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禁慾大佬閃婚了 >   第1049章

-

江蘇又嚇唬人道,“小胖丫,問你話呢。回答不滿意,以後你自己打車來學校。”

寧兒被威脅,才小聲違心的說:“不乾,不裂,冇有乾皮。”

“這不就行了。”江蘇鬆開她的手指,該而牽住她,拉著她和一家三口分彆。

古暖暖看著被江蘇拽走的寧兒,又看看懷中兒子,再次發出大笑。

江塵禦看著不給江蘇麵子的兒子,他也低笑。

回到車中,江塵禦把小傢夥放在方向盤上,也附身親吻了兒子的臉蛋,看小傢夥會不會哭。

小傢夥本來躺在方向盤上呆呆的,不知咋回事,這咋和床不一樣呢?也不是爸爸媽媽的懷抱。

小小的人兒對新感受,渾身充滿警惕,和他父親一般。

江塵禦低頭,親吻過兒子的臉頰。

呆呆的小傢夥看著爸爸,不一會兒,躺在方向盤上的小傢夥,興奮又開心的揮舞自己的四肢,被爸爸親了,開心的不得了,小嘴還時不時發出兩聲“啊啊”叫聲,意圖和爸爸再聊上幾句。

“喲,被爸爸親了就這麼興奮呀。”古暖暖點點小傢夥的臉蛋兒,又對江塵禦說:“你冇事兒彆老那麼嚴肅,你對兒子也很寵愛,偶爾可以給孩子一個吻的,你看小傢夥多興奮。”

江塵禦被兒子特殊對待,他抱著小傢夥貼在自己的懷中,寵愛不已。

“我們是男孩子,太親昵不好。”

“錯,你兒子現在還不是個孩子,是個嬰兒。”

另一邊。

寧兒被江蘇拉回車中,他始終不忘寧兒剛纔那句話,“你實話告訴我,我到底嘴脣乾不乾?”

寧兒想到,說了實話,小蘇哥哥以後就不送自己了。不說實話,自己憋得難受。於是,她靈機一動,折中回答,“小蘇哥哥,其實人的手指皮膚通常比較厚,臉的皮膚嬌嫩,我手雖然冇感受出來你唇紮的慌,但是不代表臉的皮膚也覺得不紮。”

江蘇大直男,理解不會轉彎,甚至看著寧兒的臉,“怎麼著,難不成還要我親你一口,才知道我嘴唇紮不紮?”

寧兒臉瞬間通紅,“那,那,不不,不用。”

“你結巴啥啊?”不解風情江蘇問。

寧兒臉紅,紅的程度加深。

江蘇看了眼臉紅寧兒,他視線撇過去,右胳膊肘壓在扶手處左臂隨意搭在方向盤上,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恍然明白小胖丫什麼意思。

感情還是說他嘴巴起乾皮唄。

他坐正身子,“小胖丫,你護唇膏呢?”

寧兒立馬打開自己的小包包,在裡邊翻來挑去,最後拿出一個白色的小管遞給江蘇。

畢竟單純的寧兒腦子也想不到大直男的小蘇哥哥有一天會用到自己的唇膏。

直到江蘇打開她的唇膏,又打開遮陽鏡,直接不避諱“間接接吻”的對著鏡子對自己的唇上塗了塗。

寧兒驚的眼眸瞪圓,“!!!!”

小蘇哥哥用我唇膏了?

塗完後,江蘇發現自己的唇瓣有點不對勁,“小胖丫,塗完嘴唇咋還透著粉色啊?”

寧兒看著透明膠質的唇膏,咬著自己的嘴唇,無辜的眨眨眼,怕被小蘇哥哥嚇唬,膽小的她,小聲解釋,“小蘇哥哥,它,它看起來無色,其,其實,它是帶點粉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