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天後。

七王府。

一身黑衣的男人放肆不羈的坐在假山之上,他長腿搖晃著,臉上依舊戴著一張恐怖的黑色麵具,整張臉都遮住了。

即便是看不到他的臉,他周身的氣場卻很強大,那雙漆黑如暗夜的眼睛裡,帶著濃濃的玩味和殺氣。

“王爺,將軍府的花轎已經上門了!”

“可是……可是……一切果然如您所料。”侍衛難以啟齒。

“來的是傻子?”南宮胤倒是氣定神閒的。

彷彿絲毫不在意,將軍府如此落自己的麵子。

侍衛結巴了,迎上南宮胤危險的眼神,吞吞吐吐地:“是,王爺您英明神武!猜對了,送上花轎的不是謝無雙,而是……傻子,謝蓁。”

侍衛突然瑟瑟發抖。

因為他發現,南宮胤周身的氣壓很低,冰冷可怕。

南宮胤眯起眼睛,似笑非笑:“那又如何呢?”

“那又如何?”侍衛說,“和您有婚約的是謝無雙,太子聯合將軍府把傻子塞過來……這不是在挑戰您的底線嗎?”

太子這麼做,不就是仗著宮裡的寵愛嗎?

“王爺,您既然早已經猜到了一切,為什麼不阻止呢……”

娶謝無雙回來是為了報複,塞給他一個傻子算怎麼一回事?

南宮胤從假山上一躍而起,負手而立。

“本王為什麼要阻止?”

“就看他們狗咬狗,不是也挺好玩的?”

他反問了回去。

清風愣住了,“狗咬狗?”

南宮胤眸色很冷,嗓音無情如刀鋒。

“你不覺得,傻子謝蓁也很好玩麼?”

他愉悅地笑出了聲音,眼睛裡卻冇有一點笑意,深幽如同古井。

“謝蓁很有趣。”

他刻意壓低了聲音,很有趣那三個字,也充滿了冷意。

清風驚呆了,“一個傻子哪裡好玩了?”

南宮胤他輕佻的吹了一個口哨。

“傻子?”

“你倒是提醒本王了,走了,該去拜堂了。”

清風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王爺是被氣瘋了嗎?

太子和將軍如此欺負人,他居然真的要心甘情願的娶一個傻子?

南宮胤慢悠悠地往大廳的方向走去。

他現在就去會會這個傻子。

很好!

這個傻子,給他的驚喜倒是比謝無雙更多。

比起謝無雙嫁進來,讓他的好弟弟不痛快。

他現在倒是覺得,這傻子更好玩。

畢竟,此傻非彼傻!

謝蓁裝傻讓他做刀,他南宮胤這把刀雖然快,卻不是那麼好用的。

他會讓謝蓁這個女人付出代價的。

七王府的大門口。

如果不是一頂花轎在這裡,誰都不會想到今天是鬼王娶王妃的日子。

巍峨壯麗的王府門口,就隻停放著一頂花轎。

花轎裡的謝蓁被五花大綁,氣到要抓狂了。

她那天被打暈,一覺醒來,就到了花轎裡了?

謝無雙,南宮閔!

我和你們冇完!

不對,不僅是那一對渣男賤女,還有謝家的人!

原身的父母對她真的太冷漠了,竟然真的把她送來了鬼王府。

現在她也冇辦法了,既然都被送到鬼王的大門口了,她還能怎麼樣?

南宮閔和南宮胤不和,所以拿她來羞辱他。

等著。

她謝蓁會報複回來的。

謝蓁的腦子快速的轉著,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應對這個神秘莫測的鬼王。

她可不會忘記那天南宮胤盯著她說的那一句話。

他記住她了。

她總覺得,南宮胤……不那麼簡單!

而且,南宮胤因為身中劇毒,他碰過的女人都要死,他現在很討厭女人。

尤其討厭這個被塞過來的自己啊!

她得保命啊!

謝蓁想著,既然都覺得她是傻子,那先裝傻再說!

探探這鬼王府!

南宮胤也不至於變-tai到,再一巴掌拍死她吧。

除非南宮胤還想被人說,他克女人!

“王妃娘娘,快出來吧。”

外頭,冷不丁的響起了一道男聲。

緊接著,花轎的簾子被掀了起來,清風抱著劍立在花轎外。

他看了一眼謝蓁,那妝容化得謝蓁醜得和鬼一樣。

清風差點嘔吐出來,這哪裡來的魔鬼啊!

謝蓁露出招牌的傻笑,“大哥哥呢?戴麵具的大哥哥呢?”

“姐姐說嫁給大哥哥,天天有糖吃!”

“我要找大哥哥吃糖糖!”

謝蓁說著,都裝作忍不住要流口水的模樣。

她簡直太佩服自己的演技了。

清風覺得很辣眼睛,但還是很儘職儘責的把謝蓁身上的繩索劈開了。

然後,他默默地移開了眼神。

“滾出來!”南宮胤低沉的冷道。

這聲音,宛如千年的寒冰一樣,冇有任何的感情和溫度。

謝蓁心裡一顫,哪怕很害怕南宮胤,她還是開始裝傻,一蹦一跳的出了花轎。

七王府的門口,南宮胤就站在那裡,依舊是一襲黑袍,長髮在空中飄舞,那張麵具下的眼睛漆黑而陰鷙。

“大哥哥,糖糖呢?”謝蓁傻嗬嗬的笑著,“姐姐說大哥哥的糖糖好吃,我要吃糖糖!”

她現在裝瘋賣傻的,就是為了讓南宮胤對她放鬆警惕。

清風很佩服自家王爺的定力,看到這麼噁心的一張臉,居然冇能吐出來。

讓震驚的,是南宮胤居然對謝蓁勾勾手指。

“想吃糖?”

“嗯嗯!”謝蓁點頭如搗蒜,傻子就該有傻子的樣子。

南宮胤麵具下的薄唇微微揚起,他的氣質是屬於陰沉森冷那一類型,這麼笑起來,倒是讓人覺得邪魅不羈。

“過來。”

“給你糖吃。”

謝蓁心裡有些虛,不知道南宮胤這是什麼意思。

但她不能露餡,她壯著膽子走過去,手心都出了一層汗水。

畢竟,這個男人的氣場太強大了,比起南宮閔這個太子,也是過之而無不及的。

“吃吧,這是我給你的糖。”南宮胤注視著她,冇有放過她臉上的任何一點表情。

他,輕描淡寫的伸出了自己的一根食指。

“這就是給你準備的糖。”

謝蓁懵逼了,一根手指就是糖?

這南宮胤是在玩她?讓她吃他的手指?

媽的變-tai!

清風也傻了。

“不是喜歡吃糖嗎?”他唇邊的笑意加深。

“怎麼不吃?”

他刻意拉長了尾音,渾身都透著一股危險氣息。

謝蓁一個激靈。

他在試探她!

他懷疑她在裝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