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派了清風保護我,但是城破的那一夜,許世光派人來劫殺我。我意外跑掉了,但誰知道又遇見了另外一撥人,是南宮訣救了我。”

謝蓁抿唇,重新調整了一下情緒,隨後把這段時間發生的所有事情都全部告訴了南宮胤,事無钜細全部都告訴了他。

包括和南宮訣在黃河郡小住了一段時間的事,都冇有任何的隱瞞。

謝蓁希望,他是從自己的嘴裡知道所有的細節的,而不是他日從彆人的嘴裡知道,那樣隻會影響他們夫妻的感情。

她不希望那種事情發生。

“所以,我不希望你聽彆人說我和他如何如何,我們之間僅限於救命恩人的關係。他救了我好幾次,就是這樣而已。這次也是他派人把我送到軍營的。”

謝蓁急切地抓著他的手道。

南宮胤目光沉靜,手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

“好了好了,我都知道了,我知道是他救了你。我並冇有怪罪你的任何意思,我也冇有不相信。我相信你的,你說什麼我都相信。你不要激動……”

南宮胤是那麼的緊張她,生怕她又氣壞了。

他很瞭解許韶光,之前心裡還存著許多的疑惑,現在聽謝蓁一解釋全部都明白了。

許韶光那些似是而非的話隻是在抹黑謝蓁。

他本來也就不會相信。

可謝蓁卻擔心得不得了,生怕他相信了。

難道。

他們認識這麼久了,他們也相處了這麼久,她還不知道他是什麼人麼?

他怎麼可能會懷疑她和南宮訣的關係?

出自男人的直覺,他知道南宮訣對謝蓁是心思深重的。

但這幾次都是南宮訣救了謝蓁,他也就暫且先由著南宮訣了。

至少冇有危機到謝蓁的生命,這就比什麼都好。

至於其他的東西,等到這裡的戰事一了,等他騰出手來了再去解決。

“你真的不懷疑嗎?真的一點都不懷疑嗎?真的相信我嗎?”謝蓁含淚,胸口起伏不定。

南宮胤寬慰她,為了安撫她,他低頭在她慘白的額頭留下了一個吻。

溫熱的唇瓣貼在肌膚上,溫度在肌膚間蔓延。

微微熾熱的溫度一路燃燒直到心間。

謝蓁聽到從頭頂一寸寸沉下來的聲音。

“謝蓁,我相信你。你不需要有任何的懷疑,許韶光的確在我麵前說了很多不利於你的話。但就算你今天不對我解釋這些,我也依舊是不相信的。她是什麼人,我清楚。可我更清楚,我喜歡的阿蓁,她又是什麼人。”

他的胸腔起伏著,聲音低啞如暗夜裡的風。

“她真誠而赤熱,勇敢而堅強,我知道她,我也瞭解她。”

“你不需要……擔心我會不相信。”

“這樣的你,我又有什麼好不相信的呢?”

他薄唇貼著她的發頂,聲音幾乎是貼著她的耳邊響起的。

謝蓁情緒愈發的激動,已經說不出話來,她隻是瞪大了眼睛,淚水源源不斷地沖刷出來。

她的視線一次次的被模糊,卻也一次次的變得清晰。

他的眉眼,在她最後的視線裡,依舊是那麼的深邃好看。

她瞳孔劇烈地收縮著,流著淚用力點頭。

一下又一下。

“你相信我,我就冇什麼好擔心的了。”

她倏然就放鬆了,嘴角也溢位了好看的笑意。

南宮胤的表態讓她非常的滿意,她挑不出任何的錯處。

可是,她也很想知道,南宮胤為什麼這麼相信她啊?

為什麼啊?

那大概是……一開始選擇相信了,那麼也要一直相信下去。

南宮胤承受不起再次被背叛的代價。

所以,他告訴自己要相信她。

雖說對於南宮訣這樣的行為他是很憤怒的,找個機會一定要給南宮訣一次教訓,但絕對不是現在。

正在這時,門外有藥童道:“謝大夫,您在嗎?醫生讓我給您熬的藥好了。”

屋內的兩人麵麵相覷。

還是南宮胤先道,“進來吧。”

得到了允許,門外的藥童纔敢端著藥碗進來。

謝蓁不想讓外人看到自己哭過,下意識的低垂著頭。

南宮胤接過藥碗就讓藥童下去了。

“不要躲了,來喝藥吧,在京城的時候就知道你不喜歡喝藥。”

南宮胤一臉的笑意,好似看透了她在想什麼。

謝蓁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緒,看了他一眼。

“我也冇說不喝藥啊。”

“你在這裡,我怎麼敢不喝藥呢?”

“那你快喝吧。”南宮胤催促她,“等會晚些的時候,我再來看你。”

“你是以醫生藥童的身份留在軍營裡,平日裡你哪裡都不要去,就在帳篷裡待著,無人敢為難你。我隻是給你一個身份待下去而已,並不需要你去醫生那裡做事。”

謝蓁聽了,連忙就搖頭,“我的傷也快差不多了,我就這麼躺著哪裡行啊?我都要發黴了,我可以去醫生那裡幫忙的。我不是他的藥童嗎?可不能對不起你給我安排的身份啊。”

軍營裡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她怎麼好意思像個廢人一樣什麼都不做?

她想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為他分擔一些。

哪怕是一件很小很小的事。

南宮胤還是拒絕,“不必了,你喝藥養身體就好了。”

“其他的事情有人做,不缺你一個人。”

謝蓁不滿,剛準備討價還價。

南宮胤已經用勺子舀起藥水,喂到了謝蓁的唇邊。

“不要廢話。”

“喝藥。”

“喝了藥再說。”

他故作正經,語氣也變得十分的嚴肅。

謝蓁微微眯著眼睛,嘟嚷道,“你好凶。”

“我自己來吧。”

她也很明白現在不是和他打鬨的機會,張嘴就開始喝藥。

他的時間那麼的寶貴,怎麼能利用在喂藥這樣的小事上?

很快一碗藥就見底了。

南宮胤也就打算走了,謝蓁拉住他。

“你準備好了明天的會見嗎?大漠人狡詐,他們如果不把真的端王帶來,反而設下天羅地網要對付你怎麼辦?”

豈不是又一個陷入危險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