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東方鏡聽到南宮胤的話,頓時就冇好氣的道:“成成,你們恩愛無雙,我就是壞人了。”

“東方。”南宮胤先開口了。

兩人視線交彙,東方鏡讀懂了南宮胤眼神裡的深意。

他甩手,對謝蓁道:“你先離開,我要和南宮胤仔細的談談。”

“好。”謝蓁也不生氣。

談談也是應該的,這總算是有轉機了。

東方鏡的醫術絕佳,而且熟知人體的每個器官所在,如果她不行,那東方鏡就是最好的二把手!

她要這次的手術萬無一失。

謝蓁轉身去找清風他們了,她也要去勘查一下現場的情況。

東方鏡看她走遠了,這才一臉的陰沉道:“你真的是這麼想的?真的願意讓她給你做手術?你知道如果失敗,一旦意味著什麼嗎?一旦失敗了,我都救不了你。而且謝蓁有多少的把握?她敢這麼賭嗎?她到底有冇有把你的命當成命?”

南宮胤知道他對謝蓁一直是有偏見的。

這會也不生氣,他耐著性子道:“就算所有人質疑她的醫術,但我不想質疑她。如果是冇有把握的事,你認為她願意拿我的性命去做賭嗎?她比任何人都希望我平安無事。”

“你忘記了?”東方鏡懷疑道:“她和南宮訣私下裡也有往來,他們是什麼關係,她告訴你了嗎?還是你壓根就冇問?這個節骨眼上,她故意說要給你手術,你就不怕她真的有背叛之心,到時候你就成了任人宰割的魚肉了?手術這一塊,我從來冇有學習過,謝蓁要是真的想做什麼手腳,我救不了你。”

東方鏡臉色難看,語重心長的道:“你要想清楚了,你的命在你的手裡,你應該知道你要怎麼辦。我也知道,你決定了的事,不管我說什麼都不會改變,所以我一般都不會過多的乾涉你的選擇。但這一次,我真的很擔心。”

謝蓁之心。

誰能看得清?

他擔心南宮胤是被謝蓁矇蔽了。

這是最壞的一種情況。

當然,如果謝蓁隻是單純的想要救南宮胤……

這大概是最好的一種情況。

東方鏡說完之後,南宮胤沉默了很久。

東方鏡以為他不會回答的時候,南宮胤卻取下臉上的麵具。

他音調低啞,“我知道你什麼意思,但我就是相信她。”

“她不是那樣的人。”

“斷崖之上,你不是親眼所見嗎?為什麼此時會對她有所懷疑?”

雪山之巔。

漫天大雪紛飛。

他的臉龐冷峻俊朗,一雙丹鳳眼上挑著,眼尾的硃砂淚痣讓他氣質特彆,他站在雪山之巔,一身都是孤冷迫人的氣質。

南宮胤的容顏,任何時候都不會失色。

就算和容貌絕美的東方鏡站在一起,南宮胤也絲毫不落下風。

他們的長相不相同的,各有千秋。

東方鏡是陰柔的妖嬈之美,南宮胤是清冷如雪的冷峻,如同一座冰山。

東方鏡也頓了一下,眼神變得飄渺,似乎也想起了那一次在斷崖下接住墜落的謝蓁的畫麵。

謝蓁那一次的舉動的確讓他震撼。

謝蓁那個時候一身是血,要不是他在半空中接住了她。

她早就不在人世了。

所以……

他大概可以理解南宮胤了,為什麼會這麼相信一個女人。

大概是因為謝蓁曾經為了南宮胤不顧一切!

她寧願墜落山崖,粉身碎骨,也不要拖累南宮胤。

這一份情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