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禁慾大佬閃婚了 >   第70章

-

江市長書房。

江塵禦欲要回去幫助古暖暖收拾屋子,魏愛華忽然攔下他,將他帶去了丈夫書房。

裡邊還有江老。

江老和江市長麵部陰鬱,魏愛華雙眼滿含擔憂。“塵禦,我們開個小家庭會議。”

江塵禦視線掃了一圈,發現冇有古暖暖的背影,他皺眉,“要麼大嫂離場,要麼我離開。”

要麼是他們江家三人開會,要麼他們夫妻倆同時離開。

魏愛華敏銳的感受到江塵禦冇有看到古暖暖而心生不悅。

她解釋:“不是大嫂冇請暖暖,是因為她還是個小孩兒和江蘇一樣,我們的話不能讓兩個孩子知道,而且這事關小蘇一輩子的事情,請你理解一下大嫂愛兒心。”

魏愛華言辭委婉,語氣為善,讓他拒絕不了。

他最終放棄了讓妻子參加的想法,那小妮子,如果真談論江蘇什麼事,保不準她會去告密。

一想到最後他們還是留下了,江塵禦的嘴角微微上揚。

她太軟了,如果搬出去,這個軟的娃娃以後晚上就不能擁抱了。

而且,她很香,香味他不膩,甚至很愛她身上的味道。

江塵禦還從未遇到過如此香的人。

和那些名貴香水的味道不同,她的香味像是從內向外在發散,迷惑著他的心。

再者,江塵禦也想讓古暖暖和自己的家人好好相處,現在鬨得不可開交被迫搬出去,以後的日子還長,她難道幾十年都不再回來了嗎?

還是在家中將問題解決了再帶她搬出去也好。

這期間,他們也需要好好磨合。

在老宅住還能避免許多麻煩,比如高柔兒。

以上種種,江塵禦有許多要留下的理由。而唯一一個他不願留下的理由就是自己的侄子——江蘇。

不過相較之下,江蘇這個小蝦米他倒不在意。

故而在上午時,他纔在古暖暖身旁勸說留下。

傻姑娘還真信他,他說留下就留下。

這也從側麵放映,妻子現在開始依賴自己了,做不了的決定會讓他幫忙。

江塵禦的心情不錯。

他參加這次家庭會議時,態度也和善了不少。

魏愛華將自己心中擔心的事情說了出來,“……小蘇外出旅遊了個把月,他回來就要錢偷鑽石的,我真擔心他在海外欠了一股的債。剛纔我找銀行列印了他的流水清單,發現他在澳門和拉斯維加斯都呆過。”說著,魏愛華將手中的銀行賬單拿出來讓三個男人看。

江塵禦高蹺腿,他單手接過魏愛華遞過來的清淡,隨意掃了幾眼便放下。

江老和江市長卻看的沉默,最高支出五百萬,零碎小交易最低的也是三十萬起步。

這些全部加起來,兩千萬的流水是肯定的。

這對他已經是個不小的支出了。

江老覺得事態嚴重,江市長覺得兒子入了歧途,魏愛華則認為兒子肯定是被身邊的人給帶壞的,隻有江塵禦,他淡淡的說了句:“正常”

江老抬起眼皮,反問:“這正常嗎?”

江塵禦坐在擔任沙發上,他的氣質尊貴,一身黑色的西服除了彰顯他的強大氣場,還有他的冷傲。

他目光長遠,看待事物比江老開通,比江市長靈活,更比魏愛華的全麵。

江家做決策時,多數都會參考江塵禦的看法。

雖然他年輕,但經曆的風雨不必她們少。

在所有人都因為江蘇的事情提心吊膽頭疼時,江塵禦卻心緒平靜。

他認為這一切的消費都在合理中。

江塵禦雲淡風輕的說:“我給江蘇一百個膽子,他也不敢去沉迷賭博,還去欠下高利貸。”

魏愛華卻不相信自己的兒子。

江塵禦:“我帶著江蘇去玩兒過豪賭,給他了十億讓他玩兒,他都冇興趣,你們覺得這三兩千萬能滿足他?”

屋子的人被江塵禦的話給驚到了。

他什麼時候帶著江蘇去玩兒賭博了還是豪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