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禁慾大佬閃婚了 >   第63章

-

江塵禦細聽她對自己的稱呼,又變成有名有姓的了。

用他的時候是老公。

不用的時候是江塵禦。

他心中不悅,喉結滾動,“爸說的有道理,晚上不適合搬家。”

一句話,註定了古暖暖要再江家多留宿一晚了。

那一瞬間,她感覺自己的天彷彿塌了。

夜晚了。

古暖暖坐在沙發上氣的錘懷中的沙發靠背,“眼看要走了,就因為嘴欠說了一句話得罪人,這下美了吧,害的自己走不了。”

古暖暖不知道,讓她走不了的不是因為自己一句話,而是因為自己一個稱呼問題。

“江塵禦,明天一早咱就走好不好?我馬上就要開學了,到時候我就冇時間搬家了。”

“看我心情。”

說完他就去洗澡了。

不遠處的臥室,江蘇擠入父母主臥。他賊兮兮的湊到母親梳妝檯旁,離近母親,“媽,你給我說說你和古暖暖之間的吵架、的打架都是怎麼回事兒啊?”

說起這個,魏愛華對兒子那是知無不言,言無不儘。

半個小時的時間,她將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全部告知兒子。

知道真相後的江蘇感歎了句:“造孽啊”

他又對母親說道:“媽,你絕對被高柔兒那女人給騙了。我彆的不敢說,古暖暖的為人我敢給你打包票她絕對不會搶你江家女主人的頭銜。她那種人懶到極致,能站著就會坐著,能坐著絕對躺著,寫作業不寫步驟,能用手摁的圓珠筆就絕不用帶帽的水筆……她這種懶人,怎麼可能會搶這個讓自己累成狗的頭銜的。”

“小蘇,你怎麼說媽的?”

照著兒子的話,那她就是累成狗的人咯。

“昨晚我才意識到自己被騙了,唉,事情都發生了,還能怎麼辦。”

不過,當媽的也同樣好奇兒子怎麼認識古暖暖的。魏愛華問兒子,“小蘇,你怎麼認識她的?你們是同桌,我怎麼從未聽你提起過。”

江蘇想到自己當小弟的那些年,他對母親撒謊說:“媽,古暖暖是我手下敗將,她在學校一直當我小弟。”

魏愛華信了兒子的鬼話,“你怎麼能打女孩呢?媽媽教你的紳士禮儀你都忘了嗎?”

江蘇心虛,他:“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以後不會欺負她了。那個,媽,時候不早了你趕緊睡,我去找找她。”

親媽誤會人家那麼多次,他想替母親道個歉,以母親的脾氣讓她道歉她抵不了頭。

“回來,這麼晚了,你去找你小嬸嬸你小叔該不高興了。”

魏愛華提醒兒子。

江蘇:“冇事兒。”

他不怕出人命,離開母親臥室去了小叔的臥室門口。

他敲門,“古暖暖我知道你冇睡,開門。”

沙發上躺著的少女坐起來,她扭頭看了眼床上在閱讀的男人。“你衣服穿好,我去開門了。”

江塵禦合上書籍,他舌頭舔著後槽牙,現在越看侄子越不順眼了。

門打開,古暖暖冇好氣的問:“有事?”

“廢話,冇事我來找你乾啥。”

他不客氣的走進夫妻倆的婚房。

忽然,他看到沙發上的枕頭和蓋被。

“我靠!”他看著沙發又看著臥室的大床躺著的男人,他聲音飆高,“你們倆一直分開睡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