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夫人的聲音有些大,一時之間,周圍有不少人都看了過來。

他們都在看笑話。

謝蓁有些錯愣,很快反駁回去:“好,謝夫人,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在場這麼多人,有誰聽到我謝蓁說要趕她回去麼?”

“冇有!”謝滿願小臉一抬。

“大伯母,謝蓁根本就冇有說這話。”

謝夫人忍不住道:“滿願,這事和你沒關係,你一邊去。”

“這事怎麼和我沒關係了?我也是謝家的一份子。”謝滿願緊緊的靠著謝蓁。

謝夫人臉上也有些掛不住,再次對謝蓁道:“跟我出來。”

“隻怕不好,馬上宴會就要開始了,有什麼事情以後再說。”

謝蓁不傻,跟她一起出去,指不定這謝夫人又要乾什麼。

要是謝夫人又為了謝無雙那個白蓮花打她,她是還手呢,還是不還手呢?

“你敢不聽話我的話?”

謝夫人惱怒。

謝蓁連話都不想說了,說得她謝蓁好像聽過她的話一樣。

“寒王世子到。”

她們對峙的時候,外麵的太監又高聲大喊。

隨後,南宮薄步履緩慢的跨上台階走了進來。

眾人看到他,比看到謝蓁還要震驚。

南宮薄是眾人眼中的病秧子,活不了多久時間。

他和南宮胤一樣,入宮的次數屈指可數。

南宮胤以前好歹是常入宮的,他卻冇有。

南宮薄一向不喜歡去人多的地方,更不喜歡湊熱鬨,這會居然來清涼台了。

眾人不得不為此驚訝了一把,今天是吹的什麼風?

南宮薄先是對太子見禮,然後便看向了盯著他發呆的謝蓁。

“不是說開宴了麼?”南宮薄的聲音溫和,“怎麼都圍在這裡?”

“本宮立刻讓人開宴。”太子那叫一個眉飛色舞。

真的是天助我也,他還怕南宮薄不來宮裡呢。

不然怎麼讓謝蓁治病呢?

謝蓁倘若治好了寒王府的人,有這麼一份大恩在,那個醜八怪也會引起父皇的猜忌。

畢竟,他的父皇最擔心的,就是任何人對皇位有覬覦之心。

哪怕是他,哪怕他是太子,還不是得乖乖的等著。

因為南宮薄的到來,謝夫人無法繼續逼問,隻能悻悻的退下去。

很快,席位佈置好。

因著並冇有太多的外人在,男女並冇有分開來坐。

謝蓁要和謝滿願坐一起。

“王妃娘娘,夫人請您去那邊入座。”瑤光的丫鬟走過來。

謝蓁看了一眼瑤光夫人那邊,“不去了,我和我妹妹一起坐。”

“王妃,您是七王府的人,坐在這裡於禮不合。”

謝蓁翻了個白眼,有什麼合不合的?瑤光無非是為了表現她當家主母的風範,看,她連王妃都可以使喚。

她讓王妃坐哪裡,王妃便坐哪裡。

這是多大的尊榮。

謝蓁纔不吃她這一套。

“你也知道我是王妃?本王妃願意坐哪裡便坐哪裡。”

拋下這句話,謝蓁就拉著謝滿願坐在了位置上。

那丫鬟無法,隻能走回去覆命。

瑤光夫人也不生氣,淡淡的微笑著,依舊維持著她的涵養。

眾人落座,太子已經吩咐人上菜了。

這個時候有人說話了,“七弟真的是好福氣,能有這麼兩位佳人相伴。”

說話的是晉王,他長相不算出彩,甚至有些平凡,身材偏胖,看起來就是很憨厚的那一類型。

按照現代的話來說,那就是地主家的二傻子。

這劇本不對啊,難道不應該是個有野心的王爺嗎?

怎麼看上去,傻乎乎的?

他身邊坐著的是他的王妃,晉王妃長得珠圓玉潤的,臉上掛著濃濃的笑意,給人春風拂麵的感覺。

她一看便是一個好相與的人。

謝蓁也不知道他說這話是不是故意的,這人看上去,有點傻。

“王爺,這是你最喜歡的菜,多吃一點。”

晉王妃連忙給他夾菜,還暗中掐了他一把。

不會說話,便不要說話。

得罪了人還不知道!

好福氣,能有什麼好福氣?誰不知道瑤光是沖喜入王府的。

“本王不喜歡吃這個……”晉王拒絕。

晉王妃警告的盯他一眼。

看得出來晉王是個懼內的,頓時就不說話了,低頭就是一頓狼吞虎嚥。

眾人似乎都習慣了晉王的懼內,也冇當回事。

“老七呢?”晉王才吃了兩口,又突然問道。

這話,顯然是在問謝蓁。

謝蓁不知道。

然而,出來回話的人卻是瑤光夫人,她道:“回稟晉王,王爺如今正在上清殿同太上皇下棋。”

南宮胤從皇後那裡脫身了?跑去了太上皇的宮裡?

為什麼她不知道?

“老七就愛往皇爺爺的宮裡跑。”晉王嘟嚷了一句。

瑤光夫人落座,向謝蓁投去了一眼。

那眼神裡,帶著幾分倨傲和挑釁。

一個王妃不知道王爺在哪裡,她這個妾侍才知道。

看,王爺待她,不就是不一樣的嗎?

眾人都感覺到了謝蓁和瑤光之間的暗潮洶湧,但誰都冇說話。

隻有謝無雙笑道:“都說隻見新人笑,哪聞舊人哭。”

“在瑤光夫人這裡卻是行不通的,七王爺還是疼惜舊人。”

瑤光夫人隻是笑,淡定飲茶,不置一詞。

謝無雙故意這麼說,無非是要引起她和謝蓁的內鬥。

她在宮裡伺候了太上皇那麼久,還不知道這些人的心思嗎?

不過不管怎麼樣,她都不會讓王爺成為笑話,讓這些人有機會笑話王爺。

謝無雙碰了個軟釘子,也有些尷尬。

謝蓁都懶得和她們說話,南宮胤愛去哪裡便去哪裡。

知道南宮胤在哪裡很稀奇麼?

恐怕也隻有這瑤光夫人,把南宮胤當成一個寶。

“疼惜舊人又有什麼用?”十一公主的聲音突然插了進來。

十一公主緩緩的走進來,諷刺道:“瑤光夫人這箇舊人可冇王妃本事,王妃這才第一回見皇祖母,便得到天大的賞賜。”

“七皇嫂,雪蓮和人蔘您可得好好的服用,不要辜負了皇祖母的一番心意。”

十一公主話音一落,現場的空氣驟然凝固。

十幾道目光刷刷的看向了謝蓁。

雪蓮,人蔘。

這些東西皇宮裡也不是說冇有,但也是稀罕的東西,一般隻有有功之臣纔有。

謝蓁才進宮第二次,能立什麼功?

謝蓁懷疑十一公主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