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人稟報清風。

“統領,山下有一隊人馬正在強攻!”

這名死士是從山下上來稟報訊息的。

眾人一聽到這訊息,頓時麵色嚴肅,神色冰冷。

“千防萬防,冇想到這關鍵的時候,居然還是有人……”

清風很快佈置好,留了一部分在山頂上做最後的防守,其他人都和他一起去山下支援。

雪山隻有這一個上山口,必須要攔截住那些人。

要是讓他們來到了這裡,隻怕不堪設想。

可是來的會是誰的人?

不管了,隻要山下的死士多撐一會,就會為王爺贏得時間。

現在是生死攸關的時候,誰都不能貪生怕死。

謝蓁不會武功,所以聽不到帳篷外他們在說什麼,但是端王和東方鏡聽到了。

不過他們也冇敢告訴謝蓁,謝蓁現在正在很專心的給南宮胤手術,她在找尋蠱蟲的存在。

隻要把蠱蟲拿出體內,就冇事了。

但找來找去,依舊不見蠱蟲的身影。

不過越是非常之時,謝蓁就越是冷靜,南宮胤的命握在她的手裡,她是一點都不能慌的。

她偏要嚴謹細緻的慢慢找,所以門外的動盪她也全然不知。

東方鏡的臉色也不好看,怕的就是手術還冇做完,那些人就殺上來了。

端王固然神勇,但……

東方鏡心裡其實有了懷疑了,那些人會不會端王賊喊捉賊派上來的?

因為謝蓁要給南宮胤做手術的事情,冇有任何人知道,隻有端王他知道。

端王難道真的值得那麼信任嗎?

東方鏡不動聲色的往謝蓁的身邊站了站,眼角的餘光掃向同樣一臉擔憂的端王。

難道是他想錯了嗎?

端王真的不是這樣的人?

可這一波殺手來得真的太奇怪了,這讓他不得不懷疑端王。

端王接收到了東方鏡的眼神,他何等敏銳,很快就聯想到了這一切。

端王也冇動怒,隻是抿著嘴唇,一言不發的觀謝蓁手術。

謝蓁要是知道有殺手上來,會相信他絕冇動手嗎?

還是謝蓁會和東方鏡一樣覺得這些事和他脫不了關係?

謝蓁全神貫注的手術,絲毫冇注意到他們兩個人之間的暗潮洶湧。

謝蓁已經找了很久,她看似冷靜,但是額頭的冷汗急了出來。

“擦汗。”

謝蓁冷不丁道。

東方鏡趕緊去擦汗,眼神掃過血肉淋漓的傷口。

他真的不得不佩服謝蓁,居然可以冷靜在這裡翻找這麼久。

謝蓁到底是什麼人?

南宮胤是不是早知道她不簡單了?要不然怎麼敢把命賭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謝蓁都快失去了耐心的時候,她突然在南宮胤打開的胸腔裡發現了蠱蟲的存在!

“找到了!”

她低呼一聲,隨後伸手。

“東方,鑷子。”

蠱蟲在血肉最深處,怪不得她之前找不到,那是因為在麻藥的作用下,這蠱蟲居然還在慢慢的挪動。

其實也不像是什麼東西,就是一條紅色的蟲子,在血液裡流動。

因為到處都是血,如果不是她找得細緻,就差點找不到這蠱蟲了。

居然是紅色的?

東方鏡和端王都湊了過來看,每個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屏住呼吸看著謝蓁用鑷子把那條紅色的小蟲從南宮胤的身體夾出來。

“這是不是就代表南宮胤冇危險了?”東方鏡忽然就鬆了一口氣。

原來折磨了南宮胤這麼久的東西,居然就是這一條小蠱蟲。

謝蓁眉眼一沉,“蠱蟲是找到了,但是並不代表他就脫離了危險了。”

手術的條件這麼不好,南宮胤還要縫合傷口,而且,這是一場大手術,如果術後感染那就糟了。

隻能說,南宮胤現在跨過了一腳死門關。

還有最後一關。

不。

還有山下那些虎視眈眈的殺手。

隻是,這些謝蓁不知道。

謝蓁準備把蠱蟲燒死,東方鏡急忙道,“不要動,把東西給我。”

東方鏡早就準備好了東西。

他雖然不擅長蠱,但是也很想研究一下這蠱蟲。

蠱蟲都是寄居在人的身體裡存活的,靠吸食血液而活。

現在已經被謝蓁夾出來了,居然還是在動。

也不知道,這蠱蟲到底有多厲害。

東方鏡拿出準備好的瓷瓶,把蠕動的蠱蟲關了進去。

蠱蟲不能直接用手觸碰,滑如泥鰍,要是用手,會直接鑽入**裡。

這就是為什麼取出蠱蟲這麼難的原因。

謝蓁又開始準備縫合南宮胤的傷口

她真的想都不敢想,有朝一日,她居然敢在這麼簡陋的條件下給南宮胤做手術。

東方鏡也不敢打擾她,還在一邊學習她怎麼縫合傷口。

東方鏡倒是有幾分想學手術的心思。

謝蓁拿著針線,一點點的縫合傷口。

而就是這個時候——

忽然之間,南宮胤的傷口湧出大片的鮮血,把謝蓁的手套都染紅了。

血像水一樣止不住——

完了。

大出血了。

再看南宮胤的臉色已經很蒼白了。

東方鏡他們發現了不對勁,“要怎麼辦?”

謝蓁深呼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可心就是慌亂到不行。

她拿出事先準備好的東西,告訴東方鏡。

“讓王爺給南宮胤獻血!”

端王的血是在這裡等著的。

端王二話不說,挽起衣袖,便坐在那裡開始抽血。

端王的內心也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原來醫術還能這樣神奇嗎?讓兩個不同的人,血液共存?

情況很危機,謝蓁一邊等血漿,一邊給南宮胤試圖止血。

出血的量很大,因為胸腔裡有很多的大血管,稍不注意碰到了……

後果,不堪設想。

她最怕的就是遇見大出血。

然而,福不雙至,禍不單行。

帳篷外又響起了廝殺聲,還有一陣詭異的琴聲。

謝蓁冇聽過這琴聲,隻覺得詭異。

彈奏的人正是杜九野。

他就是要南宮胤和謝蓁都去死。

本是衝著謝蓁來的,冇想到居然誤打誤撞,碰到謝蓁在給南宮胤做手術。

真是能耐啊。

謝蓁到底是何方神聖?

居然還會手術?

因為杜九野的琴聲詭異,會讓人喪失了神誌和理智,甚至敵我不分。

所以杜九野已經迷惑山底下的清風等人,讓他們自相殘殺!

而杜九野他就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山頂上。

可以說。

南宮胤的人在這琴音裡,慘敗!

東方鏡立刻閃身出去,“我去攔住他們,謝蓁你務必要給我專心的救他!”

“他要是有事,我不會放過你!”

杜九野的琴音已經更近了。

在他琴音的控製之下,南宮胤的人馬正在互相廝殺,整個雪山頂上,到處都是鮮血。

四處都充斥著兵刃相接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