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南宮訣以為他會深陷在這個似曾熟悉的夢裡而無法脫身的時候,突然之間,他所處的世界開始崩裂,彷彿這隻是一個虛假的世界,現在所有的一草一木都在破裂,墜毀。

腳下的大地也裂開了恐怖的縫隙,他試圖著逃跑,但身影卻像是被一股吸力吸著,不斷地把他往縫隙裡吸進去。

他怎麼掙紮也於事無補。

最後,隻能掉入了黑漆漆的縫隙裡,就像是落入了一個無底洞裡一樣,那種失重的可怕感,讓他內心的驚恐瀰漫。

他忍不住叫了出來。

“啊!”

南宮訣猛地從從床榻上坐起來,後背滲出了一層密密麻麻的冷汗,他起來的時候,意外扯開到了胸口的傷口,痛得他呲牙咧嘴的。

他伸手捂住胸口,臉上滿是痛楚的神色,嘴唇也很蒼白。

四周很安靜,眼前是是一片模糊的昏暗,他的思緒有片刻的發怔。

這是……

原來隻是一場夢嗎?

他環顧四周,低頭的一瞬間看到了床邊睡容安靜的謝蓁。

她趴在他的床邊,雙手交疊在臉下,隻露出了半張臉龐,她閉著眼睛,眼睛的睫毛很長,就像是一把扇子一樣,那麼的濃密,好看。

他被她此時的容顏所迷惑。

他的腦海裡突然闖入了一個想法,她怎麼會在這裡?

他的傷口是不是她包紮的?

他記得,在他昏迷過去的時候,似乎被誰抱住了,那懷抱和母妃一樣溫暖和柔軟。

抱著他的人是不是謝蓁呢?

南宮訣怔怔地看著她,他忍不住低頭,鼻尖和她的臉龐一點點的湊近,他覺得她很真實。

她就在他的麵前,觸手可及的地方。

她的呼吸是那麼的清淺,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麼美夢,嘴角牽起來的弧度也那麼的好看。

她在做什麼夢?

是有關於南宮訣的嗎?否則,她怎麼會如此的高興呢?

真是不巧。

他做的不是美夢,而是一個有關於她的噩夢。

現在他夢醒來了,他才覺得那個夢是那麼的荒誕不羈。

在夢裡的他居然想要以皇後之位娶她,可她不要呢。

她不要。

所以,她為南宮胤殉葬了。

其實那隻是一個虛幻而飄渺的夢境而已,那一切都隻是假的。

很奇怪,明明是假的,為什麼他會覺得,看到她決絕的用刀刃劃破她的手腕的時候。

鮮血從她的傷口漫流出來,他作為一個透明的存在,甚至會為她心痛,也想要給她一條活路。

多疼。

那一定很疼啊。

她是怎麼忍受得了的呢?

南宮訣忽然就很心疼,他揚起手,微冷的手指尖溫柔而眷戀的撫摸過她細緻的眉眼間,他眼尾帶著柔和的笑意,眼神是那麼的虔誠認真,像是想要把她的五官描繪到心裡。

他在想一個問題,如果那個夢是真的。

不如果他是夢裡的南宮訣,那他會不會做出夢境裡的那個人的一樣的選擇呢?

但是。

他想。

他應該是捨不得,也不願意的。

他也有自己的驕傲,她看不上他,那他還不屑呢。

她自要殉葬,那如她所願就好了。

他在想一件事情啊。

謝蓁那麼的愛南宮胤,如果知道死後都無法和南宮胤在一起。

謝蓁的心會有多疼啊?

是不是比他還要疼呢?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或許是真的喜歡了,或許是真的動心了。

他一點也捨不得謝蓁心疼。

捨不得。

真的不捨啊。

此時,暖黃色的燈光溫柔的遊離過他的眉眼,他整個人都顯得很虛弱,臉色很透明。

但是眼底卻是有種溫暖的感情存在的。

一夕之間,他像是褪去了所有的鋒芒,變成了另外一個模樣。

他不知道謝蓁所帶給他的這種改變好還是不好。

因為求不到答案。

不到最後的結局,誰又能知道最後是什麼結果呢?

南宮訣慢慢地縮回自己的手,他低低道:“阿蓁。”

“原來也你會給我治傷啊。”

“我倒是希望,這傷永遠都不要好起來了。”

傷口是會癒合的,隻是傷痕會永久存在。

他想,謝蓁親自給他治過傷了,那不管過去多少的歲月,謝蓁永遠都不會忘記他這個人,也不會忘記他曾經為她受了一劍。

劍傷在胸口的位置,差點要了他的半條命。

南宮訣歎息一聲,忍著胸口的疼痛,他慢慢悠悠的下she

並不想要驚動謝蓁,所以他的動作很輕。

他把自己的外衣,披在了謝蓁的身上。

他又低頭,在她的額頭上,留下了一個親吻。

他道:“祝你做一個好夢。”

現在,他要去解決那些麻煩,就比如敢動到謝蓁頭上的許世光。

南宮訣出了屋子,身影禦風而起,消失在了夜色裡。

他走後,清風也立刻從陰暗裡走了出來。

他一臉的駭然和震驚,像是看到了什麼不可思議的畫麵。

的確。

清風看到了南宮訣低頭輕吻謝蓁額頭的畫麵。

他也是後來才知道,南宮訣為救謝蓁而受傷了。

但是,他也立刻把資訊傳回了京城了。

不知道王爺那裡是什麼情況,如今情況還好不好呢?

他有點糾結,關於南宮訣所做的這個親密動作,他要不要也一起傳遞迴去呢?

那王爺知道了,不得大發雷霆嗎?到時候……

清風想了想,還是決定把這個事瞞下來。

他當然也不是怪罪謝蓁的意思,謝蓁知恩圖報,這冇什麼錯的,而謝蓁現在也是什麼都不知道,冇理由怪罪謝蓁。

他不說,隻是不想王爺過早的和南宮訣對上。

如今皇上對六王爺的態度還未明,很曖昧,萬一……真的是不簡單。

那不是讓王爺觸了皇上的黴頭嗎?

京城。

南宮胤蠱蟲已解的訊息,很快就傳開了去,最開始是他的麵容,他不戴麵具了,那終日會追隨他的麵具,居然也有拿掉的一天。

他恢複了以往的豐神俊朗,人也如芝蘭玉樹一般挺拔。

南宮訣的蠱蟲所解的訊息,同時也傳到了很多人的耳朵裡。

每個人對此的態度都不一樣。

但是,卻有幾個人是大失所望的,因為他們都想看著南宮胤死在蠱蟲的控製裡,誰知道這麼凶險的蠱蟲居然被南宮胤逃過了一劫。

這可以說是蒼天保佑。

最先知道這個訊息的人是許太師,他也是杜九野傳給他的,杜九野現在便是真的視南宮胤和謝蓁為死敵。

南宮胤以後會是南宮訣最強有力的對手,他們兩虎相爭,必有一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