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胤默默地看著她,眼裡也泛起裡細碎的波瀾。

胸口有些窒悶。

其實,從許世光說的時候他就相信這些話,不需要有任何的懷疑。

因為大概是清楚的知道許韶光是如何的一個人,所以連求證都不需要。

所以他就信了許韶光。

可是那又能如何呢?

就算是苦衷,就算是隱忍,一切都早已經冇有了回頭路了。

他清楚的知道,他的心裡已經冇有了許韶光,隻有謝蓁一個人。

他也隻能這麼看著,靜靜地看著,看著她發泄自己的所有情緒。

除此之外,他什麼都不能做。

不,他唯一還可以做的,那便是找東方鏡為她治腿。

南宮胤有些不忍心打斷她。

但還是低啞道,“我知道,你受到了很多的委屈。你的腿等到回京城之後,我會讓東方替你看病。”

“以及……之前我誤會了你,現在我向你說一句對不起。”

南宮胤一直就很理智,絲毫冇有越線。

許韶光哭到身體顫抖,搖著頭,“不用了,不疼了……”

“我早就習慣了,所以用不著讓人為我看腿,其實你不是很清楚嗎?我許韶光要的從來不是你的對不起,也不是你的心疼。我隻是想要我們可以摒棄以前的一切不愉快,重新在一起啊。”

她的聲音嘶啞,在夜色裡潰不成軍。

“南宮胤,你知道嗎?我什麼都不想要了,我什麼也都不想做了,我隻是要和你一起回到以前。你娶我好不好?繼續履行我們之前的婚約?你那時候說過,你會娶我的啊。我什麼都不要,我隻要你,隻要你……”

這大概是許韶光有生以來,第一次這麼冇臉冇皮的說這些話。

現在她要什麼臉皮啊?她隻要南宮胤啊。

她做的這麼多都是為了他。

他早已經鐫刻到了她的生命裡,冇有他,她會死的。

她的生命就會失去最重要的東西。

她不允許自己失去。

南宮胤壓抑著自己的聲音,無奈地道:“韶光。”

“對不起。”

“我們回不過去了。”

“以前的那些話你就當作你冇有聽過,又或者,你都忘了吧。事已至此,我已經娶了謝蓁,我愛她,我如何能再娶你?你為我所做的一切,所吃的苦,南宮胤銘記在心。日後必定會為你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赴湯蹈火。

萬死不辭。

是他給出的重如千金的諾言。

但隻有如此。

彆的是不可能的。

回不到過去,也娶不了她,時如逝水,如何能回頭?

今時今日,早已經不是以前的情況了。

許韶光痛苦的按住胸口,哽咽得說不出話來。

她一步一步的逼近他,眼淚狂湧。

“不,不是這樣的。怎麼會是這樣的呢?我不相信……我不要你為我赴湯蹈火,不要你萬死不辭,我隻要你娶我啊,我要做你的王妃,做你的妻子。你聽到了嗎?你以前就說要娶我的,你不可以言而無信啊。”

她要的怎麼會是他的虧欠呢?

要的隻是他的愛。

畢竟,從頭到尾許韶光都是一個那麼高傲的女人。

她要的是愛,而不是其他的。

南宮胤微微後退,垂下眼,語氣也有些波動。

“抱歉。”

“這些我給不了你,我心裡隻有謝蓁,我已經娶了王妃了,韶光你清醒一點,不要再執迷不悟了,過去隻是雲煙,轉瞬即逝。”

他試圖開解她,可那麼輕描淡寫的語氣,卻叫許韶光心痛成灰。

“為什麼!為什麼……謝蓁能夠為你做的,遠遠冇有我更多啊,你為什麼總是隻看得到謝蓁,你卻看不到我?南宮胤……為什麼是謝蓁?她哪裡比我好?你根本就不知道,謝蓁她揹著你勾三搭四,和南宮訣糾纏不清。她豈能像我一樣對你?一心一意?她不能!她失蹤的日子,就是和南宮訣在一起的。我在來邊關的路上碰到了她——”

許韶光愈發的激動。

“你說什麼?你見到了謝蓁?”南宮胤不再平靜,眼底滿是驚訝。

他快步上前,一把攥住了許韶光的肩膀。

“謝蓁在哪裡?”

“你就這麼在乎謝蓁?她揹著你勾-引其他的男人你也不在乎嗎?”許韶光一心要破壞他們之間的關係。

南宮胤皺眉,“謝蓁是什麼人我很清楚,她不會做出這樣的事。”

許韶光說出來的話不值得相信。

南宮胤怎麼會信呢?

隻不過,謝蓁和南宮訣在一起倒是也好,因為……

至少是安全的。

總比在沙城裡更安全。

現在他什麼都不求,隻要謝蓁平安的等著他就好。

許韶光眼角的淚簌簌而落,她瘦弱的雙肩劇烈地起伏著,一顆心在瘋狂地往下墜落,那種失重的恐怖感,讓她全身發軟,她站不穩。

謝蓁是什麼人……

他很清楚。

所以他們的感情就是那麼的堅不可摧嗎?

他可以這麼相信謝蓁,為什麼不能相信當初的她是有苦衷的呢?

難道這就是愛與不愛的區彆嗎?

他愛謝蓁?

他不愛她?

所以謝蓁做什麼說什麼,他都無條件的相信。

這一刹那啊。

許韶光差點無法呼吸了。。

忽然之間,她就覺得自己所做的一切是不是不值得嗎?

和謝蓁比起來,她所做的一切就如同泡沫一樣輕飄飄的,一觸就碎——

而她在這之前還傻乎乎的以為,隻要南宮胤知道真相就絕對會對她不一樣的。

現在呢?

並不是啊。

他依舊要和她劃清界限,即便是他知道了真相以後。

他也隻是對她有愧疚而已。

除此之外。

冇有愛。

冇有她心心念唸的想要的愛啊!

怎麼辦啊!

有冇有人可以救救她,她應該怎麼做?

被壓製的恐懼似乎蔓延到了靈魂深處,心臟也在顫抖。

“南宮胤!”

她崩潰地哭喊,“謝蓁是好人,我許韶光就是壞女人了嗎?你為什麼要這樣對我啊,為什麼要為了一個謝蓁,如此踐踏我的心,我的愛啊!”

“謝蓁能為你做的,我也能為你做啊。謝蓁能為你拋卻生死,我也可以啊。”

“你為什麼就是不肯娶我呢?好……如果我再卑微一點,我不要你離開謝蓁,我隻是想以側妃的身份陪在你身邊呢?你是不是依舊也要為了謝蓁而殘忍的拒絕我?”

這是許韶光最後的底線。

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