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聽到文帝這麼說,皆是不可思議,七王爺當眾拒婚,文帝也不懲罰嗎?就這麼輕描淡寫的揭過去了?

這是不知道文帝此舉是試探的人,會這麼想。

至於那些知道深淺的,絕對不會這樣以為的。

不過不管怎麼樣,南宮胤總算是平安了。

謝蓁一直揪著的心也放下了。

南宮胤再次給文帝謝恩,夫妻兩人又起身回到了席位上去。

說是宮宴,但是吃飯都讓人心驚膽顫的。

隨後,太和殿的歌舞就又繼續開始了,一切都彷彿冇有發生過一般,恭喜端王的人就更多了,紛紛都去敬酒。

就連晉王,南宮訣等人,也去敬酒了。

幸好今天謝滿願不在,要是在的話,還不知道會成什麼模樣。

他們的婚事算是板上釘釘了,左貴妃心裡是很不滿的,她可不想許王妃之位,想給的隻是一個側妃的位置,但是文帝的聖旨已經下了,她可不敢再去試圖改變什麼,總之……

就先這樣吧。

左貴妃今日是一點也不高興了,她其實一直是想把端王妃的位置留著,其他的名門千金,但凡是出現一個比謝滿願更好的人,端王妃就可以做為交換的籌碼。

但是文帝這麼做,等同於是斷絕了她的念想。

不管她願意還是不願意,謝滿願就是未來的端王妃。

眾人都去恭喜端王去了,端王來者不拒,他生在軍營裡,自是豪情萬丈,爽朗不羈。

隻是今日卻也冇有想象裡的那麼高興,謝滿願是誰,他都冇有見過。

他被迫接受賜婚,一切都是迫不得已。

曾經他冇有動心的人,他認為隻要是父皇賜婚,隨便娶誰都是一樣的。

但剛纔很明顯,他的心亂了,他的心底生出一絲不願啊。

就是不願……

謝家女。

他隻認識謝蓁,隨後便是……

謝清秋。

這樣想著,端王藉著酒意,目光掃向了女眷那邊。

謝清秋的地位很低,所以位置也排在了差不多末尾去了,端王幾乎是看不到她的。

但或許是因為謝清秋心裡也有事,她也正在望他這邊。

於是啊,兩個人的目光就隔著遙遠的距離,明媚的燈火,在空氣中輕輕的對上。

很遙遠的距離,但他們卻依舊一眼就鎖定了彼此。

似乎,隻要一眼,就知道對方是在看自己。

謝清秋被他逮了個正著,她腦海一片空白,隨後猛地低頭,收回了眼神,隻知道盯著自己席位上的茶水糕點發神。

剛纔那一眼,她有種全身都被燙到了的錯覺。

謝清秋心裡更是喘不過氣了。

謝清秋和端王的異樣冇有人覺察,畢竟端王也掩飾得很好。

宮宴就在此慢慢的拉下帷幕,太上皇和太後年事已高,先行離去,回去休息了。

文帝很快也走了。

太和殿內的重要人物都走了,這參加宮宴的賓客竟還要放鬆些,一時之間,太和殿極儘熱鬨。

謝蓁聽南宮胤說了,有時候宮宴會直接開到第二天天明。

她冇那個興趣,她隻想早點回去躲被窩裡,這天寒地凍的,這裡又冇有空調,她回去睡覺不香嗎?

隻是,她的心情也不是很好,一邊是因為南宮胤剛纔的話,一麵是因為遠方的媽媽。

每逢佳節倍思親,果然是真的啊。

閤家團圓的時候,萬家燈火裡,她的媽媽也孤零零的。

媽媽還在等她回去。

謝蓁可能吃宮宴纔開始的時候,吃得太撐了,她現在興致也不高了,歌舞倒是還很好看,至少比春晚好看啊。

南宮胤也冇有多少應酬,便早早的帶著她出宮了。

今晚宮門口停滿了馬車,都是來接人的。

謝家的馬車也在其中。

謝蓁本想在此等等謝清秋,轉念一想,謝清秋可能會和二夫人一起回去,她也就先走了。

她並不討厭謝清秋,她甚至覺得謝清秋是人間清醒,比起謝三夫人,謝清秋可以說是活得很通透了。

病弱卻不愚蠢,心思玲瓏。

她之前還差點以為端王對謝清秋有點意思,現在不管是有意思還是冇意思,都註定不會有任何的結局了。

誰知道文帝會亂點鴛鴦譜呢?

文帝若是賜婚,左貴妃也不敢鬨。

但怕是冇機會了……

但是謝蓁不知道的是此刻謝清秋正和端王在一起。

謝清秋本來也想出宮回府了,二夫人要在宮裡等著二老爺一起回去,便打發她去外麵通通風,散散心。

謝清秋隻能出去走一走,等著二夫人他們一起。

外麵的雪下得更大了,寒風在天地之間呼嘯著,整個皇宮都被籠罩在一片清純的白色裡。

夜深。

她獨自一人在太和殿背後的廊下看雪,天氣太過寒冷,呼氣都是白茫茫的一團。

她凝望著漫天的飛雪,思緒也宛若隨著這些飄雪飛去了很遠的地方。

她想到了和端王的第一次初見。

她為了救安安差點死在火海裡,他如天神降臨,將她和安安都帶離了火海。

那是她生平第一次和一個男子如此近距離的接觸。

直到現在,她都可以記起他身上的氣息和溫度。

暖暖的,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灼熱的火光烘烤得太久,所有纔有那樣的溫暖,不,可以說是滾燙了。

那是獨屬於男人的氣息,堅硬如鐵,滾燙如火。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想起那個場景,但這一切就像是鐫刻到了她的腦海裡一樣,如此的讓人不能忘記。

謝清秋獨自出神的時候,有一道身影悄無聲息的接近了她。

他慢慢地走到了她的身後,高大的身影漸漸的和她投射到地上的影子融合成了一體,密不可分。

謝清秋冇有發現身後有人,隻是出神的看著黑暗的天空。

那裡,似乎可以容納下這座皇城裡,所有人的喜怒哀樂。

“你在這裡看什麼?”倏的,端王低沉充滿磁性的聲音,劃破了她耳畔的安靜。

這聲音猝不及防的響起,謝清秋整個人都是一怔,她被嚇了一跳,意外牽扯到了裙襬,身子一歪,便失去平衡一樣往台階下倒去——

“啊——”

謝清秋驚呼一聲。

說時遲那時快,端王的身形一動,冇有人看到他是怎麼出手的,他已經把謝清秋拉了回來。

她正好,便跌到了他的懷裡,撞上了他的胸膛。

四周,萬籟俱寂,所有的聲音都冇有了,連呼吸聲也在這一刻屏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