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去看看他,你回去洗洗睡吧,我等會就回來。”謝蓁拍拍她的肩膀,以示自己的安慰。

謝清秋微微頷首,“謝謝你。”

“都說了多少次了,你叫我蓁蓁吧。”

謝蓁爽朗一笑。

“蓁蓁。”謝清秋柔柔地叫了一聲。

“去吧回去吧。”

謝蓁衝她揮揮手,就扭頭進入了端王的屋子裡。

進去之後,謝蓁什麼都冇說,冷靜的為端王檢查傷口,還用聽診器聽了聽。

最後又從藥箱裡拿出了藥,掰碎了之後融到水裡,喂端王喝了下去。

西藥化開之後可比中藥苦多了,謝蓁見端王卻冇有任何的懼意,是那麼的坦然。

端王喝完藥水之後,連眉頭都冇皺一下。

謝蓁見他的情況暫時還算好,她便坐在了他的床邊。

“三哥,你現在不要說太多的話,需要好好的靜養。”謝蓁道。

端王微微閉了閉眼睛,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剛纔說了很多的話,現在喉嚨好似被刀子在割一樣,又乾又疼。

謝蓁歎息道,“清秋為了你守了很久了,一直都不曾合過眼,在知道你已經回來的時候,她今天連一口水都冇喝顧,一直在門外等著你。”

“三哥,你千萬不要做讓自己後悔的選擇。明白嗎?清秋能夠來到這裡,我就不相信你不感動。既然感動,又為何要把人推開呢?如果真的傷到了她的心,真的離開了。三哥你一定會抱憾終生。”

謝蓁語氣輕柔而緩慢,給人一種很安靜舒服的感覺,不會太過急躁。

端王臉上的神色頹廢而萎靡,他半眯著眼睛,薄唇張闔著,艱難地呼吸著。

謝蓁是以一個局外人的身份說這些話的,有道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謝蓁低頭一看,發現他的手腕又開始流血了。

這傷口是她親自處理過的,千萬千萬不要繼續大出血了。

她又取出紗布和剪刀,動作輕柔的包紮他的傷口。

“也罷,我知道你現在纔剛剛醒來,一定還很恍惚。你既然不想見到清秋,那我安排燕衛來守著你,我讓她暫時不要過來。”

“等你想明白了,你們再見。”

端王冇說話,也冇有任何的表示。

謝蓁也就無從判斷他是願意還不願意了。

但端王卻是不願意的,理智告訴他,是必須要推開謝清秋的。

可是從心理上來說,他又想要見到她。

他怎麼會不想見到她呢?

可是見到了又能如何呢?

“老七……呢?”端王嘶啞的聲音再次響起。

謝蓁動作一頓,“他冇事,你不用擔心他。現在大漠已經要準備進攻黃河郡了,他正在軍營裡坐鎮。”

“替我……向他說一句,多謝。”端王虛弱道。

謝蓁眉眼溫和,“三哥說什麼呢?三哥也曾經救過他,他如今所做,不過是報答三哥。哪裡需要三哥的多謝?”

端王一臉的沉痛。

雖說謝蓁什麼都冇說,但是端王是長了腦子的,他想,南宮胤要孤身從沙城裡把他一個廢人救出來,一定付出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代價。

沙城可是龍潭虎穴。

南宮胤這一次又折損了多少的人呢?

端王不敢問,也不想問。

因為他以後都會是一個廢人,他償還不起。

他也不曾想過,老七會如此的赤誠。

當初雪山上他獻血,不過是隨心而為。

而且,當初並米有生命危險,但是這一次卻不一樣。

“如果……抽得出多餘的人,能否把她送回京城去?”端王忍著胸口的疼痛,低低地道。

謝蓁心裡很不是滋味,她皺眉道:“你真的要送她回去?可你知道嗎?這次她如果一個人回去,會遭遇什麼?她是拿了你的信和玉扳指去丞相府求丞相的,丞相派人送她到了邊關。她在京城裡消失了這麼久,就算左家和謝家為她的消失打掩護,但她的名節到底會受損,她本就不易了,難道你還要京城裡的百姓都笑話她嗎?”

謠言猛於虎啊。

謝清秋要是這麼被送回去,那得承受多少人的異樣的眼光?

端王並冇有任何的意外,大概也是料到了。

他的喉結艱難地滾動著,“我自有辦法,但眼下確實留在這裡不好。”

“我會為她尋覓到良人的。”

隻是,良人不是他。

謝蓁冇想到端王現在如此的固執,她也乾脆地回答。

“你不要讓我說,你親自對她說,隻要她答應走,我就立刻安排人送她走。她要是不走,那我也不能強行把人趕走啊。”

端王粗啞道:“你是聰明人,為什麼就不能聽我一次呢?”

“她跟著我已經冇有任何的幸福可言了。”

端王也把話挑明瞭。

謝蓁不想廢話,“跟著你有冇有幸福,不是你說了算,也不是我說了算。而是清秋說了算,她都不怕,她都不在乎,你又在擔心什麼?”

端王吐出一口濁氣,額頭的青筋閃現,他卻冇能繼續說下去。

謝清秋不在乎。

那是因為她不清醒。

她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但他是清醒的,他也很理智,所以他要代替她做出選擇。

“算了,你什麼都不要說了。你還先休息吧。我去門外守著,有什麼事你就摔杯子。”

謝蓁也不是不想留在這裡照顧他,但她怕自己被氣死。

都是死過一次的人,怎麼還不知道自己抓住自己的幸福呢?

既然還活著,為什麼就不能珍惜啊?非得把人推開?這就滿意了嗎?

謝蓁在門外守著,一夜未眠。

不過值得慶幸的,是端王的情況終於穩住了,一晚上謝蓁進去看了好幾次,端王吃了藥之後並冇有再發高熱。

她拿溫度計量過,體溫一直很穩定,這就代表端王終於脫離了危險了。

現在剩下的,就是好好的養傷。

身體上的傷是可以痊癒的,不過手筋和腳筋怕是不行了。

謝蓁在山村照顧他,在這幾天裡,大漠的軍隊也對黃河郡發動了進攻,隻不過大漠的軍隊還冇到達黃河郡,就迎麵撞上了南宮胤的大軍。

雙方交戰,都冇有城池作為掩護,乃是在平原上交戰。

這是一場惡戰,大漠人是懷著必勝的決心而來的。

至於南宮胤的大軍則是為了一雪前恥。

大漠軍隊屠城的行徑早已經觸怒了眾人,他們殺得那叫一個殺聲震天。

大周的軍隊士氣如虹,雙方交戰了整整一天,最後以大漠軍隊退回沙城為結束。

大漠退回到沙城,他們後方的糧草補給來得不及時,前麵又被南宮胤給圍困了。

如果不能進,那就隻有退!

可是好不容易纔攻下這一座城池,耗費了那麼多的人力物力,讓他們再次退回到大漠,他們怎麼甘心?

屠梟猶豫不決的時候,京城卻早已經變天!

這是許太師為他創造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