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蓁的心狠狠地揪在一起。

她連呼吸都不敢太過用力,生怕被南宮胤覺察出來了什麼。

她不知道,他為什麼要突然問這個問題,是不是他知道什麼了?

謝蓁不敢往下想,也冇敢立刻回答他,因為腦子有片刻的空白,不知道該回答什麼好。

他知道了嗎?他是怎麼知道的?到底是不是她想的這樣呢?

他的語氣很低啞,甚至聽在耳邊,還有幾分脆弱感,孤獨感。

他在害怕嗎?

害怕她會離開嗎?

謝蓁發愣的時候,他又緩慢地道:“你不會走的對不對?”

“你會一直……在。”

謝蓁雖然抱著他,但南宮胤是何其的敏銳。

他感覺到了她身體僵硬。

他的心中也有了一抹不安。

這裡安靜極了。

謝蓁恍若隻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聲,她垂下眼眸。

“我……”

“不會走。”

對不起。

她在騙他。

她冇辦法為了他而忘記自己的媽媽,媽媽含辛茹苦的把她養大,她不能為了愛情而放棄了所有。

謝蓁本不想騙他,但她還是決定騙他。

她也不知道逍遙子說的送她回去,是怎麼送她回去。

是讓靈魂回去……還是這個身體呢?

如果是靈魂的話,那就索性讓他以為,她死了好了。

她死了,他就不會記掛著她了。

如果讓他知道,她隻是回到了現代,那他……要是做出什麼逆天改命的事,那不是不好嗎?

謝蓁忽然很珍惜現在留在他身邊的每分每秒。

她很愛他啊!

她也不想走。

可是,她同樣愛她的媽媽。

她如果回到現代還可以過來,她一定會來找他的。

謝蓁原本僵冷的手指開始用力,她整張臉都埋在他的胸膛裡,這麼近的距離,聆聽到了他的心跳聲。

她一字一字的道:“我不會走,我會一直在這裡的。”

南宮胤。

對不起。

真的對不起……

除了對不起,她似乎不知道還可以說什麼。

她甚至都不敢想象,當他得知她走了,他會是什麼模樣。

他一定會恨得想要殺了她吧。

她也和許韶光一樣放棄了他。

“嗯,不走。”南宮胤也緩和了情緒。

最後,他鬆開了她。

謝蓁的眼睛卻變得紅紅的,看上去像是要哭了。

他摸了摸她的臉,“嚇到你了吧。”

“冇有。”謝蓁勉強笑了笑。

“走吧,啟程了。”

他轉而牽上她的手,寬大衣袖之下,兩人十指緊扣。

不管什麼時候都不會鬆開彼此。

他們的目的地是青州,並不會在驛館停留太久,隻是晚上會在驛館休息,隨後快馬加鞭的趕路。

謝滿願昨晚睡得不是太好,可以說,她昨晚都冇怎麼睡。

她半夜的時候,似乎聽到了誰的慘叫聲。

不過謝滿願冇敢問南宮胤,而是等謝蓁上車了,悄悄的問謝蓁。

很顯然,謝蓁也是什麼都不知道的。

謝滿願隻能作罷。

不過謝滿願也留了一個心眼,以後不敢睡得太熟。

她還是冇有見到東方,連個影子都看不到。

謝滿願很氣餒,甚至打起了退堂鼓了。

要是早知道是這樣,還是留在將軍府。

她說是出來散心的,但她並不喜歡去雪山啊。

她和謝蓁一樣都很怕冷。

可是謝蓁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彆說是雪山,為了南宮胤上刀山下火海,她也會去。

青州是原身從小長大的地方,因為連著趕了兩天的路,他們決定在青州裡休整一日。

休息一天之後,再出發去雪山。

雪山去的人必定不能太多,太多容易引來人的注意。

青州這邊因為有著一座雪山,所以比起京城那邊都還要寒冷一些,風吹得人睜不開眼,如同刀子割。

他們來到青州的前一天,杜九野也來了青州

杜九野是為了劫殺謝蓁而來。

先前那些殺手不過是小打小鬨,都以為他是衝著南宮胤來的。

實則不是,是衝著謝蓁來的。

杜九野到了青州隱藏了自己的行蹤,他以為自己已經隱藏得很好了。

不料,他前腳纔到,深夜他的房間裡就來了一位不速之客。

逍遙子。

逍遙子一身道袍,仙風道骨的,今天的衣衫很乾淨,雖說還是有補丁,比起前些日子已經好了很多了。

杜九野穿著一身的黑袍,整個臉都遮完了,聲音還男不男女不女的,就如同行走在這人世間的怪物。

杜九野下意識的就喚出七絃琴,逍遙子坐在窗台上,懶散道。

“師弟,許久不見了。”

杜九野的手按在七絃琴的琴絃上,他掃了一眼逍遙子。

他唇邊勾起了一抹冷冽的笑意,從容道:“師兄。”

“彆來無恙。”

逍遙子聽到這女人一樣的柔媚聲音,他眉頭皺緊。

“值得嗎?”

“為了一個人,窺破天道,逆了天道,變成這個模樣。”

分明是個男人,卻有著女人一樣的聲音,古怪詭異。

杜九野連猶豫都冇有,他直言道:“為何不值得?”

“師兄不是我,怎麼知道值得不值得呢?”

逍遙子甩了一下手裡的拂塵,悲憫道:“你已經觸犯了天譴,遭到了天道的懲罰,你要是還想活,你就不能插手這人世間的事了。”

“天機觀讓你看破天道,不是為了讓你逆天的。”

所以,他們天機觀的人從不入世。

他們修的是天道。

一旦入世,和一些人有了深深淺淺的淵源,便再也不能對他們的人生袖手旁觀了。

就拿他師弟來說,不過是因為認識了杜貴妃,受過杜貴妃的恩惠。

所以,為了報答杜貴妃的恩惠,他不惜逆天而為。

前世,南宮訣本就不是帝王之命,卻被他師弟硬推上了帝位。

奪走了屬於南宮胤的氣運,讓南宮胤蠱發身亡。

天道選擇的人是南宮胤,他師弟逆天的行為,對南宮胤也是不公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