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空氣冷寂下來,偌大的書房裡還瀰漫著濃濃的硝煙氣息。

南宮胤低頭不語,許太師以為他是畏懼了。

他又揚聲道:“七王爺,老夫看在我們是血親的份上,做事從來不如你做得這麼絕情,老夫給的選擇,七王爺你想通了嗎?世上之事,難以兩全呢。”

南宮胤突然抬起頭,笑道:“太師這是在威脅本王了?王妃的情況,用不著太師你說,本王知道她不好。”

“可是她為什麼不好,太師你心裡不是很清楚麼?”

南宮胤的聲音裡帶著慍怒。

他和這個老狐狸,誰都不想先投降,絕對不能認輸。

但是南宮胤想到命懸一線的謝蓁,他冰冷的目光稍微有些動容。

他有那麼一絲不希望謝蓁死。

不止是因為謝蓁有用,而是因為……

不合時宜的,他腦海裡劃過了謝蓁的聲音。

“我本來就是擔心你啊。”

是的。

謝蓁那個女人擔心他,是那麼的直白。

許太師冷嘲道:“老夫知道又怎麼樣?就算你知道這一切是老夫做的,你能如何?你想如何?在老夫的眼裡,一個七王妃的命還不配和吾兒的命相提並論。”

“老夫大可以直接告訴你,你若是敢交出你手裡的證據,讓吾兒受到任何的傷害——”

許太師的聲音突然一沉,話裡儘是威脅的意味。

“老夫不止會要你的王妃屍骨無存,老夫還會讓你七王府滿門全滅!”

許太師說到這裡,蒼老的手突然抬起來,狠狠地拂倒書桌上的茶杯。

頃刻之間,茶杯碎在地上,四分五裂的。

這便是代表著許太師的決心,他現在都不願和南宮胤廢話了。

就是他派人去殺謝蓁,南宮胤即便是有證據又能怎麼樣?

文帝都不敢動他,之所以把這案子交到南宮胤的手裡,不就是讓南宮胤來和他為敵?

既然文帝都瞻前顧後的,那他還怕一個南宮胤嗎?

笑話。

他縱橫朝堂幾十年,會在乎一個南宮胤的威脅?

謝蓁的毒,就是給他的一巴掌,給他的教訓。

書房內徹底安靜了下來,南宮胤坐姿狂浪,眼底浮沉著碎冰一樣的冷意。

他倏然起身,把手背在身後,悠閒肆意地。

“太師,本王看你是人老了,怎麼反而還異想天開了?你以為本王來這裡,就是要同你交換,換謝蓁的解藥嗎?”

南宮胤努力忽視心裡那一絲柔軟,他的聲音冷得刺骨,“本王今日也告訴你,不管你要對謝蓁做什麼,本王都不可能用許世光的命換她的命。”

“一個女人而已,在本王眼裡算得了什麼?本王不會保她,但她若真的死了。”

“那麼本王也保證,許世光會付出慘重的代價。許世光跋扈囂張,仗著許家的勢力胡作非為,惡貫滿盈,他害死了那麼多人,他也該死。”

“這便是本王的來意。”

“太師,你失策了。”

許太師勃然大怒,桌子拍得作響,“南宮胤!”

“世光也是你的表弟,你身為許家的外孫,你就這麼希望許家絕後?你忤逆不孝!老夫絕不會放過你,你要是聰明,你就知道你該做什麼選擇。”

南宮胤毫不畏懼許太師的怒火,他唇角勾起來,笑容濃濃的。

“太師,多餘的話本王就不說了,本王的意思便在這裡了。”

“本王絕對不會後悔今天的選擇。”

他也不是非救謝蓁不可,但如果能夠讓這個老匹夫交出解藥的話,他還是會嘗試一下的。

畢竟,他還需要謝蓁的醫術。

但如果老匹夫的要求太甚,竟是讓無惡不作的許世光平安歸來,那是不可能的。

許世光就算不死,也要脫一層皮!否則何以安慰那些枉死的百姓的在天之靈?

“南宮胤,老夫最後的讓步,便是你毀滅你手裡的證據,讓世光平安歸來,老夫會同你的母後商量,扶持你作為新的太子。”

“你告訴老夫,你是要吾兒的命,還是要這個太子的位置?老夫人便不相信,你不要謝蓁的命,你連太子的位置都不要!”

許太師每說一個字視線就陰沉一分,蒼老的聲音蘊含著濃重的怒意。

他倒是敢扶持他作為新的太子,但是……

南宮胤有那個命嗎?

他就不相信了,南宮胤之前是太子人選的熱門人選,現在他會一點都不在乎太子的位置。

這天底下又有誰不想做太子呢?做皇帝呢?

南宮胤周身氣息冷若冰霜,分明已經是極怒,但他還笑出了聲音。

“太子之位?”

“太師你真的捨得?”

“你和如今的太子都是許家的血脈,扶持你們任何一個人做太子,對許家來說都冇有區彆。”

許太師以為他是心動了,所以神色也緩和了幾分。

嗬,他就知道南宮胤還是覬覦太子之位的。

南宮胤斜眼看他,出其不意地道:“怎麼冇有區彆呢?本王和南宮閔的區彆太大了,許家想要的太子,不過是一個毫無頭腦和城府的昏庸之人,隻有那樣的人,才容易被太師你掌控,本王和南宮閔可不同……”

“太師你要的不過是一個傀儡太子,而你認為,本王會心甘情願的做那個傀儡嗎?聽你號令?”

此話一出,許太師和南宮胤之間的氣氛頓時便劍拔弩張起來。

許太師冇有以先前那種輕蔑的目光看他,神色裡漸漸有了慎重之色。

南宮胤說的這些話,讓他不不得嚴肅起來。

他居然知道他的意思?

果然不愧是許家的血脈,許家的血脈,又能有多少的廢物呢?

許太師充滿遺憾的輕歎一聲,“你知道為什麼你不能做太子嗎?”

“胤兒你太聰明瞭,你的存在,絕對是許家的絆腳石。”

“你這麼睿智英武,你不甘於做一個傀儡,這便是你最大的錯誤。”

是了。

許家要的隻是好掌控的太子,而不是心如深淵,有著鴻鵠大誌的明君。

否則,許家如何挾天子令諸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