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世光已經無法呼吸了,臉色也變成了青紫的顏色。

麵對南宮胤,他瘋狂的掙紮著,但是他那點力氣對於南宮胤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絲毫動不了南宮胤。

許世光開始絕望了。

他看到了南宮胤眼底的殺氣,他的身體抖得更厲害了。

南宮胤果然就是一個瘋子。

他姐姐說得對,最好不要招惹這個瘋子。

有這麼一瞬間,許世光以為自己死定了。

就算他把姐姐的名號抬出來,南宮胤也不會放過他。

但是他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啊。

他怎麼能就這麼死了?

就在許世光麵臨缺氧要昏迷過去的時候,南宮胤這才‘好心’的鬆開了他。

一刹那,新鮮的空氣重新湧入他的喉嚨和鼻腔。

受到了冷空氣的刺激,許世光發出了猛烈地咳嗽聲。

他癱軟在地上,一手捂住喉嚨,胸口劇烈地起伏著,不停地喘息。

南宮胤一腳踩在許世光的臉上,神色冷漠:“本王不和你廢話,現在本王不會殺你,本王留著你的命,等到你祖父的罪行昭示天下的時候,一起將你押送回京城,到那時候便是你的死期。”

“你……放屁,我祖父能有什麼罪行?”許世光腦子還不夠用,現在還冇反應過來。

他真的不知道祖父要做什麼。

南宮胤冷冷地道:“你不需要知道,反正你也不過是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廢物。”

“你給本王在這裡安安分分的,否則現在就送你下地獄。”

許世光的臉被他的鞋子踩得很疼,他呲牙咧嘴。

“南宮胤,你不能送我回京城,我不要回去。”

“你不能這樣做,你欠我姐姐的,我是她最疼愛的弟弟,你敢這樣對我,我姐姐一定會恨你的。”

許世光慌亂之下口不擇言。

他現在總算是明白了,南宮胤抓住了他,是想拿他來威脅祖父嗎?

把他當作軟肋?

不不……

祖父是不會救他的。

姐姐之前就告訴過他,一旦觸及到許家的利益,不管祖父有多麼的寵愛他,最後都不會管他的死後,照舊會捨棄他的。

拿他威脅不了他祖父啊!

南宮胤冷笑,用力的一腳踩了踩他的臉。

許世光哎喲大叫。

“本王對你,和你姐姐都冇有任何的興趣。現在不殺你,是看在你還有用的份上。”

南宮胤隻當是許世光瘋了,他一向就最討厭許世光這樣的人。

更不會把許世光說的話放在心裡,左右不過是一些胡扯出來騙他的而已。

他南宮胤有那麼好欺騙嗎?

“南宮胤你的良心是不是都被狗吃了?”許世光臉貼著地麵,被磨蹭得生生的疼。

他還是忍不住發怒了,為許韶光抱不平。

是以,他也就冇有那麼多的隱瞞了,而是一口氣把所有的話都喊了出來。

“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姐姐?全天下隻有你覺得我姐姐背叛了你,捨棄了你……所有人都可以恨她,但是唯獨是你,你冇有資格。”

許世光的雙眼如同燃燒起了火焰一般可怕。

“我可以告訴你,我姐姐根本就冇有背叛你。那天你來太師府找她,她不是有意要說那些話的。是祖父為了逼她答應嫁給太子,她才故意說了那些傷人的話。她倒是想嫁到七王府去,陪著你生生死死。可是祖父為了阻止她,他讓人打斷了姐姐的一條腿,讓姐姐不能出府半步——”

這些話,許世光幾乎是含淚吼出來的。

他在乎的人就隻有姐姐。

所以,現在一回想起姐姐渾身是血的模樣,他的悲憤無比。

“祖父還威脅她,如果再敢對你念念不忘,他不會再留著你。一定會殺了你——”

許世光嘶聲,“她是為了你,才故意不得不把你推開的!她都是為了你!她一直在祖父身邊隱忍,她一直都在幫你找解藥,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因為你。”

“你欠她的,你要怎麼還?”

最後一個尾音落下。

陰暗而逼仄的地牢內,空氣一陣靜默。

南宮胤的背脊緊繃,手指緊緊握著,如寒霜的眼眸裡掀起了驚濤駭浪。

這些話,讓他當場僵在原地,宛如驚雷狠狠地劈過頭頂。

她冇有背叛你。

她被我祖父打斷了一條腿——

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為你。

她隻是在我祖父的身邊隱忍。

這一字一句地話語,一遍又一遍的碾壓過他空白的腦海。

南宮胤臉上的表情也狠狠地僵住,一刹那,像是有什麼東西從心口劃過。

那感覺,十分的複雜。

所以……

許世光說許韶光冇有背叛他?

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南宮胤心底掀起了萬丈巨浪,他久久地看著許世光,思緒始終無法回神。

他向來殺伐果決,絕不會在這樣的小事上而猶豫。

可,如果這是真的……

南宮胤下意識的便否定,他低頭,看著許世光的眼神多了凜冽的肅殺之氣,是那麼的狠絕可怕。

“滾。”

“即便是你說的是真的,事已至此,你覺得本王還能看在許韶光的麵子上放你一馬?白日做夢。”

他很快回神了,立刻就壓下了心裡頭的情緒。

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

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所愛之人永遠都隻會是謝蓁,此生不變。

即便是許韶光有苦衷,但這一切都過去了。

就算是真的,也頂多是他會在許家滅門的時候救許韶光一命而已。

僅此。

彆的是不可能的,想都不要想。

他已經不是以前的南宮胤了,他也給不出以前的南宮胤可以給的東西了。

他是那麼的冷靜理智,就好似從來不曾聽到過這些話。

許世光冇能在他的眼裡看到動容,心不斷地沉入了穀底。

南宮胤是什麼意思?

就算知道姐姐為他做了這麼多,他是不是還是要狼心狗肺的拋棄他的姐姐?

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知道了真相還是要這樣?南宮胤不應該感覺到虧欠他的姐姐嗎?

為什麼還是如此的不屑一顧?

彷彿,這真相對他來說,根本就不算什麼,也無法動搖他的內心。

這個人的內心,到底是多麼的冷酷狠絕啊?

許世光為許韶光感到心疼,不甘心。

憑什麼!

憑什麼姐姐換來的隻是他的冷眼旁觀?

他不應該這樣對姐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