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土靈素,是靈族的一種追蹤秘法中的神秘材料,同時,也是這種追蹤秘法的名稱。

準確說,土靈素追蹤秘法,是靈族中土係一脈獨有的追蹤秘法。

是由土係超凡中的九衛超凡中修為極其精深者,在平素的修煉中,收集到可以附著土係源能的一種神秘物質,是一種天生地長的物質。

放在所有人麵前,就像是泥土與空氣一樣,非常正常的存在。

但是,靈族中的一部分土係九衛超凡,都能感應到這種土靈素。

至於如何把土靈素弄到追蹤目標的體內,則很簡單。

吃!

混入食物當中,就會附著在食用者的體內,大約二十天左右,纔會排出消失。

這種土靈素,天生地養的一種物質,混在食物和水中,幾乎無人能夠挑揀出來。

許退、煙無域、煙姿他們三人在這半個月的時間內,每天所食用的食物和水中,都摻雜有土靈素。

事實上,許退對於這一點,也是極其重視。

每天的食物,都要用精神力仔仔細細的掃一遍,甚至用上了微觀感應,就怕中招。

但是,許退一直冇有發現土靈素的存在。

自然而然的,許退、煙無域、煙姿三人體內就有了土靈素的存在,此時土千山催動追蹤秘法,馬上就感應到了三縷他們處理過的特殊的土靈素的氣息。

感應到的刹那,土千山的臉色就變了。

位置不一樣。

三縷土靈素的氣息,分屬冰鎮(許退)、煙無域、煙姿三人,但此時此刻,其中一縷土靈素的氣息,和另外兩縷土靈素的氣息,竟然相隔極其遙遠。

要知道,此時此刻,土千山的概念中,煙無域、煙姿、冰鎮三人,應該在同一個星球,就應該在白山星的測試峽穀當中,感應中的位置,應該就在一起。

出問題了!

絕對出問題了。

可笑的是,到現在為止,土寧給他回覆的資訊是一切正常。

“給我開啟應該急量子傳送通道,我要回白山星。”

下達命令的同時,土千山直接拿出了菱訊盤,第一時間聯絡機要總長土成山。

因為有人值守的原因,菱訊盤並不是機要總長土成山在接,而是一名參謀,但接的很迅速。

“請馬上報告土總長,白山星出事了,四座測試用的多人傳送量子通道全部崩毀,煙無域、煙姿、冰鎮三人中,有一人或者兩人已經逃出了白山星。”土千山吼道。

“另外,我們的量子智慧通訊可能被劫持,請儘量使用軍用獨立通訊頻率或者菱訊盤。”土千山補充了一句。

“好的,馬上。”參謀還是很專業的。

這些說完,土千山已經來到了測試星球與白山星的應急量子傳送通道前,一閃身,就鑽了進去。

三十秒之後,正在聖靈星聖堂內處理事務的機要總長土成山,得到彙報的刹那,目光一寒,整個人直接從聖堂內消失了。

“命令待命的兩位長老,立刻緊急支援白山星。”

“馬上要給我架設前往白山星的臨時量子傳送通道。”

“接白山星的鎮守,我要知道白山星目前的變化,命令他全力封鎖白山星。”

“命令本家的追靈大師,全力追蹤那三道土靈素,每一分鐘,給我彙報一次位置變化。”

.......

一道道命令被機要總長土成山快速下達,幾乎考慮到了所有的情況。

但同一時間,也發生了很多事情。

433號小行星,位於北部荒蕪山脈中的潛伏基地中,安小雪上前輕輕擁抱住了煙姿,“煙姿,歡迎回來。”

“爺爺,這位是安小雪安副團長。”煙姿介紹道。

在煙無域開口前,安小雪衝著煙無域輕輕欠身,“煙老,歡迎加入通天軍團。”

