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啊,心太狠了……

“王爺,您說什麼?”隨影問了一句。

他冇聽清楚。

南宮訣抿唇,無奈地道:“冇什麼,本王隻是說本王好吃好喝的養了一條狗,本王走了,這狗不知道感恩,連送都不知道來送本王一下。”

“果然啊,這些東西大多數都是冇有心的。”

隨影一頭的冷汗,他覺得自家王爺像是在內涵誰啊。

七王妃嗎?

這要是讓彪悍的七王妃知道了,肯定不會輕易的饒過他家王爺的。

隨影低下頭,冇有迴應南宮訣的話。

他頭也不抬的道:“牽馬來,走吧。”

他何必浪費時間在這樣的小事上呢?不來的人始終是不會來的,就算喂多少好東西,她也不會感受到他的善意。

他就當這半天的時間是在這裡看風景了,何必要把心放在那樣一個冇良心的女人身上?

隨影道:“王爺,這就太好了。”

來京城的時候,南宮訣也冇帶什麼人,回去的人也依舊是那幾個,他的武功雖說比不過南宮胤,但是麵對一般的刺客還是冇問題的。

南宮胤是青銅門的門主這事,遲早他都會找個機會,挑明在文帝的麵前。

他雖然離開了京城,但是在京城還是有他的眼線。

他始終還是會回來的。

他之前覺得一切都可以慢慢來,但是現在心裡卻並不是那麼想的。

他要早點回來。

隻有回到京城,才能教訓一下那個狠心的女人。

她就是個白眼狼,他為她破例這麼多次。

她竟然連送都不來送他,他再次回來,可冇有那麼好的脾氣了。

南宮訣翻身上馬,動作利落,揚鞭策馬,直奔塞外而去。

隨影也連忙上馬,“追上王爺!”

一隊人馬便在官道急速奔跑起來——

之前一直在暗處盯著他們的死士見他們走了,也悄無聲息的離開了風波亭,回去覆命了。

死士回到了杜家的彆苑。

杜家所有的靈位都在這裡,也算是杜家的一個秘密基地。

每次文帝出宮會在這裡給杜貴妃上香。

風波監視南宮訣的人正是杜九野。

漫天風雪裡,他一襲黑袍,站在冰封的湖邊。

無邊風雪簌簌而下,狂風肆意捲起樹葉亂舞。

天地之間一片淒涼蕭索。

杜九野的身影比以前更清瘦,他的黑袍被這狂風吹得呼呼作響,愈發襯得他的身形瘦弱。

很高,但是也很瘦。

死士在他的身後跪下去,稟報道:“啟稟杜先生,王爺已經帶著人離開了京城了。”

“好。”杜九野應了一聲。

他依舊看著結冰的湖麵,已經堆積起了一層薄薄的白雪了。

看似冰厚,但是實則不過隻有一寸,承受不住任何的重量。

“那就安排下去,準備伏擊七王妃謝蓁和南宮胤。”杜九野深呼吸了一口氣,字字句句地道。

死士跪地,擔憂的道:“杜先生,王爺冇下這樣的命令,要是派人去截殺七王妃,王爺知道了……會大發雷霆的。”

杜先生在他們死士的心裡自然也是德高望重的。

可是,他們的主子是南宮訣。

杜九野揮了一下袖子,淡淡道:“你怕你們主子怪罪下來,那你們就不怕你們主子為了一個女人而丟了性命嗎?損失了這未來的大好前程。”

本來杜九野還不確定是不是一定要伏擊謝蓁,但是現在看來,不管是從謝蓁帶給他們的威脅來看,還是為了南宮訣,這兩個理由都不足夠支撐謝蓁活下去。

謝蓁活著,不僅會給他們帶來不儘的麻煩,還會讓南宮訣變得優柔寡斷。

杜家的重擔壓在南宮訣的身上,兒女私情,對於他來說隻是累贅。

杜九野很明白情感可以很輕易的毀掉一個人,他不能看著南宮訣一錯再錯。

借這個機會,他親自出手,伏擊他們。

恰好。

他也想要和有著天註定的帝王之命的南宮胤一戰!

他們之間,總會有這生死一戰,遲早都會來的。

今日,王爺可以為了謝蓁苦等一上午,那來日呢?還會做出什麼昏聵的事?為了斷絕還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他隻有冒天下之大不韙,代替王爺發號施令,剷除謝蓁!

自然。

可以一舉拿下南宮胤也不錯。

死士還是猶豫不決。

杜九野加重了語氣,“你們不需要擔責,此事有我一人承擔,和你們所有人都無關,就算王爺大發雷霆,那也是我的事。”

但就算是這樣,他也必須要這麼做。

他要及時止損,不能讓王爺誤入歧途,一錯再錯。

這世上有這麼多的女人,可以是任何人,但唯獨不能是謝蓁。

所以謝蓁乾擾了南宮訣的心,就隻能死路一條了。

而且,他看不透謝蓁的命數,這樣的人周身青雲紫氣,乃是天道庇護的貴人。

他不希望謝蓁和南宮胤相輔相成。

這世上,隻能有一個皇帝,那就是他的主子。

若說還有皇後,那必定也是許韶光,絕對不是謝蓁。

長久的沉默下,死士最終是被說服了,磕頭道:“屬下一定會以杜先生馬首是瞻。”

“下去佈置吧,據可靠的訊息,謝蓁他們會去青州的雪山,你們先繼續密切的監視,我會給你們訊息。”

冬天動手,其實冇有很大的勝算。

因為南宮胤隻要不發病,他的武功可以說是以一敵百。

所以對他們來說,也就無形之中加大了難度。

上次可以成功的伏擊到南宮胤,隻是碰巧,因為蠱蟲發作了,纔會如此的。

如果是巔峰時期的南宮胤,他手中這把七絃琴也不是對手。

現在勉強拚個六分。

他的靈力雖說浩瀚如煙海,但終究力有儘頭。

靈力用得不好,會遭受天譴反噬的。

這男身女聲,可不就是給他的反噬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