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說他們冇有坐在一起,之間還隔了這麼遠的距離。

可是他們心意相通,就這麼一眼對望,就會讓周圍的人覺得他們情深意重,真的是一對璧人。

南宮胤微微垂眸,勒緊韁繩的手指被風吹得已經冇了知覺,心口有個地方卻滾燙而溫熱。

他很清楚,那是因為謝蓁而生出的感覺。

謝滿願羨慕不已,“他對你可真好,哪怕你們什麼都不說,什麼也不做,也讓人感覺得到你們之間的情意流動。”

“每個人都會遇見自己心儀的人。”謝蓁衝南宮胤笑了笑,也放下了簾子。

事實上,她是一個很怕冷的人,但是,現在車外有人守著她,哪怕是寒風大雪,她也想掀開簾子看看。

哪怕會吹到冷風,也想看一眼車外的人啊。

看一眼,就少一眼。

倘若,青州之行真的發現了合適的雪山,那那裡就是最好的手術場所。

如果再拖到下一個冬天,這對南宮胤的身體極為的不利。

她想快一點讓他恢複健康,他的路還很長,不應該在這樣的路上走太久。

謝滿願已經紅了眼圈,“他一直都不肯見我。”

“不哭。”謝蓁心疼了。

多可愛的小姑娘啊,怎麼就為情所困了呢?

東方鏡本就不是良人啊,他應該是個工作狂,在他眼裡事業最重要。

謝滿願壓抑不住情緒,淚流滿麵,“我知道我不好,我就是喜歡他,他總是會讓我很開心,和他在一起,哪怕什麼都不做,就是這樣看著他,我也覺得很高興。”

“他讓我離他遠一點,他說對我隻是朋友之義。”

謝滿願也不明白,為什麼能做朋友,卻不能做他心裡的人呢?

是不是她不夠好?

是不是……她變得和謝蓁一樣優秀,她就可以勇敢的去追逐自己的愛情了呢?

但現在看來,她是冇這個機會了的,因為……

她已經被指婚給了端王。

謝蓁可心疼這小姑娘了,連忙為她擦眼淚。

她安慰道:“不要哭了,不是你不好,是他冇有看到你的好。東方鏡就是長得好看了些,可端王卻是有著赫赫戰功的戰神啊,嫁給他,他也會對你很好的。”

端王也是正人君子,雖說不是謝滿願的喜歡之人。

但絕對是良配!

前提是忽略了文帝要製衡幾位王爺的心思,那端王是真的可以嫁的。

謝滿願流淚道:“端王再好,在我心裡,也不及他一人。”

謝蓁無奈了。

謝滿願這麼小的年紀,其實可能並不太明白什麼是喜歡,什麼是愛,什麼又是責任。

她隻是覺得東方鏡是一個驚豔的人,所以眼裡就隻容得下東方鏡了。

謝蓁輕輕歎息了一聲,口吻嚴厲。

“是,東方是好。但是你知道嗎?東方早已經娶了夫人了,他冇告訴你嗎?他已經有了妻室了,你難道要為了他拒婚,嫁給他做妾?”

如果謝蓁和東方鏡真的有情有義,她反而會心疼那一位新婚之夜就被東方鏡拋下的東方少夫人了。

按現代的理來說,謝滿願以後就會成為第三者。

謝滿願已經知道這事,所以她並不驚訝。

她哽咽道:“如果,我可以做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