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靜靜地注視著懷中人的容顏,一張臉蒼白如雪,但是額頭卻覆蓋著冷冷的汗水,整個人都因為在極致的痛楚在他的懷裡顫抖,抽搐。

南宮訣受過很嚴重的傷,無數次在生死邊緣徘徊,過往經曆過的所有的傷痛加起來都比不過此時內心的痛苦。

他不知道怎麼了,忽然覺得很難過,心中被砸開的那一個角落無法被任何動詞填充滿,隻有任由呼嘯的寒風往裡吹去,像刀子似的剮蹭他的血肉,讓傷口不斷的崩裂,流血,腐爛。

直到——

死亡。

他從來冇有這麼難過過,可這個時候,聽到她在昏迷裡叫南宮胤的名字。

她害怕的說還想要見到他,怕自己死了……就再也見不到了。

他的心彷彿被一隻手無形的抓扯著,疼到碎裂,再也無法拚湊成完整。

他沉重的呼吸著,目之所及,仍舊是她的臉龐。

燈火映在她的麵容和眉宇之間,讓她看上去是那麼的溫暖。

他卻再也無法從她的身上得到溫暖,隨著時間的流逝。

他的雙眼慢慢地變得變冷,如同千年不化的雪山,那光啊,冷冽得令人覺得可怕。

南宮胤……

她怕死,她怕見不到南宮胤。

他呢?

他算什麼呢?

他其實也很明白,謝蓁對他的態度一直是退避三舍的,在謝蓁的心裡冇有任何人可以比得上南宮胤。

可他也是真的……第一次,這麼真心的喜歡一個人。

這麼想要……一個人迴應自己。

她的身體滾燙如熊熊烈火燃燒,他的身體卻似一座冰雕。

冰與火撞擊在一起,隻會換來驚天動地的毀滅。

早就知道她心裡冇有自己,哪怕是朋友的關係他們也不是。

其實,他大可以不管她的死活。

端王已經去投降了,她留在城裡隻是死路一條。

彆說大漠的大軍,就算是大漠冇有攻進來,她這次受傷非同小可,恐怕撐不過兩天。

彆說她了,冇有止疼藥這些,她會被活活的疼死的。

他已經看過了,她的傷口那裡傷到了骨頭,估計要修養好幾個月了。

他如果在這個時候放開她。

她必死無疑。

可是為什麼,南宮訣想不明白,哪怕是在這樣艱難,孤立無援的時候,他內心從來就冇有要放棄她的想法。

他甚至是那麼的確信,他會用儘一切辦法讓她活下去。

他不想她死。

她也不能死。

人心不都是肉做的嗎?他一次次的救她於水深火熱裡,她難道還能對他這麼絕情嗎?

他不相信!

他要她活下去。

這個念頭一次次的闖入他空白一片的腦海裡,一次次的變得清晰。

他的內心隻聽得到這一個聲音了。

於是,溫暖迷離的燈火裡,他臉上的神色也一夕之間變得柔和。

冰山開始融化,如春風化雨那般的細緻溫柔。

他俯下she

薄唇貼到她毫無血色的額頭上,給予她深深地一吻。

他垂下眼,燈火便在他的眼簾下方投出一抹漂亮的陰影。

他動了動嘴唇,“謝蓁,你不會死。”

“我也不能讓你死。”

“你不想欠我,你不是想和我劃清關係嗎?我偏偏要你欠我,我要你和我一直糾纏。謝蓁……我會讓你活下去的。”

“不要怕……”

“我怎麼捨得讓你死呢?”

男人的聲音帶著幾分纏綿的不捨,可是眉眼間的光彩卻愈發的瀲灩,如同月下的湖麵,閃爍著粼粼波紋。

他不會讓她死。

於是,為了謝蓁的傷情,為了她可以快點得到更好的醫治,南宮訣當機立斷立刻棄城而去,直奔黃河郡去。

端王要這麼愚蠢的投降,那他也無計可施。

這不過是六萬愚蠢的百姓而已,他們隻知道活著,哪怕是像一條狗一樣活著,哪裡懂什麼政-治和軍事呢?

就在南宮訣帶著謝蓁離開沙城的第二天,大漠五萬大軍-長驅直入沙城,百姓們為了免遭屠戮,還主動打開城門迎大漠士-兵入城。

他們每個人都是那麼的害怕,那麼的驚恐,怕大漠的人言而無信,就算端王投降了,他們依舊會屠城!

端王會為了百姓主動投降,這一點屠梟也是冇有意料到的。

隻不過,他欽佩端王這樣的人,所以也真的答應了端王不會屠城。

前提條件是,端王不得尋死,做大漠的俘虜。

就這樣,端王一人被囚在了大漠的營帳裡

而屠梟並冇有做入城的先鋒軍,先鋒隊伍是宇文平所率領的,他要做第一個入城的人,宇文平好高騖遠,為人殘忍毒辣,就算百姓們開城迎接他。

但他還是直接下了一道命令。

“殺!”

“大周不是一直流傳著一句話,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宇文平狂妄而殘忍的下了命令,他所帶領的先鋒軍隊全部都是精銳,而且城內也無一兵一卒了,所以先鋒軍隊便立刻執行了宇文平的命令,見人就開始屠殺!

宇文平還下了另外一道軍令,“城內女子,我的部下皆可以享用!”

宇文平無疑是狠毒的。

先鋒軍隊肆意屠戮城內的百姓,孩子,老人,年輕的男人,唯一逃過一劫的是那些女人。

隻不過,她們卻淪為了大漠士-兵的玩物。

這一天啊。

沙城內的街道上,四處都是人的殘肢斷臂,屍體堆了一層又一層,最後幾乎都冇有敵方下腳了。

整個城內,空氣裡都是那種濃濃的血腥味。

痛苦聲,慘叫聲,求饒聲。

響徹了天空——

屠梟得知城內狀況的時候,百姓們已經所剩不多了。

先鋒軍隊已經被鮮血刺激得興奮發狂了,這是屬於他們的勝利。

他們要狂歡,他們要放肆,他們要屠戮!

屬下回來稟報屠梟的時候,那位久經沙場的戰將雙目猛地瞪大,隨後發出了狂怒吼聲。

他一腳踹翻了士-兵,怒吼道:“你們把本相的話當作耳邊風?本相說了不許屠城,你們是不是通通想死?”

“傳本相的軍令,立刻把宇文平抓捕回軍營,他無視本相的軍令,軍棍一百!以儆效尤!”

屠梟真的差點要被氣得爆炸了,行如此無人道之事,宇文平腦袋裡裝的都是屎嗎?

殺?

大周有多少人,大漠殺得乾淨嗎?

這無疑是會讓接下來的戰-爭更難,會讓每一個大周士-兵憤怒!

南宮胤帶領的軍隊已經要到黃河郡了,他們要是不快點結束,到時候情況會更加的膠著。

可是這個廢物,居然下令屠城!

屠梟氣得七竅生煙。

他乃是一軍主帥,他當三軍麵前答應端王不會屠城。

現在宇文平如此陽奉陰違,以後其他國家的人怎麼看大漠?

恐怕都會覺得大漠人是言而無信的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