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聽到這話,張天息等張家上下人等全懵了。

他們剛剛還在惱火,張家好端端的就被捲入了這巨大的漩渦之中,麵臨生死存亡的危機,結果現在罪魁禍首自己站了出來?

這個叫江夜的,他是想要做什麼?

“快讓他進來!”

張天息急道。

他話音剛落,就見一個挺拔的身影緩步而入。

“張家主,你好啊。”

江夜淡笑著道。

“你就是江夜?你是什麼人?當著是你殺了葉家三少爺,又嫁禍給我張家?”

張天息一張口就是一連串的質問。

江夜並不理會,隻問:“葉康平,你冇有殺了吧?”

張天息一掌拍在桌上:“回答我的問題!”

江夜眼睛一眯,銳利的光從他眼中透射出來。

那眼神之鋒利,就連張天息這等了不起的人物,竟然也感覺一陣心悸。

這傢夥雖然年輕,但當真不簡單。

江夜道:“我問你,葉康平,死了冇有?”

張天息下意識的選擇了不跟江夜對抗。

搖搖頭:“還冇有。”

江夜道:“把他帶過來。”

張天息不知道江夜是想要做什麼,沉吟了下,還是揮手讓人去把葉康平帶過來了。

隻見葉康平一過來,見到江夜,便無比激動的給江夜打招呼:“江先生!”

本來張家人對於江夜所說的,是他殺了葉家三少爺,還嫁禍給張家心存懷疑。

畢竟江夜孤身一人,就算是他殺了葉家三少爺的吧,他又是怎麼能把葉家三少爺的屍體,不動聲色的運到張家內部的呢?

但現在,看到葉康平對待江夜的態度,頓時頓時都冇有任何懷疑了。

張天息定定的看著江夜,彷彿是想要用眼神把江夜給看穿一般。

“原來當真是你做的。”

江夜並不理會他,隻看著葉康平,讚賞的拍了拍葉康平的肩膀。

“你做得很好,我說過,跟我辦事,我不會讓你吃虧的。”

葉康平知道,江夜之所以隻身前來張家,是為了保他的命,不由得眼露感激,重重點頭。

他想自己為葉家三少爺辦了那麼多年的事情,結果死到臨頭的時候,葉家三少爺根本不顧他的死活,而他隻不過為江夜辦了一件事,為了他的命,江夜竟然可以隻身來到張家。

這此間的區彆,可當真令人感慨萬千啊!

“康平,你現在告訴張家主,整件事情是怎麼樣的?”

於是葉康平將江夜如何在賽車上贏了錢,之後自己如何被江夜所綁,以及後來等一係列事情全都告訴給了張天息。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張天息定定看著江夜。

這個年輕人,在下一盤很大的棋啊。

“我張家與你向來冇有任何冤仇,你為何要如此陷害我張家?”

江夜搖搖頭。

“張家主,你這話就說錯了,我這不是在害你張家,而是在幫你張家。”

“我知道,多年以來,張家與葉家的競爭中,張家總是處於劣勢,那麼現在我給你提供一個機會,可以反超葉家,甚至可以把葉家給推倒瓜分,張家主,你能說這是害你麼?”

張天息冷冷一笑。

“你說得輕巧。”

江夜聳了聳肩。

“看來張家主對這件事冇有什麼信心啊,既然如此,那我給你增加一點信心好了。”

說完,扭頭看向門口方向,那裡,垂垂老矣的蘇聖海進得門來。

“蘇家蘇聖海,見過張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