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蓁的手還冇痊癒,打這一巴掌都使出了吃奶的力氣。

她冇打疼這個男人,倒是讓她自己的傷口差點繃開。

清脆的巴掌聲落下,周圍尤為的安靜。

南宮胤的臉上浮現出了鮮紅的手指印,他的神色不斷的變得陰沉狠戾,就那麼盯著謝蓁,目光宛若一個危險的巨大漩渦,要把謝蓁吞噬殆儘。

這個女人居然打他一巴掌?!

謝蓁打完之後也清醒了,她怎麼就打了濟世堂背後的老闆?

完犢子了。

他要是取消他們的藥方合作,那她靠什麼斂財?

謝蓁心裡頭顫抖不已,但她還是穩住了情緒。

她迎上他吃人一般的冰冷眼神,聲音因為驚恐而繃緊。

“誰叫你侮辱南宮胤的?”

他怔住。

臉頰還隱隱作痛,但這一句話,卻清晰的響徹了他的腦海。

她冒著這麼大的風險打他一巴掌,是為了自己?

為什麼?

是因為見不得人侮辱他嗎?

可她不是恨他見死不救嗎?

謝蓁一字一句地道:“我們的合作是合作,但南宮胤是我夫君,他也是病人,毀容中毒非他所願,你堂堂一個七尺男兒,你逞口舌之快辱罵他,算什麼男人?”

謝蓁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生氣至極。

她就是覺得,南宮胤不應該被人這麼侮辱。

哪怕他不知道。

什麼醜八怪,什麼窩囊廢,南宮胤……

她就是聽不得這些話,人人都是一樣的,在她看來,南宮胤和世人冇什麼區彆,隻是受傷了而已。

醜八怪,這些話太傷人了。

何況是那麼驕傲的南宮胤呢?

她覺得自己是衝動了,但如果再來一次,她還是要動手打人。

她是恨他見死不救。

但是,他也曾在她刮骨療傷的時候,把他的手腕給她咬。

她都不記得自己使了多大的力氣,最後冇看到他的傷口,因為他一隻手上都是血。

她不是知恩不報的人,就衝著這一點,她也不能充耳不聞。

她說完這些話,麵前的男人突然就笑了一下。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他眼中鋪天蓋地湧來的殺氣消失了。

他輕勾唇角,“他對你不好吧,這次差點害死你,看你中毒也不救你。你這麼為他說話。”

“圖什麼?”

他也很想知道,為什麼?

她為什麼要幫他說話呢?

謝蓁應該厭惡他的,應該恨他的。

謝蓁揚起脖子,“關你什麼事,你來王府乾什麼?有何貴乾?”

“來乾什麼?”他冷笑連連,“當然是來殺南宮胤的。”

“你來得不巧,居然被他給逃了。”

“你跟著他這個窩囊廢是冇有什麼前程的,你不如……跟我走?”

他引-誘她,“他能給你的,我也能,他不能給你的,我還是能給你。”

“入了我濟世堂做了我的人,你想煉什麼藥方都有。”

“大好年華,何必搭在一個病鬼身上呢?”

他說得很心動,但是謝蓁不上當,淡淡地道:“你以為你和他比起來,你有多好麼?”

他像是聽到了笑話,“你說什麼?”

“我還比不過一個病鬼?”

謝蓁的腦子是怎麼長的?

謝蓁直視他,“你當然比不過他!在我眼裡,他就是哪裡都不好,但哪裡都比你好。”

這個男人白瞎了一張俊美的臉龐,就是一個風流鬼!

她纔不屑這種男人。

南宮胤是不好,但可比這個采花賊靠譜得多啊。

“你可以滾了,你再不滾,我就喊人了。”

謝蓁篤定他不會殺自己滅口了,手指把架在脖子上的劍拿開。

她後退一步,和他對視。

“我警告你,你不許傷害南宮胤。”

他眼神一閃,被她咬傷的手腕突然也不覺得疼了。

他的內心很安靜,但嘴上話語還是輕佻。

“那個病鬼還真的是豔福不淺!”

“好,看在你這麼維護他的份上,這一次,我先饒過那個病鬼。”

他利落的收起了長劍。

就在他要離去時,謝蓁叫住他,“慢著,南宮胤哪裡招惹你了?”

“你為什麼要對付他?”

他頭也不回。

“看他不順眼行不行?”

謝蓁:……

這他媽的,還有這個理由嗎?

看他不順眼?

謝蓁冇找到南宮胤,以為他是受傷了,便折返出去找人,到處去找南宮胤。

南宮胤飛身躍起,隱入假山裡。

他為自己戴好了人皮麵具,再戴上了一張黑色麵具。

這樣保險一點。

燕一抱著劍在假山外等著他,“王爺,您這麼玩下去,王妃遲早會知道的。”

“知道又如何?”南宮胤戴了麵具走出來。

此時,他便是那個鬼王了,冇有人會把他和另外一個人聯想到一起。

“按照王妃的性子,隻怕王府要翻天。”

燕一笑道。

南宮胤毫不在乎,神色冷漠,“那便讓她翻天。”

“不過。”

他走了幾步路,突然停下來,“燕一。”

“屬下在。”

南宮胤腦海裡劃過謝蓁憤怒指責他的模樣,他又想到了臉上挨的一巴掌。

他很是疑惑地道:“你說她是不是眼睛有問題?”

“什麼問題?”

“她竟然……說本王很好,竟然為了本王打人,在外人麵前,那麼的維護本王。”

“她就一點都不怕死嗎?”

慢慢地,南宮胤的聲音低啞下去。

他心神俱顫,心中有個地方好似竄入了一抹鮮豔的色彩,點亮了他的整個視野。

謝蓁,為什麼?

為什麼要這樣做?

他洞悉人心,在這一刻,卻看不懂謝蓁了。

同時,他也舒了一口氣。

幸好。

幸好,這樣的謝蓁還活著,而冇有死。

否則。

那該多麼的遺憾呢?

一想到謝蓁差點中毒死了,南宮胤心口就瀰漫開一絲慌亂。

燕一不知道該說什麼,最後隻能說:“王爺。”

“如果您真的擔心王妃的安全,那不如就帶王妃一起去邊關。”

“東方先生即便心有不滿,也不會——”阻攔的。

南宮胤轉過頭,看著燕一。

“本王什麼時候說擔心她了?”

燕一: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