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鄭山對於鄭仁纔有這樣的想法其實一點都不驚訝,當生意做到一定地步,自然就想著其他了。

像是名聲,地位等等。

鄭仁才的生意雖然說不上多大,但光是論賺錢的話,在省內也是可以的了。

彆看現在大部分人普遍消費不高,但是不管在什麼年代,什麼時候,娛樂場所,永遠都是揮金如土的存在。

所以鄭仁纔不缺錢,想要更高的社會地位,也是理所當然的。

鄭山給出了一個相對不錯的建議,至於鄭仁才怎麼選擇,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鄭山在老家前一個星期的時間,不停的有人過來擺放。

很多也都是藉著各種關係來的,就像是之前的鄭仁才一樣,鄭山也不好不見。

不過好在這些人都是知道分寸的,大部分都很識趣的聊了一會兒就走。

之後過來人就少很多,也知道馬上就要過年了,再過來確實是有些打擾到鄭山了。

“你們回來的挺早啊。”鄭山在省城機場,接到了鄭明,大妞二妞他們。

二妞說道:“原本我是準備拖到過年的時候纔回來的,隻是我媽告訴我,說今年在這邊過年,所以就早點回來了。”

她也是有什麼說什麼,聽的邊上的鄭蘭冇好氣的拍了她一下。

“我說的是實話嘛,我們家的那老頭老太太,看到我們就煩,說話陰陽怪氣的,我們又不能頂著他們來,要不然我爸又要生氣,而且夾在中間難做人。”二妞說道。

大妞二妞也挺難的,小的時候,自然是冇什麼話語權,也冇膽量和老頭老太太吵架。

當她們長大了一些,感覺可以有底氣吵起來的時候,老頭老太太的年紀大了,又擔心真的被她們氣壞了身體。

所以兩人麵對爺爺奶奶的擠兌,陰陽怪氣,也隻能忍著。

“行了,你彆說話了行不行彆一到家就讓我揍你。”鄭蘭瞪著她說道。

二妞笑嘻嘻的摟住老媽的肩膀道:“媽,彆生氣,我好不容易回來,你捨得打我啊。”“捨得,我有什麼捨不得的”鄭蘭道。

說笑著,幾人來到了機場外麵,坐上車之後,鄭山說道:“直接回去,還是先吃點東西

二妞立即說道:“吃飯,吃飯,我都要餓死了,飛機上的餐飯真難吃。

“真應該讓舅舅你的私人飛機來接我們,我們做的經濟艙太累了。”

鄭蘭聞言直接擰著二妞的耳朵,“你是不是飄了啊”

“你知道你舅舅的私人飛機飛一趟要多少錢嗎這些錢你出啊”

二妞連忙道:“媽媽媽,我就是隨口這麼一說罷了,我冇想著讓舅舅的私人飛機去接啊。

“您快鬆手,疼疼疼。”

打打鬨鬨的,鄭山將車開到了明峰樓這邊。

這裡的經理已經換人了,鄭山也冇有大張旗鼓的,隻是在大廳叫了一桌吃的。

“最近一段時間怎麼樣”鄭山問鄭明。

鄭明一邊吃飯一邊說道:“還行吧,不算好不算差的。

“對於上什麼大學有什麼打算冇有”鄭山繼續道。

鄭明道:“想好了,哈佛大學,不過可能需要靠舅舅您了。

鄭明原本也是想要靠著自己的努力,靠上哈佛大學,但現在鄭明已經認清楚了自己的能力。

還是需要靠著自家舅舅!

要不然自己憑藉自己還真的考不上。

鄭山笑著道:“之前不是信心滿滿嗎,現在怎麼突然冇信心了”

鄭明歎氣道:“這不是認清楚現實了嘛,而且我也算是看清楚了,美國這些頂尖大學,大部分都不是靠著自己的努力考進去的。

說起這個,鄭明也是有些鬱悶,以前他倒是不太清楚裡麵的具體情況。

但是當他弄清楚之後,就明白了以自己的成績,真的很難考上這些頂尖大學。

比起自己的小姑姑,在學習方麵,他還是差了不少的。

“行,這事情我幫你辦好了,不過咱們也說好,到時候學習也不能落下。”鄭山說道。

對於鄭明這樣的要求,鄭山也不在意,說真的,他也冇有真的想過鄭明能夠憑藉自己的天賦考上這些頂尖大學。

要不然鄭山真的懷疑,老鄭家的人是不是都是天才了!

鄭山問完鄭明之後,就看向大妞二妞她們。

“你們呢有什麼想法冇有”鄭山問道。

兩人相視一眼,隨即說道:“我們想要進入帕森斯設計學院。”

鄭山一愣,“這是什麼學院你們也冇必要和舅舅客氣,想要去什麼大學,和舅舅說就行了。

鄭山還真的冇聽過這個什麼帕森斯設計學院。

畢竟他以前在美國的時間和精力大部分都放在了生意上麵,對於很多事情,也不是都瞭解得。

聽到鄭山這麼說,二妞似乎很稀奇得道:“原來還有舅舅你不知道得事情。”

鄭山無語,“你舅舅我是人,不是神,不可能什麼都知道。

二妞笑嘻嘻得道:“舅舅在我心裡就是神一般得存在。

鄭山好笑得道:“行了,彆拍馬屁了,說說情況吧。”

大妞道:“帕森斯設計學院在藝術和設計排名全美第一,世界前五!”

“而且它們得服裝設計專業更是常年全世界第一!”

聽著大妞的介紹,鄭山也算是多少瞭解了一些情況。

對於這些,他以前是真的冇心情關注。

很多時裝設計的世界名人都是從這個學院出來的。

“你們真的決定了,以後就走服裝設計這條路”鄭山認真的問道。

這關係到她們日後的人生規劃,鄭山自然是需要重視起來。

大妞二妞都是認真的點頭,“我們已經想好了,而且我們也喜歡這一行,看著那些美麗的衣服,我們心情就會不由自主的好起來。

鄭蘭有些欲言又止,神情似乎有點低落。

大妞看到老媽這樣,頓時摟著鄭蘭說道:“媽媽,你不要多想,這是我們自己喜歡的道路,而且說真的,家裡麵的這些產業,我和妹妹還真的冇看上。”

鄭蘭聽著女兒的安慰,心情稍微好受了一些,不過還是說道:“到時候不管怎麼樣,家裡麵的資產肯定是有你們一份的,這一點誰也改變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