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宮胤冇有繼續說下去。

此時,屋頂上的空氣裡又瀰漫著沉重的氣息。

東方鏡平靜的立於他身側,眉眼微動。

“所以……你並冇有被衝昏頭腦。”

他突然就放心了。

他還以為,南宮胤真的因為謝蓁一個女人而糊塗了。

他跟隨他那麼多年,一切都是為了心中的抱負,絕不能看著他輸!

南宮胤繼續擦拭著玉簫,因為戴著麵具,東方鏡看不到他的臉色。

隻聽他喑啞地聲音:“東方,你放心吧。”

“本王比你更清楚,本王要做什麼。”

“答應你的事,本王不會忘記。”

東方鏡不語,沉默了半響。

他迴應:“南宮你還記得你自己的諾言便好。”

“相信你,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否則何以……”

東方鏡肆意一笑,“你以為,我放著鳳凰城的城主不做,來你的王府裡屈就?”

“我吃飽了撐著的?”

鳳凰城,東方一族的根脈所在之地。

四大家族不屬於任何一個國家,是一座獨立的城。

鳳凰城,是東方一族的地方,位置在東海國。

南宮胤冇有說話,手中的玉簫在夜色下,泛著淡淡的光芒。

許久。

他說:“多少年了,你來到本王身邊多少年了?”

“整整五年了。”東方鏡歎息一聲,紅衣揮動,他一屁股坐在了南宮胤的身邊。

東方鏡的長腿悠閒肆意的交疊在一起。

“說起來,我也好久冇有回到鳳凰城了。”

“你想回去了?”南宮胤的眼底終於有了情緒波動。

東方鏡道:“回去?回去乾什麼?回去被老爺子逼婚麼?”

“在我冇有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的時候,我是不會回鳳凰城的。”

“我既然和你達成了合作,就不會半途而廢。我可是要看著你走得更遠的,解除……”

“而且,我現在可是一個被逐出家族的人,怎麼能回去呢?”

他的目光突然暗淡下來。

他要傾儘東方一族之力,扶持南宮胤走向更高的地方,問鼎九五至尊的位置。

隻有南宮胤做了皇帝,纔會給他們東方一族一線生機。

他扶持南宮胤不僅是因為東方一族,而且更多的原因,是他們誌同道合。

他願意棄醫從戎,願意成為南宮胤手裡的劍,為他劍指天下。

這一切,都是為了實現他們心**同的夢。

“好。”南宮胤點頭。

東方鏡又語重心長的說:“即便我知道你是一個言出必行的人,但我還是很擔心,擔心自己追隨你一場,為你所做的一切努力付諸東流,怕你變成我不認識的模樣。”

“怕我們之間所有的夢想,都化為泡沫。”

兒女情長,隻會成為拖累。

南宮胤是要為帝的人,不應該被兒女私情所拖累。

隻有靠著南宮胤,東方家族才能實現多年前先祖的夙願。

“本王理解你的擔憂,但你也很明白。”他神色幽深,“從五年前答應你的計劃開始,本王就回不了頭了。”

“或者,如果你很擔心,那麼你可以提出你的條件。”

東方鏡搖頭,“不需要。”

“東方家的夙願,隻有你才能夠實現。”

“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功虧一簣的,畢竟,東方家所有的寶都壓在了你的身上。”

“雖說我們之間有約定,但你的命如今在我手裡,隻要你做了我們約定的事情,我也不會為難你。”

“所以我並不需要向你提出什麼條件。”

他的蠱蟲,隻有他有辦法壓製。

謝蓁目前會的,不過是一些小把戲,解不了南宮胤的燃眉之急。

“你給本王多大的信任,本王便會給你多大的回報。”他慢慢地站起身來,把玉簫彆在腰間。

“我就喜歡你的快言快語,你那麼多兄弟裡,我就看你最順眼!”東方鏡又開始玩笑了。

南宮胤挑眉,“你還真的是隨性。”

東方鏡笑著說:“我一向隨性,你的兄弟們我都看不上。”

他說的是假話。

當今幾個王爺裡,晉王不是可造之材。

但端王也是龍鳳章姿的人物,以及六王爺,南宮訣,把邊關的沙城治理得很好。

南宮閔是個廢物,暫且不提。

南宮胤在冇中蠱毒之前,也一定會成為一方君主,是最有資格角逐皇位的人。

偏偏就中蠱毒了。

他東方家扶持南宮胤,是因為南宮胤身後冇有強大的勢力。

端王是一軍主帥,母族乃是左丞相一門,而左丞相桃李滿天下。

左貴妃在宮裡也十分的受寵。

這樣的人,即便是東方家族扶持他,但東方家族隨時也會被剪除。

唯獨南宮胤,無人可用,無勢可靠。

就算登上帝位,也不能剪除自己的羽翼。

東方家就是他的依仗。

再者,南宮胤絕非吃中物,他在他身上下了那麼多的賭注。

他總覺得,隻有南宮胤敢為他收穫千百倍的回報。

“再過幾天,你的蠱蟲便要發作了,蠱蟲發作冇有其他的辦法,你隻能留在王府裡,日日夜夜待在冷泉裡,哪裡都不能去。”

東方鏡皺眉,“上次,我給你的藥,你萬萬不能再吃的。”

那藥十分的霸道,蠱蟲發作的時候吃下去,是會壓製蠱蟲一時半刻,但同時也會消減他的內力。

那種藥,不到必要的時刻,他是不造成南宮胤服用的。

最好的辦法,就是留在冷泉裡,靠冷泉裡的寒氣來壓製。

“隻怕……”南宮胤冷淡道,“有人不會讓本王如願待在王府裡。”

他的好母後給他下蠱蟲來操縱他,必定是瞭解蠱蟲的習性的。

如今,他和許家為敵,不甘在做一個傀儡。

許家,他的母後,還會容忍他嗎?

他們就要亮劍了。

這一次蠱蟲發作,隻怕凶險無比了。

“說起來,你真的要動許世光?”他來了興致。

南宮胤淡淡道:“自然是要動的。”

“許家的人,都是禍害。”

“你這是在敲山震虎,但你有冇有想過,會引來許家的反撲?”東方鏡擔心道,“皇上或許並不站在你這邊,隻是想看你和許家為敵。”

如果南宮胤真的動許世光,惹怒了許家和皇後。

要是文帝站在南宮胤這一邊,他還不會如此凶險。

可現在文帝的態度曖昧,擺明瞭就是讓南宮胤當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