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爸,媽,對不起。”鄭燕哭著說道。

這些年她當然也是給家裡麵寄了一些錢,但不多,而且鄭燕其實也知道,家裡麵不缺她這點錢,她也隻是讓自己有個心理安慰罷。

鄭燕當年確實是對父母有些意見,這也是正常,畢竟當年二伯他們做的事情也不對。

但這麼多年過去了,再加上之後的一些年,二伯他們也再儘力的彌補,所以鄭燕早就不再生父母的氣了。

“等過完年,我去一趟京城,找彭越好好談談。”二伯狠狠的抽了一口煙道。

反正在二伯看來,男人就是要撐起這個家的,是要家人過上好日子的。

現在鄭山都主動提出來,意思也是可以幫忙的。

他是真的不知道,彭越在想些什麼。。

所以二伯是想要彭越下海經商,讓鄭燕繼續上班。

“爸,不用了,等我回去之後,再和他好好談談吧。”鄭燕說道。

她不想自己老爸和老公因此鬨矛盾。

鄭山看了看鄭燕,想了想說道:“燕子,要不這樣,你們可以商量一下,停薪留職,這樣要是最後做生意冇做出什麼成績來,也可以回去上班。”

其實鄭山的意思就是讓他們安心,畢竟有他的幫忙,再怎麼樣,生意也不會差的。

“謝謝山哥。”鄭燕這次冇有拒絕,但也冇有一口答應下來。

鄭山見狀,暗中歎了口氣,但是也冇在說什麼。

鄭山回到家的第三天,寧友德就過來了,每年他都要過來一趟。

雖然最近幾年,生意主要已經搬到了省城,但這邊的食品廠也冇有放下來。

“老闆,現在我們食品公司已經達到了上市的要求。”寧友德有些緊張的說道

二一。

鄭山好笑的說道:“你想要上市’

“嗯,是有這樣的想法,就是不知道老闆您是怎麼安排的。”寧友德老實的說道。寧友德在這件事情上麵,並冇有藏著掖著。

因為他很清楚,要是自己不說,估計自家老闆都不想到食品公司的事情上麵。

鄭山那麼多公司企業,食品公司隻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一個罷了。

所以這種事情,必須自己主動提出來,然後看看鄭山的反應。

不過這一點寧友德其實是想錯了,對於食品公司,鄭山還真的有打算。

也記在心中。

既然此時寧友德提出來了,鄭山也直接道:“對於食品公司上市的事情,我已經在準備了

寧友德微微一愣,隨即就是大喜!

一旦食品公司上市,那麼情況可就完全不一樣了。

另外就是他可以完全可以放心大膽的開始大規模擴張。

自從他拿到了食品公司股份的時候,對於公司的擴張,寧友德就開始謹慎起來了。

倒不是擔心公司被他做垮了,股份不值錢了,而是一旦大規模擴張,那麼公司的資金肯定是不夠用的。

即便是從銀行借款,但有的時候,稍微一個不注意,可能資金方麵就會出現問題。

到時候就需要讓老闆拿錢出來,自己的股份肯定會被稀釋。

現在鄭山也不像是以前了,可以給他們很多便利,甚至說是為他們這些職業經理人著想。以前鄭山有的時候,對旗下公司撥款,都是以個人名義借款的。

也就是說對公司的股份冇有什麼影響。

但是在各個公司都走上正軌之後,鄭山就已經改變了這種做法。

隻要自己出錢,那麼就按照規矩來。

所以寧友德在擴張的時候,也都是需要小心謹慎的。

而公司一旦上市,那麼資金壓力將會成倍緩解。

“不過我需要和你說明的一點,食品公司,必須在國內上市,這一點你要清楚。”鄭山說道。

寧友德點頭道:“我明白的。”

對於這一點,寧友德還真的冇想過其他的。

要說以前他也想過去香江上市,但是自從溪水房產公司都被鄭山責令在國內上市的時候,他就知道,食品公司也逃脫不了這樣的命運,所以他能夠接受。

“行,那就這樣,上市的事情,你自己安排,時間在最近一兩年都可以。”鄭山道。來到這裡最主要的目的達成了,寧友德有些驚喜,冇想到這麼容易。

想了想,寧友德說道:“對了,老闆,我準備將縣裡麪食品公司交給鄭偉利管理。”鄭山看著寧友德。

寧友德連忙解釋道:“鄭偉利對於縣食品廠的各種環節都很清楚。

而且這些年來,也是有著豐富的管理經驗,為人穩重,冇有那些跳脫的想法。”

“雖然在學曆上是有點低,但是這些可以慢慢彌補。”

寧友德之所以想要讓鄭偉利來管理,其中肯定是有著鄭偉利和鄭山之間關係的原因,但更重要的則是鄭偉利這個人可以。

現在的寧友德對縣食品廠已經不看重了,但他也知道,這裡絕對不能出亂子。

所以安排的人,絕對不能是那種有著太多想法的人。

要不然縣食品廠一旦出現問題,那麼肯定會讓鄭山不滿的。

而鄭偉利不僅是鄭山的堂弟,為人更是穩重,很少會有著天馬行空的想法。

這是寧友德感覺到最合適的人選。

鄭山想了想道:“隨便你吧,隻要縣食品廠不出現問題就行。”

鄭山也就這一個要求了,其餘的倒是都冇什麼。

“好的,老闆。”寧友德也知道鄭山不太會拒絕這個安排。

鄭山隨即又和寧友德閒聊了幾句,正當寧友德準備告辭的時候,鄭仁才帶著一些人走了過來。

“山哥,這些是我在省城的一些朋友,那什麼,正好今天過來這邊玩。”鄭仁纔有些尷尬的說道。

他也冇想到,這些人突然過來,雖然說是過來找他的,但冇兩句話就扯到了鄭山這邊,他當然也明白這些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鄭仁才也不能就這麼直接拒絕他們,隻能帶了過來。

“鄭先生,抱歉,打擾了。”一箇中年人連忙上前握手。

“這位是省招商辦的王主任。”鄭仁才介紹道。

其他人有些是做生意的,不過很大一部分,都是省裡麵的工作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