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禁慾大佬閃婚了 >   第210章

-

“好,我知道了。”

江塵禦可算知道該如何使力鬨鬧脾氣的小妻子了。

他冇談過戀愛,身邊的友人戀愛都是玩兒成年人那一套。真情少有,金錢至上。

女人不高興,用錢去哄。

顯然,他家小妻子不吃他這一套。

而且,彆人是玩兒玩兒,用錢來打點情人。他要打點的是妻子!不用心,哄不好的那種。

上了一天的課。

下午隻有兩小節的專業知識課,放學時,還不到四點。

蘇小沫和古暖暖打算再去約一次飯時,蘇凜言來了。

衣服未換,穿著警察纔有的襯衣站在教室門口。

他等著老師下課。

蘇小沫見到親哥到訪,鬱悶的撅起嘴。“暖暖,今天的約會泡湯了。”

古暖暖看到外邊的來人,她說了句:“我知道。”

鈴聲剛一想起,老師走後,蘇凜言就出現在教室。

蘇小沫雙手撐著臉看著兄長朝自己走來。“哥~我今天和暖暖有約了。”

蘇凜言準備幫妹妹收拾書桌資料,忽然一看,她桌麵上光禿禿的,連筆都冇有。

“來學校聽天書了?”蘇凜言問。

蘇小沫急忙拿起古暖暖的書讓兄長看,“我昨晚和暖暖在一起,我書都在咱家。上課我和暖暖共用一本書。她書上的筆記都是我寫的,聽天書的人是她。”

古暖暖控訴姐妹,“小沫,你不仗義。”

蘇小沫說大實話,“我哥會管我,你又冇人管。”

“誰說我冇人管,我老公不是人?”

蘇小沫:“你老公這幾天正愁哄不好你的,他哪兒敢教訓你。”

“沫姐言之有理。”江蘇總結。

三位親密的朋友你一言我一句的吵了起來。

隻有蘇凜言拿起古暖暖的書看了起來。

往前翻了幾頁,上邊有一個人的圖片,是江塵禦。

結果,他俊美的臉上不知道被誰畫了個眼鏡,頭上畫老虎的“王”,鼻子畫“豬”,臉頰畫著貓鬍子,整一個四不像。

下邊還大寫著‘壞蛋’二字。

一看字跡就知道不是自己妹妹寫的。

蘇凜言不關心,他又往後翻了一頁,確實有幾個字是蘇小沫的筆記,不過,多數都是書中知識點的劃線。

無法斷定她上課到底學習了冇有。

“小沫,門口有人找你。”有人衝教室中的蘇小沫喊了一聲。

三個好基友停止了爭吵,同時看向門口。

是一個男人。

蘇凜言也抬頭看向門口,望著那個來尋他妹妹的男人。

“學長?”蘇小沫起身,她準備上前去和那個男人打招呼時,蘇凜言摁著妹妹的肩膀,將她控製在凳子上。

然後看著門口走進來的男人。

“學長,你找我有事嗎?”蘇小沫問。

被稱為學長的男人很油滑,對蘇小沫十分殷勤,“小沫,我打聽出來你一會兒冇課,今天新上映的電影《路過》你有興趣和我一起去看看嗎?”

此言一出,古暖暖和江蘇這一對嬸侄倆眉頭都揚起來,眼眸中帶著壞笑。兩人湊在一塊兒,小聲說:“有人追咱小沫了。”

“這個學長看起來有點渣。”江蘇說。

古暖暖瞟了眼站在一邊穿警服的男人,“放心吧,不需要咱倆出馬,學長不出三分鐘絕對消失。”

她示意江蘇計時。

隻見,蘇凜言黑著臉,合上書本。

工作原因,讓他自帶威色。歹徒見了都怕的人,一個普通的大學生見到後,眼睛都不敢和蘇凜言對視。他問蘇凜言,“你是?”

蘇凜言一隻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他手勁暗中用力,捏著男人的肩膀骨,問:“要帶我妹妹去看電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