“通天軍團?”煙無域微微笑了笑,點了點頭,但並冇有說太多。

煙無域的事情,許退在此前已經跟安小雪交待過了。

至於通天軍團這四個字,卻是許退最近開始考慮的。

以前的通天誅魔團,是基於整個藍星的,但隨著煙無域的加入,甚至是之後燦櫟的利用,許退覺得,應該換個名字了。

通天軍團,是獨立於通天誅魔團之外的,是一個更嫡係的軍團。

除了現在的遠征軍,基本上就是以前的通天開荒團的架子。

這樣組建,許退也是考慮到了保護煙無域原因。

目前,隻有許退清楚,煙無域加入通天軍團之後,對整個藍星的影響。

要不了幾年,這種影響,可能是顛覆性的。

當然,還有燦櫟!

其實相當於將靈族最頂尖的部分科技,偷盜轉移到了藍星,要不然,許退也不會在生死關頭,特意花上幾秒極其寶貴的時間,封存燦櫟的精神體。

對於煉芯大師而言,重要的是精神力。

有精神力,就可以煉芯。

此時此刻,通天遠征軍在安小雪的帶領下,對煙無域進行了極其簡單和短暫的歡迎之後,馬上就讓人帶到了一個獨立的地底房間。

這此潛伏基地的房間,因矮巨人機器人在不斷的挖掘構造,這幾天下來,房間已經充足。

這期間,烏拉想跟過來,卻被趙海龍給攔住了。

“烏拉,軍令,在確定安全之前,除安小雪與晏烈之外,任何人不得接觸煙無域。”

上一次星球總長府大戰之後,安小雪威望暴增,烏拉已然冇有了質疑的資格。

地底房間內,煙姿與煙無域兩人站立著,安小雪,崔璽、晏烈三人各自手持一套精密的儀器,對著煙姿與煙無域兩人不斷掃描。

屈晴山卻直接用其強大的精神感應中的微觀感應,仔仔細細的感應著煙姿與煙無域體內的氣息。

“煙老,煙姿,還請見諒。二爺土厚十有**,會在你們身上下追蹤手段,所以必須檢查一下。”安小雪解釋道。

“明白。”這一點,煙無域還是很豁達的,為了安全嘛。

說實話,靈族內部奇功異術極多,很多就是煙無域也不清楚,天知道有冇有追蹤秘法,所以煙無域必須小心。

三分鐘之後,四人同時搖頭。

包括屈晴山的微觀感應,竟然冇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追蹤方式。

這算是一個好訊息,但在安小雪看來,更是一個壞訊息。

二爺土厚,不給煙姿、煙無域施加追蹤手段的可能性有多大?

在安小雪看來,這無限等於零!

這種情況下,他們卻找不到任何追蹤手段和跡像,就隻能說明一件事——二爺他們用的追蹤手段,極其高明,高明到他們通天遠征軍發現不了。

這甚至可以說是一個災難性的訊息的。

這意味著,若是找不出來或者遮蔽了追蹤的可能性,潛伏在這裡的通天遠征軍,都有可能因此而暴露。

隻考慮了三秒鐘,安小雪就做出了決定。

“煙老,煙姿,我們暫時冇辦法發現或者找出二爺他們打入你們體內的追蹤方式,為了安全,就必須得用笨辦法,隻是這笨辦法,對你們不是太方便,還需要你們二位的配合,受點累。”安小雪說道。

“以二爺的謹慎,肯定有追蹤手段在我們身上,既然發現不了,也好,就用笨辦法吧。”煙無域到了這個年齡,很多事情還是想的很明白的。

“冇事,一切為了安全!還有,你最好也提醒一下團長。”煙姿說道。

“嗯,會的。”

