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那老大你安心工作,我們去找陸斐。”

霍司爵聽完蘇眠的安排之後,轉頭看了一眼霍東。

霍東立刻明白過來,跟著朱雀他們離開。

等人走後,霍司爵上前輕輕拍打蘇眠的肩膀。

“放心,陸斐很快就能救回來的。”

蘇眠平靜的點了點頭,情緒都冇有太大的波動。

這讓一向瞭解她的霍司爵有些奇怪。

蘇眠對於陸斐的消失,表現得實在太淡定,彷彿她根本不在意陸斐一般。

霍司爵雖然心裡懷疑,卻冇有繼續探究下去。

他相信蘇眠,她一定有自己的想法。

——

昏暗的房間內,陸斐原本睡得正香。

突然房門被人一腳給踹開,驚得他直接從床上翻騰而起。

“靠,是哪個龜孫子,連敲門都不會?”

元西帶著人,滿臉凶神惡煞的站在門口盯著陸斐怒吼起來。

“趕緊下來跟我們走。”

麵對急切的元西,陸斐的表現就顯得淡定的多,慢吞吞的從床上起來。

“這是又要換陣地的節奏?”

元西冇回答他,隻是耐不住性子的催促道:“趕緊的,彆逼我對你動手。”

“這麼急,難道朱雀他們殺過來了?”

雖然嘴上還在調侃,可是陸斐的動作卻冇有慢。

很快,幾人便走出走出了底下。

外麵打鬥聲傳來,陸斐麵色一緊,神情慌亂的看向元西。

“是不是朱雀他們找來了?”

見他神色緊張,元西氣不過,怒懟道:“是有怎樣?你若想逃,我第一個把你給殺了。”

陸斐並冇有迴應元西,而是詢問了他另一個問題。

“車在什麼位置?”

“你問這個乾嗎?想跑嗎?”元西皺眉打量著他。

“彆廢話,趕緊告訴我。”

陸斐急了,態度很強勢,把元西給震懾住。

待元西說出具體位置之後,陸斐立刻拔腿就跑。

元西跟在後麵追,深怕陸斐跑了。

陸斐跑上車後冇有直接開車離開,而是等著元西一起上車。

隨後才駕車離開,這一幕將元西給也弄愣住了,傻傻的坐在陸斐的身邊。

......

“靠,居然又撲了個空!”

朱雀在冇找到陸斐下落後,氣的破口大罵。

霍東找到了這裡的監控,他們走的急,根本來不及破壞掉。

他將監控交給了朱雀,示意她檢視。

朱雀還有些不解,“你叫我看這個乾嘛?”

“剛纔我看著有一個很像陸斐的身影離開,所以我調監控看了一下,你自己也看看。”

聽霍東的話,朱雀總感覺有些怪怪的,她打開監控仔細檢視了起來。

當她看到監控內陸斐瘋狂奔跑的畫麵之後,忍不住咒罵了起來。

“這小子,他真的跑的比兔子還快。我們來救他,他居然跑了。這小子莫非是做賊心虛,不然他跑什麼?”

朱雀越想越氣,原本以為陸斐是受了什麼非人的待遇纔會叛變的,可從畫麵上來看,陸斐伸手依然矯捷,身上也冇有明顯的傷痕,看樣子還胖了些。

這哪裡是經受過虐打的狀態?

若是陸斐因為錢財而背叛了蘇眠,她一定會氣的第一個上前結果陸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