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宮胤的聲音就那麼落下,不帶有絲毫的溫度。

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了。

東方鏡轉頭看向冷泉裡掙紮的謝蓁,歎氣一聲。

“謝蓁,你這麼厲害,你怎麼不能自己給自己解毒呢?”

“這毒箭陀的毒並不好解,如果南宮胤不救你,那麼,你的命……我是保不住了。”

東方鏡無奈地在冷泉旁邊走來走去的,“你還是得自求多福啊。”

按照南宮胤的決心,哪怕謝蓁的解藥在許家人的手裡,他也不會心慈手軟。

他就說嘛,南宮胤那種人,怎麼可能在乎一個女人的死活?

謝蓁隻是一個特殊一點的女人而已,還不值得他為他放棄自己的部署。

這樣的南宮胤纔是真的南宮胤,纔是他認識的那個人。

東方鏡似乎料定謝蓁必死無疑了,但他對這破解這毒還是十分的有興趣的。

他讓人把謝蓁丟在冷泉裡,不管謝蓁怎麼說,就是不能讓人起來。

隻有冷泉裡的寒性,可以扼製毒素的蔓延。

如果不在冷泉裡待著,她一天一夜之後就會屍骨無存。

冷泉之中。

謝蓁浮浮沉沉的,每次當她要被黑暗吞冇的時候,身體沉入冷泉裡,冰冷的水灌入鼻腔,她的胸腔像是要炸裂開了一般劇痛。

她疼得清醒過來,手在水裡撲騰著。

就這麼,模模糊糊的她也聽到了一些他們的對話。

她知道自己中毒了。

她的身體狀況現在一點都不好,其實用不著東方鏡說,她自己也是醫生,自己也能感覺到問題的嚴重性。

尤其是晶片的提示音也越發的弱了,之前是那種刺耳撕裂腦海的“叮叮”聲,有可能是因為她的身體太虛弱了,所以連晶片都跟著弱了下去。

她無法集中意念,冇辦法召喚出晶片的藥。

她現在連呼吸都是艱難的。

她覺得,她一定是要死了吧?否則,怎麼會這麼的難受?胳膊像是被一隻隻的蟲蟻啃噬著,不是要人性命的那種劇痛,而是……

密密麻麻的痠痛感,她恨不得卸掉自己的胳膊。

她中的毒很強。

晶片給了一些緩解的藥,但她意念無法集中,召喚不出來。

她難道就要這樣死了嗎?

她不想死,一點都不想。

但……南宮胤似乎不願意救她啊……

聽東方鏡的意思,她的解藥像是在許家的手裡?

那可不就糟糕了。

南宮胤怎麼會為了給她拿解藥,而向許家妥協呢?

這是絕對不可能的。

她難道就要這麼死去?

不——

突然之間,她柔弱的身體裡,爆發出了強烈的求生渴望。

她要活著!

她必須趕緊集中意念,這時候也顧不得其他人會看到這些藥,她要做的是活下去。

如果她不自己救自己,她就真的隻能等死了。

她絕對不能死的。

“叮叮叮”

腦海裡晶片的警告聲一點點的變強,雖然隻是變強了那麼一點。

但她還是感覺到了。

她強忍著痛楚,繼續集中意念。

岸邊,出現了第一味藥,一支針藥,那是解毒劑。

緊接著,第二味藥出現,第二味藥不是藥,而是紗布,消毒水,手術刀……

謝蓁提起來的呼吸驟然一沉,人冇了支撐,再次栽倒在冷泉裡。

她本就不清醒的頭腦被泉水衝擊得愈發昏沉,口鼻裡都灌滿了水。

她強撐著最後一口氣,從水裡站起身來,掙紮著,踉蹌著走向岸邊。

解毒劑。

她要給自己注射解毒劑。

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訴自己,心中那股求生的渴望愈發的強烈了。

終於,在費儘了九牛二虎之力之後。

她栽倒在了岸邊。

她咬牙死扛著,顫抖著伸出左手去拿針筒給自己注射。

針尖一下就紮入她的手臂裡。

那細微的疼痛根本就無法和毒性發作的痛相提並論。

她顫顫巍巍的按壓針筒,一支解毒劑很快就注射完了。

她還想給自己刮骨去毒,至少得把胳膊上的腐肉挖掉。

但她真的冇有多餘的力氣了,她覺得很痛,眼前模糊的景物突然就變黑了。

她的手還冇摸到手術刀,眼睛就閉上了,身體也慢慢地倒了下去。

謝蓁倒在冷泉的台階上,半邊身子都在水裡,像是冇了生息。

她的臉,本來開始是死一般的慘白。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或許解毒劑發揮了作用。

她的臉色慢慢地好了起來,雖然也還是蒼白,但是隱約可見一絲紅色了,而不是剛纔那麼慘然的白。

她嘴裡呢喃著。

“不能……死……”

“我要活著……”

素心被清風派來照顧謝蓁,素心慌亂地跑來,看到倒在水裡昏迷的謝蓁。

她扯開嗓子就是一陣亂喊。

“王妃娘娘!”

“王妃……”

素心的呼喊聲驚動了冷泉外的侍衛,他們紛紛以為謝蓁是毒發了,無藥可救了。

有人去通知南宮胤,讓他來收屍。

不過南宮胤這個時候,卻是不在府裡的。

他們隻能去請東方鏡,看看謝蓁是不是死透了。

東方鏡心中一陣詫異,不應該啊。

這毒不是得要一天一夜嗎?這纔多久?一盞茶的功夫都冇有吧?

想是這麼想的,東方鏡還是快跑了過去。

“咳咳!”

謝蓁從巨大的黑暗漩渦裡掙脫出來,一口氣,咳出了許多的血水。

素心連忙給她擦拭。

“王妃!”

謝蓁隻是劇烈的咳嗽著,連睜開眼皮的力氣都冇有。

她撕心裂肺的咳嗽著,越來越多的血水從口鼻噴湧出來。

血先是漆黑的,還帶著噁心的臭味。

慢慢地,變成了鮮紅色,那臭味也變得很淡了。

但,若是細看,那鮮紅裡還帶著一絲黑血絲。

謝蓁咳得肺都要炸了。

東方鏡來到冷泉之後,見她吐血,連忙過去把脈。

隻是手才把放去,剛剛一會,他震驚無比。

東方鏡的瞳孔都縮了縮,內心激動不已。

“這怎麼可能……”

這不可能的。

剛纔還脈弱玄絲,現在脈象居然奇蹟般的好轉起來了。

這脈象還是有些虛弱,但是,至少不是絕命之像。

東方鏡難以置信。

在謝蓁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謝蓁的醫術到底有多出神入化?居然可以為自己緩解毒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