有了二人的同意,安小雪就開始用笨辦法。

笨辦法,其實很簡單,就是遮蔽材料。

藍星已知的遮蔽的材料,對精神力,對科技探測和遙感方式,對各種超凡能力的遙感,都做過試驗,多種複合遮蔽材料,都是有效的。

因為有量子次元鏈的關係,這一次帶了不少。

為了安全起見,安小雪給他們一共弄了三層保障。

第一重安全手段,就是讓煙無域與煙姿穿上加厚遮蔽服,這加厚遮蔽服原本是野外隱蔽用的,此時卻用在這這裡。

穿上之後,略有些厚重和悶氣之外,就是生活不太方便,但也能夠克服。

第二重安全手段,則是遮蔽複合薄膜,將煙無域與煙姿所居住的地底房間,細細密密的全部覆蓋了兩層,形成了一個遮蔽安全屋。

兩人在短時間內,是不能出這個安全屋的,一定時間內,活動空間隻能在安全屋內。

當然,一人一間。

第三重安全手段,就是整個基地的地底外內外牆,都簡單的塗有在靈族繳獲來的遮蔽材料。

理論上,這三重遮蔽材料上,就算不能完全隔絕追蹤手段,也能夠大幅度削弱追蹤信號的強度。

這些安全手段,隻是針對追蹤的,安小雪還有更深層次的安全手段。

比如由她、厲楨、木杏鸞、煙姿四女,全部生活在這個安全屋內,一是保護,二是監視。

所謂的監視,並不是不信任煙姿。

事實上,煙姿能夠帶著經過安全測試的多人跨星係量子傳送陣列芯回來,是絕對值得信任的。

但是,整個通天遠征軍的安全,不能寄托在這種絕對信任上,天知道靈族有冇有什麼神乎其神的手段。

生活在一起,最能夠發現問題了。

同樣的,煙無域也有人陪著,屈晴山與晏烈。

屈晴山陪著煙無域,這是許退此前特意點明的。

屈晴山是根正苗紅的具現感應係,而且此前是大學老師,見識廣博,一來可以陪著煙無域,二來,許退是希望屈晴山能夠跟煙無域好好相處,在平素的交流中,從煙無域身上獲得陣列理論,從而提升自身。

火係陣列,煙無域是知道的,並且有。

若是屈晴山能夠練成煙無域知道的火龍陣列,那屈晴山的戰力,瞬息間就會狂飆一兩倍以上。

這一點,此前許退已經通過阿黃,刻意給屈晴山點明瞭。

讓他好好的伺候好煙無域這老頭,爭取短時間內拿到並學成火龍陣列。

說不定學成之後,屈晴山就有對抗甚至是重創九衛行星級強者的實力了呢。

遠征軍這邊,在安小雪的處理下,一切歸於平靜。

而遠在白山星的許退,則在爭分奪秒的進行生死大逃亡。

在四座多人傳送量子通道全部崩塌之後,許退就用瞬移逃脫了土寧與土如鬆兩位九衛行星級的圍攻,然後不惜消耗的用最快的瞬息,趕往了白山星本身的二號量子傳送通道。

同一時刻,遠在測試星球的土千山發現了異常,第一時間聯絡了機要總長土成山。

原本,這應該是土寧要做的,但土寧卻因為種種突髮狀況而延遲了。

從土千山用菱訊盤緊急聯絡機要總長土成山,到訊息轉遞彙報到土成山這裡,其實前後用時,不過是三十五秒的時間。

到土成山開始下達命令,緊急命令下達給一直在待命急援的兩位九衛行星,到這兩位九衛行星快速進入緊急前往白山星的緊急量子傳送通道,傳送結束抵達白山星時,又用了十五秒這樣。

前後也就是五十秒出頭的時間,就有兩位強大的九衛行星級,抵達了白山星。

同一時刻,土千山也抵達了白山星,此時此刻,算上土寧、土如鬆,再算上白山星的鎮守,還有這兩位,趕過來圍剿許退的九衛行星級,已經有五位了,其它高階行星級,亦有接近二十位。

這樣的陣容,非常豪華。

一旦許退被追上拖住,斷無逃脫的可能性。

但是,無論是土千山還是機要總長土成山,都冇想到,許退的速度,在此時此刻,在不計消耗的情況下連續施展瞬移,已經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恐怖。

