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陰冷的聲音被雨聲裹挾著劃過清風的耳邊。

他握劍的手驟然一緊,在一瞬間的怔愣時,周圍的死士已經紛紛亮起了長劍攻向了他。

一時間,劍光霜寒如雪,劃過他的眼前。

清風忙不迭是的抵抗,眼角餘光卻還是看到了牆角的那一抹身影。

許世光踩著漫不經心的步伐走了出來,一張臉在陰暗裡慢慢地變得清晰,明明滅滅的火光搖曳過他的臉龐,他眼底的陰鷙濃厚如黑夜。

“許世光……”清風聲音大吼。

謝蓁一直躲在門口,現在才知道這人是誰。

許世光?

居然是許韶光的弟弟?可是看起來,他和許韶光不是很相似。

這個人骨子裡都透著一股邪惡和壞。

這是謝蓁和許世光的第一次見麵,但是謝蓁已經感覺到了許世光對她的憎恨和厭惡,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怎麼也無法掩飾的。

被許世光的眼神盯著,謝蓁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好似被一條毒蛇纏住了,心臟也開始發緊。

清風和死士過招,許世光則在看好戲。

他看著謝蓁,笑聲輕輕,“七王妃,初次見麵。”

“喜歡本公子送給你的這份大禮嗎?”

“你我來打個賭吧,你說清風可以撐到多久?”

清風的武功也不錯,但是雙拳難敵四手,他在包圍圈裡廝殺奮戰,身上和臉上都被雨水淋濕,透著一股清冷的光。

清風的眼神是那麼的堅毅。

謝蓁的目光微微一動,她啞著嗓音:“你是衝我來的?”

許世光直接就承認了,冷冰冰地道:“對,你還不算是太愚蠢,我當然是衝著你來的。誰叫你這個鄉野村婦搶走了我姐姐的位置?你也不看看你是什麼身份,我姐姐可是許家千尊萬貴的嫡女,她生來就是要做太子妃,要做皇後的,她尊貴無比,你根本就不配搶走她的東西!”

許世光越來越激動,眼神也就愈發的凶惡,恨不得把謝蓁一口一口的撕碎。

謝蓁已經聽膩了這些人對她的羞辱了,她心想,就不能換一點有新意的詞嗎?

謝蓁板著臉道:“我配不配也不是你說了算,隻要南宮胤覺得我值得,那我便是值得。”

“你又是誰?你憑什麼來置喙我和南宮胤之間的關係?”

“嗬。”許世光陰冷笑著,顯得他似一個惡魔。

“你真是死鴨子嘴硬啊,我就大發慈悲的告訴你吧,誰說南宮胤一定就是喜歡你?你們才認識多久?他不過是迫於無奈娶了你,他和我姐姐可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情誼難道還比不過你?你又有什麼好得意的……”

許世光一口氣說下去,徹底撕開了許韶光隱忍的真相。

“我告訴你,南宮胤現在會這麼對我姐姐,是因為你的存在。隻要你不在了,你死了,他的心就會重新回到我姐姐的身上,我不允許任何人搶我姐姐的東西。包括七王妃的位置……”

謝蓁冷笑。

這簡直就是謬論!

許世光敢情是來為了許韶光出頭的?都想要她死嗎?

“你就是想我死?”謝蓁冷靜地道,“那我可以告訴你,如果南宮胤知道我死在你的手裡,就算你姐姐是許韶光也無計可施。”

她深呼吸一口氣,篤定地道,“南宮胤會殺了你。”

一字一句,清清楚楚,清晰有力。

南宮胤會殺了許世光的。

許世光突然張狂大笑,瘋癲可怕,“殺了我?他敢嗎?他會嗎?他會知道我姐姐為什麼離開他的真相,到那時候,隻怕你的死什麼都不能挽回,反而南宮胤會為我姐姐心疼到死。”

這句話,透露出了一些資訊。

謝蓁的手指發僵,大概……

在這一瞬間,她就聯想到了上次在菩提寺給許韶光看病的事。

難道許韶光離開南宮胤真的是有苦衷的?

“看在你是一個將死之人的份上,本公子便好心的告訴你吧。我姐姐從來就冇有背叛過他,故意和他決裂,那不過是為了討好祖父的歡心,從而得到許家商業的控製權,她是為了討好祖父,為了給南宮胤鋪路!”

許世光眼睛猩紅,很不甘心地大吼,“我姐姐那麼愛他,怎麼可能因為他中毒毀容就不要他了?我姐姐曾經為了去找他,被祖父打斷了一條腿!這些年,我姐姐心裡愛的人也就隻有他!我姐姐……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為他經營。”

漫天雨水潑灑而下,很快,許世光渾身就被淋透。

他很早就想告訴南宮胤這些事了,可是姐姐不許。

姐姐說,他不知道的,最好永遠都不要知道。

她總以為,等到大局已定,她還可以和南宮胤從頭再來。

誰知道謝蓁這個賤人半路殺出來,毀了她姐姐所佈置好的一切。

話語儘數傳到了謝蓁空白的腦海裡,她臉上本就冇有表情,現在更是慘淡得可怕。

四周萬物都失去了所有的聲音。

她眼前的景象也突然模糊,唯獨隻能看得清楚許世光那猙獰而悲憤的表情。

她忽然覺得,心口好像空了一下。

許世光卻繼續不甘心的怒吼,“憑什麼?這世上有這麼好的事?我姐姐為了他連生死都不顧,為了他謀劃至今,憑什麼你可以輕易搶走這一切?所以啊,我讓你死一個明白,為了我姐姐,你必須死!你活著,便永遠是我姐姐的絆腳石。”

“殺!”

“連同著清風給我一起殺!”

許世光徹底瘋狂,癲狂地大吼。

他的聲音落下,原本招招狠戾的死士,現在更是豁出去了一般,不要命的襲擊著清風。

清風全神貫注的應付著,漸漸地還是落入了下風了。

他也冇有三頭六臂,在這麼多死士的圍攻下受傷也是必然的事。

清風的胳膊先被劃破了一刀,鮮血如注。

他強行穩住氣息,揮劍繼續和死士他們廝殺。

許世光已經在一步一步的靠近謝蓁,他的武功不好,但是殺謝蓁卻是輕而易舉的事。

清風看情況不好,他白著臉大喊一聲。

“王妃快跑!”

“不要管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