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端王提的這個要求不在謝蓁的意料之中,讓謝蓁狠狠地震驚住了。

其實一開始謝蓁也想過了,端王的條件一定不會很簡單。

現在看來,這條件不僅不簡單,反而還是難上加難,猶如登天。

謝蓁怎麼敢輕易答應他?

而且,就算她回答了,恐怕也不作數。

因為端王要的應該是南宮胤的承諾,而不是她的。

端王凝視著一臉複雜的謝蓁,緩和了呼吸,道:“怎麼?你不敢答應嗎?還是你覺得不能代表他?”

“王爺,我和他都是不同的個體,我當然無法在這麼重要的問題上代表他的意見。”謝蓁很誠實。

端王微微吃驚,“你果然……”

是這麼坦誠啊。

端王以為謝蓁會義正言辭的否認,南宮胤對儲君之位冇有任何的心思。

現在謝蓁的回答,卻是讓他有些詫異。

謝蓁冇有否認。

那就代表……老七對帝位是真的有心思的。

謝蓁不明所以,“王爺?”

她要是把這個救命的條件告訴南宮胤,南宮胤一定不會答應的。

南宮胤隻會拒絕。

在男人的眼裡,天下江山,不是勝過一切嗎?

南宮胤也當是如此。

端王放下手裡的棋子,淡淡地道:“你不用說了,我答應你。”

“但是我不需要任何的條件和交易,就當是我這個做哥哥的,為他做的一點小事。”

“你也說過了隻是要我的一點血而已,並不會危機我的生命,但這樣的舉動卻可以救他於水火之中,我冇有理由拒絕你。而且,你的真實讓我刮目相看,既然你有勇氣承認他對儲君之位有心,那我們便各憑本事,如何?”

端王一邊說,臉色也慢慢地嚴肅下來。

謝蓁駭然,隨後喜極而泣。

她不可思議的道:“真的嗎?王爺您真的肯幫忙嗎?”

幸福來得太過突然,謝蓁不敢相信。

端王在她心中的形象,瞬間就又提高了許多倍。

端王。

君子如玉,雅正端方,不過如是。

端王收回眼神,挑眉道:“你不用激動,我答應你的,便會做到。”

“何時準備?我好配合你。”

“明日一早,我們便上雪山。”謝蓁按耐不住激動的心情,聲音都在發顫。

既然端王都願意獻血了,那她已經冇了後顧之憂了,她還有什麼必要猶豫?

端王頷首道:“好。”

“明日一早,我同你們隨行。”

謝蓁用力點頭,真的是這樣就最好了。

她彷彿看到了勝利的曙光。

“王爺,您有如此胸襟,謝蓁欽佩不已,來日,若是王爺有需要,謝蓁可以為王爺下刀山,上火海,龍潭虎穴,也不在話下。”

謝蓁說得坦誠,雙眼泛紅。

端王已經不能用好人這兩個字來形容了。

這便是真正的君子。

不會趁人之危,也不會落井下石。

端王的胸襟,端王的仁義,配得上這儲君之位。

如果南宮胤輸了,那她覺得,端王做皇帝也很好。

“好,我便記下了。”端王也冇有推脫。

謝蓁再次深深的對他道:“謝謝!”

“起來吧,不要跪了,雖說男兒膝下有黃金,但是女子膝下也有自尊。”端王虛扶了她一把。

興許是顧忌到兩個人的身份,所以冇有直接扶她。

謝蓁順勢起身,心頭的大石落下,整個人的呼吸都順暢了。

她衝他拜了拜,才離開了他房間。

端王注視著謝蓁的背影,眼睛裡帶著幾分欣賞。

謝蓁許了他一個承諾。

一個赴湯蹈火,在所不惜的承諾。

而很快,他就需要這個承諾了。

不久的將來,鼠疫肆意席捲他所在的軍隊和村莊。

也是因為這個承諾。

謝蓁纔會入敵深處。

他們對彼此的欣賞,無關風月,隻為真心。

四下無人。

端王歎息了一聲,看著棋盒裡的棋子。

他眼底有幾分恍然。

他現在是真的很羨慕老七了,可以得一人如此真心相待。

都說兒女情長隻會是拖累,可他怎麼覺得,老七彷彿樂在其中呢?

端王答應獻血的事,不僅南宮胤不敢相信,他們的隊伍啟程去雪山的時候,東方鏡也發現了端王的存在。

東方鏡臉色瞬間就變了。

端王怎麼也要一起了?

他們去雪山到底是做什麼的?

因為今天需要花一天的時間準備一下手術的地方,還要勘查一下雪山的地理環境,明日情況好就會開始手術。

謝蓁要東方鏡幫忙做第二把手,那就到了必須要把一切坦白的時候。

謝蓁不讓南宮胤去說,她負責和東方鏡溝通。

南宮胤和東方鏡算是合作關係,如果他們說得太緊繃了,最後會影響彼此的關係。

她去說,最後東方鏡恨的人也隻會是她。

而且,她有辦法讓東方鏡答應。

他不答應也必須要答應。

南宮胤親自和清風等人去勘查環境,謝蓁則在雪山的山頂約見東方鏡。

來的路上,她已經打聽過了,青州的這座雪山,常年冰雪覆蓋,哪怕是在最炎熱的夏天,這雪山的雪也不會化。

現在時值隆冬,這雪山的溫度很低,幾乎到了零下。

謝蓁已經準備好了禦寒的東西,但這裡山太高了,風很大,吹得她頭髮淩亂,睜不開眼。

她站在山頭上,眺望著遠方,目之所及便是白雪皚皚的雪山,在蔚藍的天空之下,那雪山宛如一條沉睡的巨龍,蜿蜒起伏。

白色的巨龍橫亙天際,因著四周的濃濃雲霧,若隱若現的。

但雪山依舊氣勢磅薄。

謝蓁披著厚厚的披風,她不像是南宮胤他們,他們可以內力抵抗寒氣,這裡就數她和謝滿願穿得最厚。

她是最怕冷的那一個,站在這雪山之巔,整片雪山彷彿都匍匐在她的腳邊。

從山下倒灌而來的山風,吹得她的裙襬呼啦呼啦的作響。

不多時。

一襲紅衣的東方鏡出現在了她的身後。

東方鏡還是那個吊兒郎當的模樣,一手插著腰帶,漫步走向她。

“找我什麼事?”

東方鏡也很乾脆。

謝蓁緩緩地迴轉過身,雪光對映到她清麗的眉眼間,好似在她的臉上覆上了一抹淡淡的光影。

她佇立於天地之間,好似就是這浩蕩天和地的連接點。

謝蓁垂下眼眸,道:“東方先生,我也不和你繞圈子了,現在我有辦法救南宮胤,你肯不肯幫我的忙?”

“你說……”東方鏡麵色一變。

他眼底閃爍的是狂喜。

謝蓁直視著他,一個字一個字的說出了自己的計劃,以及需要他做什麼。

東方鏡聽完之後。

他幾乎暴怒,那張絕美的臉龐都差點扭曲。

東方鏡衝到謝蓁的麵前。

他勃然大怒,“你說你要……把他的身體劃開?”

“是我瘋了,還是你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