白山星二號量子傳送通道,距離白山星的測試峽穀,大約六千公裡路這樣。

按一般的九衛行星級,全速飛行的話,需要三分鐘,快一點的如風係或者極擅速度的九衛行星級,大約需要兩分鐘這樣。

正常來說,許退趕到這裡,也要三到四分鐘。

可是,此時不計消耗施展瞬移的情況下,許退一次瞬移可以極速移動一百五十公裡,一次瞬移,從啟動到瞬移結束,總用時,也就一秒時間。

在四十一秒的時間內,許退瘋狂瞬移四十次,在援軍還冇有抵達白山星之前,在白山星鎮守剛剛接到了機要總長土成山命令的時候,許退就趕到了二號量子傳送通道防禦基地前。

這個防禦基地,此時呈半開放狀態。

半開放,就是通行需要驗證。

此前,許退已經將這裡的情報,調查清楚了。

這個防禦基地駐守的指揮官,隻是一位六衛,一共有四位行星級。

許退落地之前,已經換上了靈族特有的作戰服,直接閃進基地進入通道的時候,散發出強大的行星級氣息的同時,馬上就有行星級守衛迎了上來。

“這位大人,請出示身份和通行命令.......”

話剛說完,許退被催動到極致的精神力主星,就藉著此人冇有防備的情況下,直接心靈共振之後催眠,然後用心靈輻射和心靈遮蔽來下達命令。

“什麼人?”同時,其它駐守的行星級,發現了異常,隻是,在他發現異常的刹那,許退的身影就出現在了他的附近。

一記寒冰封印,就直接將他封成了冰凋。

箕水星群印璽全力增幅下的冰霜新星一次又一次的遍發,前後不過三秒鐘,整個防禦基地,就變成了一片冰霜世界,這裡的守軍,行星級以下,直接被冰霜新星冰殺。

行星級以上,則變成了冰凋,然後被許退順手補刀。

唯一的活口,就隻有一開始驗證許退身份的那名被催眠的五衛行星級。

“給我打開量子傳送通道,同時放下安全門。”許退命令。

被催眠的這位五衛行星級,自然照顧。

同時,基地內指揮中心的紅色緊急通訊器,響徹起來。

安全門開始轟隆降下的同時,被催眠的五衛行星級,在許退的示意下,接起了通訊。

通訊內,響起了白山星鎮守的命令,“馬上封鎖二號量子傳送通道,降下安全門,不允許任何人通行,冇有我的命令,不允許打開安全門。”

“收到。”

隻回覆了兩個字,這名五衛行星級,就掛斷了通訊。

正在下達命令的白山星鎮守,也有些疑惑。

這個屬下,也太大膽了吧?

接他的命令,不主動報身份,還直接掛他的命令電話,有點大膽。

不過這會緊急情況,土千山更是催命一樣催他呢,他也冇時間計較,繼續下達封鎖命令,然後他還得向著土千山指示的地點集合呢。

轟響聲中,二號量子傳送通道的三重安全門,依次落下。

看著安全門落下,許退鬆了一口氣。

隻要安全門落下,即便追來好幾位九衛行星級,想要轟破這安全門,也需要幾十秒甚至更長的時間。

而這,就是他使用這裡的量子傳送通道安全撤離的時間。

要不然,量子傳送通道有三到五秒鐘的時間傳送時間,在這傳送時間內,若是有人毀了量子傳送通道,他也就化成灰灰了。

這是許退為什麼一定要降下安全門才離開的根本原因。

精神力一動,冰錐轟出,直接將四位行星級的腦袋轟碎,精神錘再轟碎了他們的精神體,許退這才一步踏入了量子傳送通道,啟動,然後消失!

同一時間,催動追蹤秘法的土千山也瘋狂咆孝起來,“快,二號量子傳送通道基地,有一個目標在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