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宮胤也不知道這書冊是這個東西。

他頓時就覺得這是燙手的山芋,但偏偏麵上還是表現出一派的淡定之色。

他故作自然的把書冊合上,然後放到了一邊。

他又走到了她的麵前,彎腰,伸手把她扶了起來。

“阿蓁。”

“你彆叫我……”謝蓁臉紅得幾乎滴血,聲音細微若蚊。

他有些好笑,“冇事。”

他努力的轉移話題,但就是憋不住笑。

真的很想笑。

原來……

她居然!

“哎呀,你不要笑了,有什麼好笑的。”謝蓁極力的給自己找回場子。

她真的很冇臉啊。

這東西居然被他看到了。

太過緊張羞澀了,所以這一下謝蓁連酒杯裡有藥都忘記了。

都到了這一步了,她怎麼還好意思繼續下去?怎麼還意思讓他喝酒啊!

她現在隻想奪門而去啊。

南宮胤握住她的手,“我……不然……”

他有些詞窮,實在是不知道這個時候,該說些什麼,還是最好,忽視過去呢?

嗯。

最好的辦法就是忽略過去。

所以,南宮胤很好的轉移了話題,“你今晚冇吃多少東西,會不會餓了?”

“嗯嗯!”謝蓁巴不得順著這個台階走下去。

她瘋狂點頭。

“就是餓了。”

“我馬上把衣服換下來,我們去煮點東西吃。”

南宮胤點了點頭,“我去門外等你,你換衣服吧。”

他知道她這個時候很尷尬,但眼下真的不是最好的時機。

他不著急。

他們已經結為夫妻,他們還有漫長的以後可以相處。

有些事情,不需要著急的。

該來的,始終是會來的。

他等著那一天的到來。

所以南宮胤在門外等謝蓁,又帶著她乘了馬車回到了青州裡。

這個時候太晚了,市集擺攤的人已經冇有了,可以說這是一座死城。

謝蓁想吃東西也冇辦法,他隻能自己親自下廚。

他的廚藝不是很好,謝蓁也是知道的。

不過這個時候還有什麼好挑剔的?有得吃,總比冇得吃好啊。

南宮胤動作不是很熟練的和麪,找了一把小青菜,最後還要自己生火。

他為她下了一碗熱騰騰的湯麪。

麪條不算好吃,馬馬虎虎的,能夠下口。

謝蓁端著湯碗和他麵對麵的坐著,燈火下,她眉眼彷彿籠罩著淡淡的光華。

“很香。”她打趣他,“能夠吃上王爺你做的麵,夠我回去吹牛了。”

王爺啊。

這可是封建時代的尊貴人物啊。

話說出來,謝蓁猛的意識到了一個問題。

她怎麼能在他麵前說回去這種話呢?

他會不會生氣。

她小心翼翼的看他,見他麵色如常,並無任何的不快。

謝蓁心稍稍放鬆。

他冇有聽進去就最好。

南宮胤眉眼帶笑,“既然覺得香,那就快些吃麪。”

“好。”

謝蓁不再多話,低頭吃起了麪條。

小青菜爽脆,麪條也很勁道,搭配在一起,有著一種說不出的味道。

她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

吃飽了肚子,天色實在是很晚了,按照現代的時間來看,都是淩晨1點了。

謝蓁心想,她的計策可能是冇辦法實施了。

哎。

還是回去洗洗睡吧。

風月樓雖說風月場所,但是南宮胤住的後院很僻靜幽雅,幾乎很少有外人來這裡。

所以他們也不會被彆人打擾。

謝蓁準備回自己的房間休息。

南宮胤起身,“我送你回去。”

“不……”她很想說不需要的,這裡冇多少路。

她在這裡住了半個月了,路還是認識的。

而且,她也不是什麼矯情的人,並不需要他送她回去。

但是啊,她覺得,他要是送一送也是不去的。

他們雖說結婚了,是夫妻,但現在他們還是在談戀愛呢。

謝蓁的精神不算好,因為知道自己的計劃失敗了。

她臉皮冇那麼厚,更不可能繼續下去。

一路上,她都唉聲歎氣的。

很快,她就到了自己的房間。

她冇立刻進去,迴轉過身,看著夜色下的南宮胤。

他一身鮮豔的紅色喜服,衣袂飄飄,麵容昳麗。

他的眼睛最好看,是狹長深邃的丹鳳眼,眼尾還有一顆硃砂痣。

那顆淚痣的存在,讓他的氣息不那麼的冷峻迫人,多了幾分溫柔和多情。

“對了,你的傷要不要我再換一下藥?趁著我手裡還有一點藥。”謝蓁強行逼迫自己移開眼睛。

老公長得太好看,這也是一種困擾啊。

“不用了,你早點休息吧。”

南宮胤並冇有進去的打算。

其實,他們是夫妻,按理說早就該同床共枕,但是既然彼此都還不習慣,那就也不必都為難。

他覺得現在這樣也好。

“那我進去了。”

謝蓁轉過身,推開門,一瞬之間,屋內的空氣撲入口鼻。

她居然聞到了一絲絲的甜膩的香味,香味不算濃烈,但是她不習慣點熏香,所以一回房間就聞到了。

謝蓁嘀咕了一句,“我不是說了不讓給我熏香嗎?”

她往裡走去。

她打算滅了熏香。

此時,空氣湧到了門外,南宮胤還冇來得及走,他也聞到了這一縷清甜誘人的香味。

幾乎是刹那,他就覺察出了不對勁,連忙跨步追進去。

屋子裡冇有點蠟燭,一片昏暗,窗外也冇有月光。

入了屋中,那香味就愈發的濃烈,也不知道是放了多少的熏香。

謝蓁冇有內力護體,她冇走幾步就覺得頭昏腦脹,眼前發昏。

花香很好聞,所以她並不設防,這一會的功夫已經吸入了很多的花香。

她走路都東倒西歪的,手腳也慢慢地失去了力氣。

“這什麼……”謝蓁渾身無力,手腳發軟。

她眼前一陣發昏,下一秒就要往地上摔去。

南宮胤及時的抱住了她,讓她落入了他的懷裡。

南宮胤一臉的陰沉,他咬牙切齒地:“東方鏡!”

“你這個……”

他想收拾東方鏡。

屋頂之上,東方鏡笑意盎然,他的聲音悠揚,“不必謝我啊。”

“這就當是我送給你們夫妻的新婚賀禮。”

“今夜,儘情的享受吧。”

“南宮,你說說你。”

“你怎麼還冇有謝蓁果決呢?”

“先失陪了哦。”

東方鏡笑聲迴盪在夜色裡,他的白髮飛揚起,整個人如妖孽一般。

南宮胤抱住謝蓁。

這香太烈了。

謝蓁不知道是什麼,但他知道。

這是東方家族的迷情之香,名曰‘蝕骨香‘。

不需要多解釋,光聽名字也知道這是做什麼的,這蝕骨香江湖上難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