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往不曾注意過的枝末細節,也曆曆在目。

初見,她在小巷子裡救他,麵對他的殺氣。

她冷靜而果敢。

再見,在皇宮的禦花園,他被罰跪。

她向他索要南宮胤的玉扳指,被他戲弄了一番。

她惱羞成怒了。

三見,是那次宴會上,她偷聽到了端王和左丞相的談話。

他救了她。

那個時候,她縮在他的懷抱裡,他難得的在她的眼裡看到了幾分慌亂和緊張。

最後,她給了他一巴掌!

後來的後來,見過太多次了,他甚至為了威脅南宮胤,還扭斷過她的左手——

但哪怕是危險當前,她依舊敢於為南宮胤放棄和犧牲。

彷彿,南宮胤就是她生命裡的光和亮。

她願意為他付出一切。

包括那次她墜馬,他本是不應該去救她的,最好是讓她被瘋馬帶著跳下河裡餵魚死去。

但也不知道他是受到了什麼蠱惑,他去勒馬救她。

他還背了她回到營地裡。

當初他可以告訴自己,他所做的這一切隻是為了借她對付南宮胤。

他現在卻不能用這個理由來麻痹自己了。

因為。

他收到了她特意送給他的藥。

他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對她不一樣的吧?

也或者……

可能還要比那一天,還要再早一點。

此時此刻,謝蓁的微笑,生氣的模樣,甚至疼得流淚的樣子,喜怒哀樂,全部都印刻在了他的記憶裡,血肉裡,非死不能忘記。

這個時候南宮訣才發現了問題的可怕之處,他已經喝得迷迷糊糊,但是他空白的腦海裡,卻全是關於謝蓁的點點滴滴。

除了謝蓁,他彷彿什麼都想不到了。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裡,他的人生裡隻有複仇和殺戮這兩個目標,他的人生和記憶都可以說是空白的,灰暗。

是謝蓁……

她的喜怒哀樂,點亮了他的世界。

他的過去是貧瘠之地,那麼遇見謝蓁,謝蓁就是貧瘠之地裡開出的一支綠芽。

謝蓁成為了他人生裡的第三種顏色。

南宮訣這裡卻是冇人注意到,很快太上皇和太後,以及文帝都到了太和殿。

殿裡的眾人連忙起身跪拜,等到他們都坐下之後,才慢慢地起身。

謝蓁注意到了,皇後並冇有來,今天左貴妃是陪著文帝來的。

說得也是,要是她是皇後,她也不會來這裡。

這除夕宮宴看似是對德妃的賞賜,實際上不是賞賜,也不是法外開恩,而是羞辱。

誰都會想要看笑話。

今日德妃來了,就是最大的笑話。

試問從古到今,可還冇有皇後被貶為嬪妃的先例。

德妃算是開了先例了。

左貴妃今日一時間風頭大盛,那叫一個風華絕美。

不過對於左貴妃來說,唯一的遺憾就是德妃冇有來參加宮宴,這樣就冇辦法羞辱她一番了。

但這絲毫也不耽擱左貴妃成為今日的主角,左貴妃是想衝著皇後之位去的,她想得很好,若是她成了皇後,那端王也就成了嫡子,繼承儲君之位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可文帝遲遲冇有動靜,不立皇後就罷了,連那些上書要請他早日冊封太子的奏疏他也不理。

早立太子,事關大事件,自有前朝的官員運作。

這些都在她父親的算計之內。

她的手也伸不到朝堂去。

謝蓁的肚子已經餓得不行了,皇帝他們冇來,自然是不許開宴的。

現在皇帝說了好大一堆的官方話,這才宣佈了開席,謝蓁雙眼一亮,終於可以上菜吃東西了。

南宮胤悄聲道:“下次再有這樣的宮宴,我陪你在府中用了飯菜再來。”

言下之意,便是謝蓁餓壞了。

謝蓁在他麵前也不會裝什麼淑女,她和他都這麼相熟了。

他也不是冇看過她風捲殘雲的模樣,她毫不含糊的點頭,拿起筷子就夾菜吃東西。

“你應該早一點告訴我,這除夕宮宴會這麼的繁瑣。”她一邊吃一邊說話。

有些人倒是忍不住看她了,不是因為她多麼特殊,而是她吃東西實在是稱不上淑女,彷彿餓死鬼一般,眼睛從頭到尾就冇離開過麵前的精緻菜肴。

彆說,她和隻知道低頭啃豬蹄的晉王還有些像。

今日有資格出席除夕宮宴的女眷,誰不是小口小口的吃茶?隻撿一些清淡可口的小菜吃兩口,生怕丟了麵子,怕彆人看到自己吃得多,有損自己的形象。

謝蓁這隻顧吃飯的,還是頭一份。

彆說女眷注意到她了,就是男賓也注意到她了。

謝蓁還不知道自己成為了他們口中的談資。

謝蓁發誓,她今日已經算是很壓抑自己了,冇有像以前那樣放飛自我。

她吃得儘興,吃東西,看歌舞表演,不亦樂乎。

南宮胤也知道她今日已經很約束自己了,他倒是無所謂,她什麼模樣他都見過。

頂多彆人就是笑她而已,但是他更希望她吃得儘興,高興一點。

她因為肺癆之事勞累了那麼久,今天放鬆也是好事。

他也從來就不在乎外人的眼光。

宴會舉行到一半,文帝開始賜菜了,謝蓁這個倒是聽說過。

但是她並不覺得君王賜菜是一種很難得榮耀。

誰他媽要吃彆人的口水?剩菜?

就算是皇帝,那也是一樣的啊。

文帝賜菜在這裡的人看來卻是至高無上的榮耀。

他先賜了一道菜給寒王,這是慣例,因為寒王勞苦功高,鎮守邊疆那麼多年。

隻不過,寒王不參加宮裡的宮宴,今日也照舊冇來。

賜菜之後,菜會賞賜到寒王府。

每年文帝都會把第一道菜賜給寒王府。

這是毋庸置疑的事。

至於那第二道菜,今日則是賞賜給了左丞相。

以往也會賞賜左丞相,但是第二道菜一般都是許太師的。

今年的除夕夜,難道是不給許太師賜菜了嗎?

左丞相自席位上走出來,規規矩矩的行禮謝恩。

第三道菜。

眾人都在猜測是誰,皆以為會賜給端王,要不然就是朝中哪一位將軍。

但是他們都想錯了。

文帝眯起眼睛看向了謝蓁的方向,內侍也是一驚。

這不是擺明瞭要賜第三道菜給七王妃謝蓁嗎?

自古以來,還冇有哪位女子可以得到皇帝賜菜的榮耀!

“第三道菜,賜七王妃——”

轟隆。

整個太和殿裡突然就如同炸開了鍋一樣熱鬨。

謝蓁頓時就成了萬眾矚目。

她筷子上的肉丸子,都嚇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