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樣的眼神太狠戾了,要想讓謝蓁感覺不到都難。

謝蓁似有所感的回頭。

然而看過去的時候,卻什麼都冇看到,人太多了。

她搖搖頭,或許是她的錯覺,這裡人這麼多,都是來看病的,看她應該也很正常。

謝蓁不再做他想,繼續給少年拿藥。

而那暗處的角落裡,方纔看謝蓁的人已經悄悄的退開。

偏僻的角落裡,男人滿臉的狠意,嘴裡也罵罵咧咧的。

“七王妃?南宮胤的女人?”

“嗬,自投羅網,來送死那就不要怪我了!”

他身邊也圍了幾個難民打扮的百姓,不過一看就知道是練家子,這些人都是負責保護他的。

其中有一個人道:“少爺,太師有令,讓您在這裡好好的待著,千萬不要去惹事,等到合適的機會,他就會派人把你接走,我們千萬不能亂來。”

剛纔那個男人就是許世光,許韶光的弟弟,他們是一母同胞。

偏偏許世光隻是一個廢物,隻知道燒殺擄掠,強搶民女,惡貫滿盈。

比起劣跡斑斑的許世光,許韶光纔是正常人。

許世光長相也還算俊朗,就是眉宇之間的戾氣太重,看著很殘忍。

他惡狠狠地道:“你給我閉嘴,我要做什麼還輪得到你插嘴?我是主子還是你是主子?”

“屬下不敢。”手下連忙低頭請罪。

“你不敢?我看你敢得很,我是你的主子,你是奉命來保護我的,既然是祖父把你給了我,那我做什麼,你都要聽我的。你還敢多嘴?等我回到京城,我一定要讓祖父拔了你的舌頭!”

許世光咬牙切齒地道。

“少爺,屬下知錯了。”手下跪地砰砰磕頭。

這少爺分明就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

他不怕自己死,隻怕惹怒了這位少爺,到時候牽連他在京城的家人。

許世光踹了他一腳,居高臨下的道:“早這麼聽話不就好了嗎?你給我準備一下,我要殺了謝蓁,我要是不殺了她,我就不叫許世光!”

“可是七王妃是來治鼠疫的……”手下不可思議的抬頭。

這要是殺了七王妃,那這一城的百姓……

許世光雙眼一眯,彎下腰,一巴掌甩在了手下的臉上。

“我讓你去你就去,你還敢質疑我的話了?安排好人手,我要謝蓁的命,否則,你就準備好交出你自己的命吧!”

許世光眼底帶著癲狂的狠毒,“南宮胤敢送我來這裡,我就要他付出代價,雖說他是姐姐的心頭愛,我不能傷他,那他的女人,不見得我也不能對付了。”

許世光從小到大天不怕地不怕,他可以殺所有人。

但是許韶光是他的姐姐,他打從心底裡喜歡這個姐姐,隻要姐姐想要的,他一定會搶來給她,姐姐不喜歡的,那也不應該活在這個世上。

謝蓁搶占了姐姐的位置,那謝蓁也去死好了。

他隻要他的姐姐開開心心的!

而且,他本來也就憎恨謝蓁,要不是南宮胤,他怎麼會來這裡吃苦受罪?這裡可冇有那麼多的漂亮女人玩,這裡也不在他祖父的勢力範圍內,他還得日日夾著尾巴做人,不能隨心所欲,不能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所以啊。

謝蓁來了。

那謝蓁必須死啊。

謝蓁不死,他姐姐怎麼搶回南宮胤呢?

不過,他也不知道南宮胤有什麼好的,姐姐為什麼對南宮胤念念不忘。

但他也不需要知道,隻要姐姐喜歡的,那就都給姐姐好了。

誰叫她是他的姐姐呢?

他快要回京城了,弄死謝蓁就當作是給姐姐的一份大禮吧。

姐弟相見,他怎麼可以不送一點禮呢?

“哈哈哈……”許世光撫掌大笑,病態而癲魔。

他眼底儘是惡毒的神色。

“屬下這就去計劃。”手下連忙道。

“這才聽話。”

“以後回到京城了,你們都可以根本本公子混,本公子以後可是要做皇帝的人,你們這些卑賤的螻蟻,好好的為本公子賣命!聽到冇有?”

手下麵露驚恐之色,公子真的是瘋魔了,青天白日的居然敢說這樣大逆不道的話。

許世光以為,許太師籌謀大周的江山,為的就是改朝換代。

且不說許太師會不會贏。

就算許太師贏了。

許太師會登基,可他並不一定就是儲君。

許家家族的人太多了,就單是嫡係也並不止他們大房這一脈啊。

許世光繼續大笑著,猖狂的笑聲迴盪在上空,那麼的恐怖瘮人。

他那麼的高興得意。

彷彿已經看到了謝蓁淒慘無比的死狀。

……

重症的病人也很多,謝蓁從早上一直看診到傍晚,她已經累得不行了,筋疲力儘了,但是還有那麼多的病人。

病人的病是不能拖的,謝蓁隻得打起精神繼續。

不過,嫉妒勞累的情況下,晶片也接收不到她的意念,也就不會出庫藥了。

但她已經知道病症了,所以隻要對症下藥就可以了。

她和眾位大夫忙碌了一天一夜,謝蓁都怕她自己再次猝死了,這纔看得差不多了。

重症病人因為有她的藥,是穩定下來了。

即便是她不能出庫藥了,還有大夫的中藥方子。

一些輕症的病人,便由軍隊抓取藥方一起熬藥,藥水熬出了一大鍋,感染的病人紛紛排隊領藥。

謝蓁一天一夜冇閤眼了,隻覺得頭昏腦脹的,她必須要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清風也一直冇休息,眼睛都冇閉一下,一直在幫她。

謝蓁眼看著就要到自己的住所了,她接觸了這麼多的病人,現在也不能離開難民營,萬一她出去了,把其他人感染了也不好。

她的住所在難民營裡。

不過離難民營集中點有些遠。

她揉了揉滿是紅血絲的眼睛。

“清風,我馬上就到了,安全了,你也快回去休息。”謝蓁的聲音沙啞。

人不是鋼鐵,不休息怎麼行呢?

“那王妃您先休息。”

清風看了看,她的住所離這裡也就隻有幾步路了,他是男人,到底是不方便靠太近。

他也就轉身走了。

謝蓁也繼續往屋子裡走去,也許是因為熬夜太久了,整個人都昏昏沉沉你的,誰料,她跨過台階的時候,眼前一花,一腳踩空了。

熬夜太久的後果,那就是腦袋腫漲,眼睛刺疼,連手腳都不聽使喚了。

她整個人就狼狽的要跌下去——

就在這危機時刻。

有人從她身後飛快奔來,一隻手,及時的拉住了她的手腕,輕輕地一帶,她便換了方向,跌向了一個充滿清盈花香的懷抱。

迷迷瞪瞪之間,她隱約看到了一雙漂亮的綠眸,那眼眸像是染了最美的春意,瀲灩而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