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蓁是負責手術的人,但東方鏡要先找到蠱蟲在哪一處,所以她才能繼續實施接下來的手術。

給南宮胤注射了麻藥之後,很快他就冇了知覺,睡了過去。

現在輪到東方鏡上場了,他找蠱蟲的辦法是他的獨門絕技,謝蓁看也看不懂,隻是一個勁的祈禱,千萬不要是在胸部,以及顱內。

但如果非要選擇一個,那最好不要在顱內的。

她內心已經很著急了,尤其是看東方鏡的臉色愈發的凝重,謝蓁的身體變得越來越僵硬,就如同一塊石頭。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謝蓁估摸著大概過去了7.8分鐘,沉重的空氣裡,突然響起了東方鏡的聲音。

“有了!”

“在哪裡?”謝蓁和端王都湊了過去。

隻不過問話的是謝蓁,端王也隻是擔憂的看著東方鏡。

“在……此處。”東方鏡臉色嚴肅,伸出手指,點在了南宮胤的胸口之上一處。

謝蓁麵色瞬間慘淡如灰。

“真的在胸腔?有冇有可能是……”

謝蓁的腦子嗡嗡的叫著,真的在胸腔,如果在胸腔,那麼這場手術的成功率隻有百分之三十不到。

如果是在腦袋內,那就隻剩下了百分之十。

但最致命的還是腦袋。

“就在這裡。”東方鏡沉吟道。

“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南宮胤都被麻藥麻住了,更彆說他體內的蠱蟲了,這個時候蠱蟲也不會遊走,因為這裡天氣寒冷,蠱蟲不會遊動,如果等到了天氣暖和的時候,那蠱蟲就會在南宮胤的全身各處遊走,最後會進入大腦。

這是東方鏡最不願意看到的結果。

隻是幸好。

現在隻是在胸腔。

謝蓁深呼吸一口氣,轉過身,冷道:“準備手術!”

箭在弦上,不得不發。

哪怕隻有百分之十,她也要為南宮胤搏一把。

更何況是百分之三十?

她要相信自己,她一定可以的,她是優秀的外科醫生。

她……

不能讓自己最喜歡的人,死在自己的手術刀下。

那比殺了她還要讓人絕望,痛苦——

東方鏡以為謝蓁是要打退堂鼓了,冇想到她還是冇放棄,頓時,東方鏡的心裡也就有了底氣。

他也束起衣袖,學著謝蓁的模樣,先給自己的手消毒了,隨後侯在謝蓁的身側。

在這樣緊張的時候,端王自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他也不敢亂說話。

隻不過偶爾看向謝蓁的眼神,卻是充滿了駭然的。

隻見。

謝蓁戴著一個奇奇怪怪的東西,那好像是叫口罩,她麵色沉著的拿出手術刀,連眼睛都冇眨一下,就把手術刀刺入了南宮胤的胸膛裡。

鮮血很快就湧了出來。

端王看得心驚肉跳的,可謝蓁卻很熟悉的開始下一步的動作,繼續劃破皮肉。

手術刀在她的手裡快速的翻轉,她的動作很熟念,熟唸到……端王以為謝蓁以前還是個仵作,彷彿在解剖一具屍體。

可麵前的人,分明都是活生生的人。

她在解剖活人。

謝蓁冷靜而從容,手上還染著鮮血,但是動作絲毫不拖泥帶水。

不知不覺間,東方鏡也看向了她,眼中帶著他自己都冇發覺的信任。

謝蓁主這個時候成了他們這裡所有人的主心骨。

帳篷裡的手術在進行到最重要的時候,帳篷外防守的清風等人卻發現了一些異樣。

這個時候的南宮胤,是生死一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