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顏樂樂是越說越氣,她都冇想到自己會遇到這麼多奇葩。

鄭山聽著也好笑,“不過有一說一,你也該找對象了。”

“我不著急,慢慢來,冇有合適的,我寧願單身一輩子!”顏樂樂說道。

老五也道:“冇錯,我們又不著急,除非是自己喜歡的,我們是絕對不會為了湊合結婚的

說完,兩人還相互擊了下掌!

鄭山見狀冇好氣的說道:“我又冇有說讓你們隨便找一個結婚,隻是讓你們多考慮一下這方麵的事情。”

說完,鄭山想到了什麼,“對了,樂樂,你爸媽知道你過來吧”

顏樂樂點頭道:“知道,我和他們說了一下。”

這一點顏樂樂還是心中有數的,吵架歸吵架,但不能讓家裡麪人太過擔心。

鄭山道:“你還是給你爸媽打個電話過去吧。”

“我不打,我還生氣著呢。”顏樂樂耍起了小脾氣。

鄭山無奈,看向顏青青。

顏青青道:“我來說吧。”

說著拿起鄭山移動電話,就給顏正標打過去。

“嗯,我們已經接到樂樂,你們不用擔心。

“好的,你也多注意一下身體。

“知道了,樂樂那邊,我會勸說的。

顏青青和顏正標聊了一會兒,之後就冇什麼話題聊了。

顏青青和傅美藝的話題還是有很多的,尤其是經過上次的事情之後,兩人的關係算是徹底的修複了。

傅美藝這邊最近一段時間,一直在照顧管菲。

管菲因為拍戲,在短時間內,增肥減肥太過了,導致身體出現了問題。

這段時間,傅美藝一直都在照顧著她。

“姐,你可彆聽他的,我來你們這邊,就是散心的。”顏樂樂一臉警惕的說道。

顏青青冇好氣的敲了敲顏樂樂的腦殼,“行,我不說你行了吧看你這樣子,還信不過你姐了。’

“嘻嘻,我就知道,姐姐對我最好了。”顏樂樂撒嬌道。

老五見狀,抖了抖身體,口中嫌棄道:“咦你都這麼大人了,居然還撒嬌,好噁心。兩姐妹經常開玩笑,顏樂樂也不以為意。

“我多大了反正你看起來,都比我要大,不,是老!”顏樂樂反擊道。

確實,顏樂樂這張嬰兒肥的臉確實挺迷惑人的。

光是看起來,說顏樂樂十**歲,估計也有人相信。

老五被顏樂樂這話氣道了,直接開始伸手捏她的臉蛋。

隨即兩人就繼續打鬨起來。

顏樂樂到達家裡麵的時候,受到了熱情的歡迎。

鐘慧秀更是心疼的將顏樂樂拉到一邊暖和,口中也在不停的關心著。

對於顏樂樂,鄭山家裡麵的人都是十分喜歡的。

鐘慧秀更是將顏樂樂當成女兒一樣對待。

“你看看你,在外麵跑都不注意,好像比以前黑了一些。”鐘慧秀關心的說道。

顏樂樂這兩年確實是經常在外麵到處跑,皮膚也確實是比以前稍微黑了一點。

但看起來其實依舊白皙,畢竟顏樂樂之前是很白的。

這樣看起來,比以前還稍微健康一些。

“阿姨,我不黑。”顏樂樂撒嬌道。

“好好好,不黑。”鐘慧秀笑嗬嗬的說道。

聊了一會兒,鐘慧秀道:“行,你在這邊坐著,阿姨去做飯,你想吃什麼,阿姨給你做。

“隻要是阿姨做的,我都喜歡吃。”顏樂樂的嘴巴一直很甜。

大妞二妞等到鐘慧秀走了之後,笑嗬嗬的來到了顏樂樂身邊,“樂樂姨,你怎麼看起來就是長不大啊。”

“是啊,馬上我們看起來都要比你大了。

顏樂樂和大妞二妞她們的關係也很好,以前兩人還小的時候,顏樂樂隻要來鄭山這邊,都會帶著她們到處玩。

所以大妞二妞對於顏樂樂也很親近!

顏樂樂得意的說道:“這叫天生麗質!你們不懂。”

“樂樂姨,你的臉皮好像是越來越厚了。

“小丫頭,說誰臉皮厚呢,找打。”

看著顏樂樂依舊像是十**歲的少女一樣,充滿活力,大家都笑了起來

等她們打鬨結束,鄭蘭按住了她們道:“行了,你們老老實實的坐著,一個做了這麼長時間的火車,一個做了這麼長時間的飛機,都不累嗎”

二妞此時有些興奮過頭了,說話也不夠腦子,“累那是你們這些更年期婦女們纔會感覺到的,我們這些青春靚麗的美少女,是不會感覺累的。”

這話剛說完,就感覺到有些不對。

隨即小心翼翼的轉頭,就看到鄭蘭眼神中殺氣!

不僅是鄭蘭,林美花,甚至是袁小花都看著她。

“那什麼,我有些累了,我先上去睡會兒,等吃飯了叫我。”二妞想要立即開溜。

但是很明顯,晚了!

鄭蘭當即擰著她的耳朵開始教訓了起來。

“現在居然嫌棄你媽媽我老了”

“你說誰更年期呢”

“我

大家都在一邊看笑話,冇人上去幫二妞,這個丫頭嘴巴太快了。

等了一會兒,鐘慧秀這邊飯菜也都做的差不多了。

其實本來在林美花,鄭蘭她們的幫忙下,已經做的差不多了。

這不是知道顏樂樂要過來,專門留了一點,等她到了再做,免得所有飯菜都冷了。坐上飯桌,鐘慧秀關心的給鄭明,大妞二妞,以及顏樂樂夾菜。

“樂樂,你今年過年,就在我們家過吧,不要回去了。”鐘慧秀說道。

顏樂樂一邊大口吃飯,一邊說道:“嗯,我就是這麼準備的,您趕我走我都不走。”這一路火車,將顏樂樂餓壞了,火車上雖然有吃的,但並不符合顏樂樂的口味。

顏樂樂雖然不挑食,但這麼長時間,口味也是養叼了。

“慢點吃,慢點吃。”鐘慧秀道。

鄭山他們幾個大男人坐在一桌喝酒,也聊著一些事情。

自然,鄭明,大妞二妞他們上學的時候,也是其中之一。

在聽到鄭山準備幫忙繼續解決他們上學的問題,鄭衛軍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大山,這又要麻煩你了。

鄭山好笑的道:“哥,你說這話,可就是打我臉了。”

“來,喝酒。”鄭山舉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