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胤的神色淡淡的,但卻有幾分居高臨下的意味。

顧懷生握緊拳頭,毫不畏懼的和他對視。

他眼底也是暗流湧動,琥珀色的眼眸裡燃燒著熊熊烈火,彷彿要把這世間的萬物都燒成灰燼。

“南宮胤,如果你不是生在皇室,你以為你又比今時今日的我能夠高貴出多少?”顧懷生冷怒道,“我不想和你爭吵,我隻告訴你一句話,如果謝蓁有任何的事,我都會算在你的頭上的。”

顧懷生其實也並不是非要針對南宮胤,他隻是見慣了人心,知道這皇權對一個男人的誘惑力有多大。

如果南宮胤真的是覺得,皇位唾手可得,所以不在乎謝蓁這個糟糠之妻了呢?

他不管南宮胤是怎麼想的,他都要為謝蓁撐腰。

他要讓南宮胤忌憚,至少不敢肆意的放棄謝蓁。

他要的,其實也就是南宮胤的一個態度。

為了謝蓁的安危,顧懷生也可算是費儘心機了。

他冇辦法啊。

他這一生就喜歡這麼一個人,就對這麼一個人上心了。

他還能怎麼辦呢?

他當然是要……護她平安喜樂,長樂無極。

如果南宮胤真的覺得謝蓁配不上他了,他可以帶著謝蓁走。

謝蓁是他這一輩子都走不出來的美夢,是他窮極一生的追求。

他還是不習慣叫她謝蓁,更喜歡叫她無憂。

無憂,隻是他一個人的無憂。

隨著顧懷生的聲音落下,帳篷內的氣氛一時凝固,呈現出膠著的危險氣息。

南宮胤聞言,輕笑一聲,“顧懷生……”

“你真的是在關心你的妹妹嗎?為什麼本王覺得,你的手是不是伸得太長了?”

南宮胤是男人,同樣也瞭解男人,顧懷生對謝蓁的好超出了他的預料。

謝天羽也不曾這麼掏心掏肺的對過謝蓁呢,就算是謝無雙,謝天羽也冇有顧懷生這樣的態度。

顧懷生給他的感覺,不像是普通的兄妹,反而更像是愛而不得。

喜歡?

難不成顧懷生喜歡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謝蓁?

雖說不是親生的兄妹,隻是抱錯了的,那以前也是吧?

南宮胤有些想不明白,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顧懷生喜歡是應該是以前癡傻天真的謝蓁,而不是現在滿身光華的謝蓁。

可那時候……

他們分明還是兄妹!

顧懷生怎麼敢?

顧懷生……怎麼敢從小就有這樣的心思?怎麼敢覬覦……

南宮胤的眉頭狠狠地一皺,如果真的是這樣,那也就不難解釋為什麼顧懷生每次看謝蓁的時候,那目光都是炙熱如火的。

雖說顧懷生也已經很剋製了。

但是南宮胤明白,那不是看親人的眼神。

顧懷生麵上毫無波瀾,他比南宮胤想象之中的更為平靜。

但是,心底卻又是有幾分慌亂的。

南宮胤會看出什麼?

他不意外,隻是,他不想要謝蓁和他一起承受來自於世俗的目光。

“王爺你好自為之吧。”

顧懷生一甩衣袖,轉過身,很快便走出了帳篷。

他的步伐有些快,是那麼的利落,卻給人幾分急促的感覺,像是要逃避什麼。

南宮胤半眯著眼睛,一手玩轉著大拇指上的玉扳指。

這是之前掉落在冷泉被謝蓁撿到的扳指,後來又落入了許太師的手裡,再後來,許太師呈到了他父皇麵前。

如今,也算是物歸原主了。

這枚玉扳指,讓他和謝蓁之間鬨出來了好大的笑話。

顧懷生走後,南宮胤也坐不住了。

“燕七。”他朝著門外叫了一聲。

須臾之間。

一道黑影便如風而至,悄然跪在了他的帳篷裡。

燕衛是青銅門最高級的殺手,平日裡也不負責出任務,大多數時候都是為他辦事的。

這一次青銅門的人全部都出動了,國難當前,南宮胤還是分得清楚大是大非的。

他所護的不是他父皇的大周,而是天下百姓的大周。

大漠人屠城的暴行,不能夠再在其他的地方上演。

燕七跪在下方,低垂著臉,人都被陰暗的光影籠罩著,看不清楚麵容,很是模糊。

“王爺有何吩咐?”

“燕一有訊息了嗎?本王讓他追蹤許世光,現在許世光有什麼訊息?”南宮胤問。

燕七垂首,回道:“屬下還冇來得及稟報王爺,燕一已經回信了,他也在沙城,隻不過他在跟蹤許世光,並冇有和清風彙合。”

“王爺所料想的不錯,沙城被破之後,許世光被大漠丞相屠梟送出了沙城,前往了大漠和大月的邊地。”燕七沉默了一會,“不過並不知道許世光要去哪裡,是否還要繼續跟蹤呢?”

南宮胤的眼底掠過霜雪般的冷意,“讓他繼續跟著許世光,沿途留下記號,等到青銅門一旦騰出手,便把許世光擒住。”

“不過,皇祖父倒是有先見之明,許世光是許太師的孫子,屠梟居然會親自送他出城?”

南宮胤意味不明地道,“嗬,這其中的緣由本王也很想知道。”

話雖然是這樣說,但是南宮胤心裡已經有了初步的猜測了。

大漠和大周是敵對的情況,大漠擒住了端王,卻私自放走了許世光,這要是說許太師和敵國之間冇有任何的牽扯,南宮胤是一點都不相信的!

但是。

他也不敢相信,許太師怎麼敢?他怎麼敢通敵?

許太師果真是為了權利而昏聵了嗎?他知道他在做什麼嗎?

通敵。

他知道通敵是什麼罪嗎?

南宮胤想不通,為什麼許太師要冒這麼大的險。

那許太師又有什麼後招?

通敵,那麼敵國又許給了許太師什麼?

不過這還隻是他的猜測,但他務必是要派人拿住許世光的。

拿住許世光,不說是掌握住了許太師的軟肋,至少會讓許太師忌憚。

許家已經猖狂得太久了,應該走向滅亡了。

“是!”燕七應道。

“不過王爺,燕一也說了,在沙城破的前一晚,許世光派人去劫殺王妃,最後清風讓王妃逃跑了,從此王妃便失去了蹤跡。”

南宮胤沉吟片刻,“南宮訣呢?有冇有他的訊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