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許韶光聽了這話,她條件反射的就要反駁回去。

但是卻最終什麼都冇有說出來。

不過不駁斥,不代表她就真的認輸了。

她不相信自己會活成姑姑的模樣,因為她足夠的自信,她不是姑姑,而且,南宮胤也不是如今的文帝。

她也有著一腔孤勇,可以去勇敢的追逐自己想要的一切。

要讓她在皇後的勸誡下,就這麼放棄自己的喜歡,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許韶光隻是認錯,眸光暗淡,“姑姑,我知道我做的事情一切都瞞不過您的眼睛,我也冇有想過隱瞞您,我隻是想要借這件事情讓表哥不要去為了謝蓁而冒險。我相信姑姑和我也是一樣的想法,隻是我不知道,姑姑你突然對錶哥改變了看法,態度,到底是因為什麼呢?”

一席話說完,室內的空氣冷寂下去,針落可聞。

皇後似乎是想到了悲痛的往事,她如同失去了一縷魂魄一般,整個人都蒼白無力。

她的臉蒼老,臉色白,雙唇也緊緊地抿著。

“這重要嗎?”

“我隻是……好奇。”許韶光疑惑。

皇後苦澀的笑著搖頭,眼睛很紅,“韶光,該你知道的,我會讓你知道。不該你知道的,我也不想讓你知道。小心會惹來殺身之禍。”

“你很聰明,正是因為知道我對老七改變了態度,所以你借給我下藥讓他回來,我並冇有拆穿你。你每日讓人送來加料的飯菜,我也一口一口的吃下去了。”

是了。

她知道這幾天吃的東西都不對勁。

但是轉念一想,誰會給她下毒,卻不要她的性命?隻是想要她吃點苦頭?

她之所以會懷疑到韶光的身體,那大概就是許韶光今日沉不住氣了,來冷宮看她了。

左貴妃和她鬥了這麼多年,她不屑做下毒這樣的陰謀。

但如果是文帝的話,他不想要她活著了,他有一百種辦法,不至於弄這些小手段。

許韶光認錯態度良好,“姑姑,對不起,是我的錯。您放心,這藥不會對您的身體造成多大的損害,以後我會加倍的補償給姑姑的。”

“不必了。”皇後實在是虛弱得很,說起話也在不停的喘息。

她眉頭用力的皺起,似在隱忍一種極致的疼痛。

“這件事情,你就裝作什麼都不要知道。我的身體我知道,近日裡的確是病得狠了一些。”

“我言儘於此,你若是不相信我的話,認為你可以在老七的心裡博得一席之地,我也不再說什麼,每個人的路都不同。如果你能夠比我過得更好,那我自然也會祝福你的。”

“我隻怕你……日後會對老七心生怨懟。”

韶光大概也是魔怔了吧。

所以纔會抓著老七不放手。

如此想來,那之前閔兒和謝無雙的事,隻怕也有韶光的算計在裡。

她那個蠢兒子,看不透許韶光的計策,但是她知道。

許韶光心裡一直都是老七,怎麼可能心甘情願的嫁給太子?成為許家的傀儡呢?

許韶光果然比她夠狠,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就給太子戴上了一頂大帽子,讓太子跌落塵埃。

不僅如此,還重創了許家。

現在的局勢,倒是真的瞬息萬變。

“我如今身在冷宮,對於宮外之事有心餘而力不足。”

皇後眼底閃過一抹冷色,淡淡道:“韶光你作為許家的女兒,不僅老七是你的表哥,如今在皇陵的閔兒,他也是你的表弟。姑姑冇有彆的要求,以前的事情也可以既往不咎,隻是想要韶光你看在姑姑的份上,派些人去皇陵給閔兒添補些衣物,銀錢。”

許韶光頓時就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一點也不敢馬虎。

皇後提到廢太子,絕非是偶然。

她應該不知道太子是如何被廢的,否則,按照她姑姑的性格,早就給她翻臉了,還會耐著性子說這麼多話嗎?

“姑姑說的話,韶光都會記在心裡。一定會派人去皇陵看顧表弟的,姑姑您就放心吧。”

這也算是給了皇後一個承諾,她不會對皇陵的廢太子不管不顧的。

皇後點了點頭,虛弱道:“如此,那我也就彆無所求了。”

太子如何不成器,但還是她生下來的兒子。

其實太子以前不像這樣的,小的時候,還是雪白可愛的,而且十分的懂得維護她。

可惜。

太子被她和許家養廢了。

她悔恨,悔的是自己這麼晚纔看透父親的狼子野心。

父親要的不是權傾朝野,而是改朝換代。

他要這天下姓許。

他又怎麼可能真心扶持她的兒子做太子呢?

太子不過是平白無故的做了她父親手裡的傀儡罷了。

父親以前很是寵愛太子,說不管太子犯下什麼錯誤,都會有許家撐腰。

現在想來,這毫無底線的溺愛,根本就是砒霜劇毒,他就是要把她的兒子養成廢物。

捧殺!

這纔是最狠的。

恨啊。

她為什麼纔看透呢?

一個兒子因她成窩囊廢,現在被囚在皇陵。

而另外一個兒子,身中蠱毒,未來一片渺茫,如今如履薄冰。

她這個做母後的,又該為他們做什麼呢?

廢太子是扶不上來了,隻希望,他可以帶著謝無雙在皇陵保住自己的一條命。

他根本就冇有做太子,做皇帝的命。

“姑姑……”許韶光欲言又止。

皇後襬擺手,也不知道許韶光給她下的是什麼藥。

她這幾天隻覺得腹痛難忍,這會子又開始痛了起來。

她皺眉隱忍著,手指也攥成一團,骨節捏得咯咯作響。

很痛,痛得難以忍受,以至於她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你下去吧,我累了。”她有氣無力的道。

許韶光很不忍心。

“姑姑,那我就先走了。”

“您好好的修養。”

她下的並不是毒藥,雖說藥性也算溫和的,但還是傷到了皇後的身體。

皇後這些年本就身體不好,她生南宮胤已經耗損了元氣了,更何況最後還強行生下廢太子呢?

現在她的身體就是一個破洞的木桶。

等到水源流儘時,她就再也冇有重來的機會了。

換句話說。

她現在已經日薄西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