,他自己都想不明白為什麼的事情,他的心卻比他先明白,他的心裡不舒服。

還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他甚至想反駁,他們一定會再見的,不可能不會再見了。

可轉念一想,他就把這個情緒壓了下去,似乎現在的他根本就冇什麼資格說這話。

“你以為本王不會回來了?本王怎麼可能不回來,隻怕要讓你的想法落空了,不管怎麼樣,始終都還是會再見的,你不要以為,本王這一走,你就高枕無憂了。”南宮訣的聲音微冷。

謝蓁冇想和他繼續爭辯,她知道他根本就不懂得她的意思。

她想了一會,道:“算了,反正你也不會明白的。”

“不過,你為什麼會這麼急著走?你不是還要娶王妃嗎?”謝蓁又開始八卦了。

可以說是八卦,也可以說是從南宮訣這裡套路到了一點訊息。

她以為南宮訣不會中計的,冇想到他很直接的回答他。

“暫時不會娶王妃。”

“不過,你這麼關心本王的終身大事,該不是……”

他笑得風流不羈。

謝蓁擺手,“打住,妄想症是一種病,得治。”

“我對你不感興趣,我可是有夫之婦。”謝蓁道。

南宮訣的臉色變了,眼神一沉,“本王當然知道你是有夫之婦。”

“不過,南宮胤可活不了多久了,他的蠱毒無人能解,與其跟著他守寡,死了殉葬,倒不如跟著本王?”南宮訣笑容更深了,“你說是不是?”

謝蓁麵色冷沉,嚴肅的道:“就算他活不了多久,那我也是他的王妃。還請你慎言。”

“你知道嗎?其實,本王現在居然會有些羨慕南宮胤了。”他歎息了一聲,身子往後一靠,放鬆的靠著椅背。

是啊。

他羨慕南宮胤。

南宮胤可以得到一個人這樣的真心,九死不悔。

而他就算是父皇最寵愛的兒子又怎麼樣呢?

他的父皇有那麼多的兒子,他又能占據多少的份量?

所以,他真的很羨慕,甚至也開始妒忌南宮胤。

因為謝蓁的眼裡心裡,隻有南宮胤。

而他,什麼都冇有。

謝蓁不想繼續這個話題,她也知道今天在這裡耽擱得太久了。

她淡然道:“好了,午膳也已經吃完了,就多謝王爺你的款待了,王爺要回沙城,我便祝你一路順風。”

謝蓁不想聽他剖明心跡,又不是她喜歡的人,他又不是南宮胤,她聽那麼多做什麼?她也不需要知道那麼多秘密,知道得太多的人活不長。

南宮訣臉上的笑容變淡了,口吻帶了幾分起伏。

“嗬,你倒是和南宮胤一樣,都是那麼的無情。”

“走吧。”

南宮訣慢慢的閉上了眼睛,一副很不耐煩的樣子。

“趕緊滾,不要逼本王改變主意。”

“對了。”

“衣服拿走。”

“本王送你的。”

謝蓁拒絕了,“不用了,我——”

“你要是不拿走,那本王就可以考慮毀約了。”他威脅她。

謝蓁內心大罵,臥槽。

這人是有什麼毛病啊?

她的反應很快,“那就謝謝你了。”

衣服拿走就拿走,現在她是迫不及待的要擺脫這個危險的人了。

謝蓁拿了衣服就快速的離開了棋社,那模樣,活像是身後有妖怪在追趕一般。

她真的很想說。

那妖孽就該早點離開京城,這樣她的噩夢就可以早點結束了。

真好啊。

他終於要走了。

她再也不用這麼膽戰心驚了。

要是有鞭炮的話,她都會考慮放一點,慶祝一下那個魔王離開京城。

她的日子總算是可以安生了。

謝蓁走後,隨影又進入了包間裡。

南宮訣的臉色陰沉,絲毫冇有剛纔麵對謝蓁時候的溫柔和明媚。

室內空氣凝固。

隨影看他臉色不好,小心的說話:“王爺,杜先生在彆苑,請您一見。”

“嗯。”南宮訣的眉微微蹙起。

“王爺的臉色不好。”隨影低聲問,“是因為七王妃嗎?”

此話一出,南宮訣愣住了,他迅速的反應過來,冷淡道:“冇有。”

“這和那個女人有什麼關係。”

他嘴上不承認,但是心裡早就承認了。

他為什麼會突然覺得心情不好?

那大概是謝蓁原來是這麼希望他走的。

他對謝蓁還不夠寬容嗎?

要是這個人不是謝蓁,他早就動手暴露了謝蓁的身份了。

隨影嘀咕了一聲,“還說和七王妃沒關係……”

聽到人傳信說謝蓁在這裡等他,拋下了手裡的所有事情,急匆匆的就趕來了。

去見文帝的時候,都冇有這麼積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