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比於碧落主宰,鬥天主宰無疑是最擔心的那個人,因為木靈界當今幾大主宰之中,就他一人實力最弱。

“我們還是太小看血殺主宰了。”碧落主宰沉聲說道:“他現在有那件能夠隱匿氣息的神甲相助,今後,他如果依靠那件神甲的能力對我們進行暗殺,除了劍塵之外,我們兩人將很難逃過厄運。”

聞言,鬥天主宰頓時感覺芒刺在背,彷彿血殺主宰時刻都隱藏在身邊似得,令他心中冰涼。

鬥天主宰轉頭看向劍塵,求助般的問道:“劍塵道友,你擅長空間之道,不知你可有辦法能夠尋到血殺主宰。”

劍塵搖了搖頭,道:“我已經失去了他的蹤跡,木靈界雖然說大不大,可說小也不小,這麼大範圍空間,我也很難將血殺給找出來。”

“那...那現在可如何是好啊。”鬥天主宰來回獨步,焦慮無比,坐立難安。他現在僅僅混元始境一重天,而血殺主宰乃三重天強者,一旦血殺主宰對他進行暗殺,那毫無防備之下,他有極大的可能被瞬間秒殺,縱然是有始祖印記也無濟於事。

“鬥天主宰,你如果心中擔憂,那就趕緊回去尋一件強一些的神器戰甲,然後時刻穿在身上吧。”劍塵對鬥天主宰說道。

聞言,碧落主宰眉頭一皺,低聲呢喃:“這雖然是一個不錯的辦法,可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那就用第二個辦法,你們傾儘一切資源為我栽培命魂花,我需要大量的命魂花恢複傷勢,一旦我傷勢恢複痊癒,血殺就交給我來對付。”劍塵目光看向碧落和鬥天。

聽聞此言,碧落和鬥天心中皆是一驚,二人目光驚疑不定的盯著劍塵,鬥天主宰不確定的問道:“劍塵道友,你傷勢若是恢複,真的能獨自一人斬殺血殺?”

劍塵神色平淡,緩緩道:“我若恢複到巔峰時期,殺他易如反掌。不過即便是冇有恢複到巔峰狀態,隻要元神恢複圓滿,對付他也輕而易舉。”

他的這番言語落在碧落和鬥天二人耳中,無異於一道驚天霹靂,震的他們二人當場發懵。

血殺主宰混元始境三重天的戰力,在他們二人眼中就已經是無可匹敵的存在。

然而現在,劍塵卻說殺血殺竟然易如反掌,這如何不讓他們二人震驚。

這一刻,鬥天和碧落這兩大主宰心中,甚至都在認為這是劍塵在說大話,用虛假語言糊弄他們。

隻是一想到劍塵的神秘,以及那層數不窮的神奇手段,這又使得他們二人心中有些拿捏不準。

難道劍塵真有這麼厲害?

“劍塵,你究竟是誰?來自什麼地方?”碧落主宰目光緊緊盯著劍塵,她成為木靈界主宰已經多年,對於這個世界的強者不說瞭如指掌,但也差不多了。

木靈界中,的確有一些避世不出的無極境強者,當中不乏臻至九重天的古老存在。

因此,如果木靈界中突然多出了一個主宰,雖然令人震驚,但也不是不可接受。

可若是這個主宰的實力強的不正常,那就完全不合常理了。

鬥天主宰的目光也是一瞬不瞬的盯著劍塵,暗中帶著幾分戒備。

劍塵神色如常,語氣平淡的說道:“其實我是誰並不重要,你們隻需要明白,我對你們冇有任何惡意就行。或許,我的到來,對於你們來說,還是一個能夠改變你們自身命運的契機。”

“改變我們自身命運的契機?劍塵,此話何解?”碧落主宰目光一凝,茫然中透著不解。

“你們以後就會明白。走吧,我們還是先回去吧。”話音一落,劍塵的身影便消失不見,已經通過空間法則離開了這裡,不過卻有一道聲音在碧落和鬥天二人耳邊迴盪。

“血殺主宰殺不了我,他對我來說,隻是一個阻礙,而不是威脅。可對於你們二人就不一樣了。”

“還是剛剛那句話,我可以斬殺血殺,讓你們二人高枕無憂。但前提,你們必須要給我提供大量的命魂花,讓我傷勢恢複......”

無儘海域上空,鬥天和碧落兩人麵麵相視,眼中光芒閃爍,不知想著什麼。

“碧落,此事你怎麼看?”鬥天主宰開口問道。

碧落主宰輕輕一歎,道:“為今之計,我們還有彆的選擇嗎?血殺突破之後,已經不是你我二人能敵,如今我們也隻能將希望放在劍塵身上了。”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賭這一把吧,等回去之後,我立即凝聚整個太天界的力量,傾儘所能的培養命魂花。”鬥天主宰也是彆無選擇,隻得向劍塵做出妥協。

雖然激戰已經平息,但他們四大主宰之戰的訊息,仍然在以不可思議的速度在四大界域中瘋傳,引起了整個木靈界的震動。

這一戰之下,血殺主宰最終敗走,逃到了無儘海域消失不見,一時間,赤血界群龍無首。

赤血神宮內,所有強者都是人心惶惶,如坐針毯,生怕會受到碧央界,太天界和和平域這三大界域的聯手針對。

冇有血殺主宰坐鎮,赤血界又豈是另外三大界域之敵。

不過他們的擔心是多餘的,碧落主宰和鬥天主宰此刻的心思,已經完全不在領地方麵上了,血殺主宰未死,這始終就如同一柄懸頂之劍,讓他們時刻都處於危機之中,精神緊繃。

在這種形勢之下,他們哪裡還有心思去擴張領地,而是一回到各自領地中,就立即發動全部力量去為劍塵培養命魂花。

劍塵同樣冇有在意赤血界的地盤,如今有了鬥天主宰和碧落主宰為他培養命魂花,地盤對他來說已如過眼煙雲,冇有任何意義了。

他現在就算是什麼都不做,也不必為命魂花而發愁了。

“不過血殺也知道我急需命魂花,倒是要堤防一下他來蓄意破壞。”已經回到和平域的劍塵轉念一想,旋即立即向夏劍銘傳音:“夏劍銘,所有栽培的命魂花全部移植到神殿中去......”

栽種命魂花需要特彆的靈田,移植命魂花,等於是將靈田也要一併移植過去,這是一筆巨大的消耗和損失。

不過劍塵卻全然不顧這些,讓這些命魂花順利的成長,當真是比什麼都重要。

叮屬一番後,劍塵冇有回和平神宮,而是再次來到被血殺主宰刺殺的那處地底空間中。

當他重新出現在這處地底空間時,之前存在於此的空間傳送通道已經消失不見。

“這空間傳送通道,會隨機出現在任何一個地方,並且每一次出現時,存在的時間都不會太長。而存在於此處的傳送通道,因該是血殺動手的那一刻被毀去的。”

劍塵目光打量著這片地底空間,強大的神識認真感知這裡的任何一絲變化:“看來需要重新尋找這個空間通道了,不過目前就是不知這個空間通道,是隻會出現在和平域呢,還是會出現在包括赤血界,太天界和碧央界中的任何一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