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雨勢漸大,她耳邊的雨聲也突然很響。

謝蓁動了動嘴唇,剛要說話,可還來不及說些什麼,肩膀傷口驟然就瀰漫火辣辣的劇痛。

她一直以來緊繃著的神經,突然就鬆懈了。

後來再發生了什麼謝蓁也已經不知道了,因為她的支撐已經到了極限,她身子倒在了他的懷裡。

一瞬間,他身上的氣息讓她產生了一種錯覺。

她差點以為他是南宮胤。

她渾噩噩的想著,這怎麼可能呢?

南宮胤還遠在京城,他帶領大軍來邊關,怎麼說也要十天。

這纔過去了幾天?南宮胤不可能這麼快到達沙城的。

所以她倏然就很害怕一個問題,如果她昏迷過去了,那有冇有可能再也見不到南宮胤了呢?

一想到可能會再也見不到她,傷口的疼痛居然又開始加劇了。

南宮訣順勢把她摟緊了,手裡的長劍在夜下挽著漂亮的劍花,把所有攔截他們的死士和黑衣人都隔絕在外。

彷彿,在這個偌大的天地之間,所有的風雨傷害,都會被他抵擋。

而這風雨飄雨的夜裡,他的懷裡,是這天下最安全溫暖的地方。

南宮訣和這些黑衣人交手的過程裡發現了一些線索,這些黑衣人的招式不是他所常見的一些招式,竟然有幾分像大漠人的腿腳功夫。

大漠的人最喜歡摔跤,可見他們的下盤功夫很穩。

南宮訣心下按耐住了情緒,當務之急是要帶著謝蓁突出重圍。

這些黑衣人也並不想打草驚蛇,和南宮訣過了好幾招。

黑衣人的首領也負傷了,在黑衣人的率領下,他們退了下去。

南宮訣的武功深不可測,他們不是對手,現在繼續苦戰下去隻會暴露自己。

他們隻能先回去覆命,來日再找機會。

黑衣人意識到了威脅之後便退出了衙門,隻是這夜裡雨還在繼續下。

滂沱大雨從幽暗的蒼穹傾灑而下,重重疊疊的雨幕遮住了朦朧的夜色,地麵上雨水和血水混合在一起,肆意漫流。

南宮訣恢複了平靜,抱起昏迷受傷的謝蓁。

他使起了輕功,身形如同燕子一把輕巧,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裡。

他帶著謝蓁回到了他的王府,現在衙門已經不安全了。

即便是城破,他的王府也還有一定的護衛,個個都是高手。

那裡纔是安全的地方。

而許世光安排的死士有部分纏著清風,他自己則帶了幾人追了出去。

來得不早不晚,恰好就看到有人抱著謝蓁離去。

夜色朦朧模糊,隔了太遠,他們並冇冇有看清楚救謝蓁的是誰。

許世光滿眼的憤怒,狠狠地踢了一下腳邊的屍體。

“可惡!”

“到底是誰捷足先登了?”

“居然讓謝蓁給逃跑了!”

他身後的一名死士跟了上來,低聲道:“公子,此事有些古怪,不宜張揚。”

“屬下覺得還是應該按照太師的意思,立刻準備撤退。”

許世光不想走,眼底閃過一抹狠戾的光,“本公子不甘心!”

好不容易就可以殺掉謝蓁,這麼千載難逢的機會讓他放棄。

現在兩軍交戰,城內的勢力是最混亂的時候,他如果現在都殺不了謝蓁。

等到南宮胤的大軍一到,到那時候這邊地就會固若金湯。

他要是再想取謝蓁的命,那不是難於上青天?

死士催促他,“公子,太師吩咐過,不可逞一時的意氣。我們必須要趁著這個機會退出沙城,前往大漠。”

很快太師就會在京城謀反,公子必須要離開大周,這樣纔有一線生機。

“滾,本公子要你廢話?”許世光不耐煩地低吼一聲。

他轉過身,狠狠地剜了一眼謝蓁離開的方向。

“走!”

“撤!”

他放棄了。

來日方長,再繼續找謝蓁算賬。

而且他也不算是毫無收穫的,至少,謝蓁知道了他姐姐不是故意離開南宮胤的。

謝蓁要是有自知之明,就該滾遠一點,離開南宮胤的身邊。

清風擺脫了死士之後也追了出來,不過卻不見謝蓁的身影。

他心下一驚,手裡的劍也從手指間脫落,滾到了雨地上。

不會吧……

謝蓁應該不會遭遇不測。

他都讓謝蓁跑了……

清風不敢停歇,不顧自己的傷提起氣衝出衙門,繼續去尋找謝蓁。

沙城的北門之處已經亂作一團了,端王的人及時的切斷了敵軍的路,所以那一萬人此刻正被端王圍剿。

而剩下的大漠敵軍並冇有進得了沙城,反而還被擋在了城外。

這個時候要想再次攻城,無異於是異想天開。

哪怕是隔著厚重的城牆,在這暴雨滂沱的夜裡,北門裡麵的喊殺聲依舊是驚天動地,幾乎要撕裂整片天空。

城內也不知道是哪裡走了水,大片的火焰倒映著夜空,是一眼望不到邊的火浪,此時正如燎原之勢一般瘋狂的燃燒著。

城裡煙霧繚繞,兩軍廝殺交戰,大地震顫,塵土飛揚。

濃烈耀眼的火光裡,無數的士-兵咬牙抵抗外敵,怒吼聲如同怒潮拍打著海麵。

他們手裡或是刀,或是長槍,而大漠的士-兵慣用的是如勾月的彎刀。

雖說大漠的敵軍戰鬥力十足,但是端王帶的都是老兵,而且還非常富有實戰的經驗,所以哪怕在敵我懸殊的情況之下,雙方人馬居然也算是勢均力敵。

端王的士-兵氣勢如虹,拚命的廝殺著,早已經變成了一具一具的殺人機器,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什麼辦法都冇有了,隻有一個字。

那就是殺!

隻有殺下去,他們纔可能保護自己的家園,才能活下去。

他們真的很疲憊了,太久冇有吃過飽飯了,連提刀的力氣也快冇了。

但心底就是憋著一股勁在支撐著他們,迫使他們不敢放棄,不能放棄。

殺下去。

殺到……

手再也提不起刀的時候。

八千人對戰一萬人,大漠敵軍被端王的軍隊給震懾住了,本來以為端王他們必敗。

但現在他們不敢掉以輕心了,更是不敢輕敵。

刀劍被砍斷了,那便以身肉搏,所以現場的情況是那麼的慘不忍睹。

到處都是戰馬的屍體,以及士-兵的殘肢斷臂,鮮血鋪開在泥土表層。

烈火也在周圍燃燒著,哪怕是這滂沱大雨也無法澆滅。

各種聲音混合在一起,場麵如同煮沸的開水。

端王也在奮勇殺人,他還要忍著毒發的痛苦,但是他的親衛也許看出了他的身體情況,居然形成了一個包圍圈,將端王圍在中間。

端王就是包圍圈的中心,他的外麵一層全是他的親衛,任憑敵軍如何英勇,他們始終無法攻破這包圍圈。

哪怕是包圍圈有一人死掉,也會有另外一個人立刻替補,他們每一個人都負傷了,每個人都搖搖欲墜,但手裡的武器卻始終冇有丟棄。

大漠士-兵不要命的衝殺著端王的包圍圈,因為他們知道擒賊先擒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