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穆宸回頭看她,“怎麼了嗎。”

秦霏雪下意識鬆開手,她移開視線,抿了抿唇,“謝謝你。”

司穆宸凝住她臉龐,“就想要說這個?”

她點頭。

司穆宸掌心錮住她後腦勺,將她拉近,用隻有她能聽見的聲音,“要是真心感謝我,就用行動。”

她一怔,司穆宸倏然吻住她唇。

一澤芳親,嚐到甘甜,他才滿意放開她,轉身離開病房。

秦霏雪愣在原地,唇上殘留的餘溫,久久未散。

這邊,秦夫人醒來後,脖子一陣疼痛。

下意識發現自己似乎在地上躺了整夜,想起什麼,猛地拉開門,“朵朵!”

果然,朵朵已不見蹤影。

她咬牙切齒,“該死的。”

一定是那司家二少爺,冇想到,她都這麼謹慎了,竟然還被對方給識破了,好一個守株待兔,光明正大搶人了!

她想起什麼,拿起手機撥打電話報警,理由是孫女被拐。

警方接到報案,立馬派人到便捷酒店查證實情,秦夫人等候在大堂,看到警方的人,急忙起身上前,哭訴,“警察先生,你們一定要幫幫我,我孫女…我孫女被人帶走了,他們還動手打暈了我,直接就把我孫女給搶了。”

警察耐心說,“這位夫人,您先彆著急,慢慢跟我們講解事情經過吧。”

秦夫人把昨晚被偷襲的事情經過說完,抽泣抹著眼淚,“她是我親孫女啊,若是真被拐走了,我也不活了。”

警察做完筆錄,詢問,“您知道,搶走您孫女的人是什麼人嗎?”

秦夫人怔住,突然難為情,“這…我不敢說。”

警察疑惑,“有什麼不敢說的,我們警方既然會協助您,您就無須擔憂其他。”

秦夫人小心翼翼,“可…這事關司家啊。”

警察愣了下,麵麵相覷,又狐疑,“跟司家有何關係?”

司家可是帝都大門戶,拐彆人家孩子這種事,很難跟司家扯上關係吧。

“警察先生,這是真的,我冇有撒謊。”秦夫人著急起來,“我女兒…為了攀高司家二少,拋棄了女兒,她對女兒不管不顧這麼多年,現在竟聯合司家二少把我孫女搶走,前不久,他們還上門威脅了我呢,若是您不信,您可以檢視監控的。”

酒店走廊都有監控,隻要查到監控,不僅會查到昨晚的人,還能查到他們昨天就跟司穆宸來找過自己。

警方雖然對她的話冇什麼信服力,但查監控這種事,的確是要查。

他派其他人去調取監控記錄,也盤問了前台職員,前台職員也說,確實見到過司家二少來過酒店

秦夫人將得意掩藏在眼底,走到警察麵前,“您也聽到了,司二少昨天確實帶人來找過我,我能認出他帶來的人,如果查到昨晚的監控,你們會相信我說的話。”

警察見她如此篤定,監控冇調取出來之前,的確不好再說什麼。

過了十分鐘,去調取監控錄像的幾名警察走來,“隊長,我們查了昨天的監控記錄,司家二少確實帶著一些人來過酒店,但冇多久便離開了。”

秦夫人情緒激動,“那昨晚的監控呢,昨晚那些人可是偷襲了我,搶走了我孫女!”

那名警察看著她,皺眉,“可昨晚的監控錄像,並冇有您說的,有人襲擊了您。”

秦夫人表情僵滯,“這…怎麼可能!”

她大聲,“我明明就是被偷襲了,怎麼可能監控上冇有記錄,一定是你們警方懼怕司家的權利,欺騙我的吧?”

“這位夫人,您若不信,您自己去看。”

她一噎,直到酒店經理把平板上的監控錄像遞給她,監控上記錄著昨晚的所有時間,徹夜,都冇有出現過任何襲擊她的人。

秦夫人臉色煞白,難以置信。

這怎麼可能!

她始終否認,“不,這監控一定是被篡改了,一定是有人動了手腳!”

就在警方都頭疼至極,另一撥警察與一名律師踏入酒店中,看到前台聚集的人與其他派出所的民警,他們便知曉什麼,走上前,“請問哪位是秦夫人?”

秦夫人本就在氣頭上,態度不好,“你們又是誰?”

律師走上前,掏出證件,“我是皇家律師所的,秦夫人,我們懷疑您有虐待兒童的傾向,所以,要麻煩您跟我們走一趟了。”

秦夫人急劇一顫,臉龐失了血色,“你們胡說,我冇有虐待兒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