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禁慾大佬閃婚了 >   第71章

-

那是江塵禦在教育侄子上下的功夫。

在江蘇中學時剛有了自己的想法,對錢有了新的認識,江塵禦為了鍛鍊侄子,碰巧一次他去賭城出差,於是便把侄子帶走了。

那一晚,江蘇看到滿桌子的眼,他嚇得一直牽著小叔的手。

當江塵禦大手一揮,直接豪氣包了全場,桌子上的錢摞成小山堆準備和對方玩兒賭時,江蘇卻拉著叔叔離開此地,那是他第一次不害怕小叔叔,而是義正言辭的教育叔叔,賭博是壞行為。

……

後來江塵禦推著侄子的後腦勺離開了賭場,此後,不論多大的賭局對江蘇而言,看都不看在眼中,更提不起興趣。

江塵禦解釋完,場內三人的驚訝如出一轍。

江塵禦:“大哥大嫂,小蘇是你們兒子,教育的問題不能一直落在我身上。我以後也會有我自己的孩子,我們各自操心各自的孩子吧。”

說完這話,他起身離開了書房。

身後人的震驚,已經不是他願意管控的範圍了。

江老在此話後,他老沉的眼神彷彿注入了水光,欣喜的看著魏愛華和大兒子,“老二剛纔說……有自己的孩子?”

魏愛華眼睛快速眨動,麵色羞恥的和公公及丈夫討論弟弟和弟媳的夫妻生活,“那夫妻房事要是正常的話,再過兩三個月,小暖差不多也該懷了。”

江老眼睛已經笑彎了,彷彿此刻已經是兩三個月後了。

他抿唇,滿意的笑著說:“大師真不愧是大師,一句話就能斷定我們江家的興盛。”

“爸,你說什麼呢?”魏愛華聽不懂。

江老笑著擺手,同樣離開了書房。

江塵禦回到臥室時,發現自己的侄子竟在他婚房。

江蘇肩膀慫著,頭抵著,不敢抬起來。

古暖暖則氣鼓鼓的坐在她日常睡覺的沙發上,氣的小胸脯上下起伏。

古暖暖見到江塵禦回來,她火氣又來了。

她指著低頭的江蘇對江塵禦告狀,“江塵禦,你快管管你侄子。今天這一切都是他故意的!”

“你剛纔喊我什麼?”

“江塵禦啊。”

低著頭的江蘇小聲嘀咕,“我叔想讓你喊他老公。”

他說完,後腦勺又承受了來自古暖暖的暴擊。

她也不管江塵禦是否在場,“你給我閉嘴,要不是你,我現在都成自由自在小小鳥了。”

江塵禦挑眉,喲,他還娶了個暴力小妻子呢,打人真不手軟。

他走進,古暖暖立於他身側,小手自然而然的牽著他的手指對他告狀,“他故意打碎爺爺的花瓶,還偷他媽的鑽石,連打壞他爸的水杯都是故意的,就為了不讓我們搬家。”

江塵禦在上午時已經猜測到侄子的用意了。

不過他不知道侄子為何不願意讓他離開。

他看了眼還不到他胸口的小妻子,末了,明白了。這哪兒是不想讓他離開,這是他的去留隨意,古暖暖得留下。

想到這一點,江塵禦的喉結滾動,“滾去我書房。”

江蘇起身低著頭灰溜溜的離開婚房。

屋子裡隻有夫妻倆。

一個為今晚將要擁有的福利而心情不錯。

一個氣的噘嘴,嘴唇都能掛油瓶。

江塵禦看著小妻子生氣的模樣,他含笑,抬手捏捏她的臉蛋。“去把衣服整理好都放在衣帽間,我們可能要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我回來早就幫你一起收拾,若是回來晚,你就先上床睡覺,不用等我。”

古暖暖皺起小眉頭,她帶著嬌軟語氣問丈夫,“今晚我還要上床睡覺嗎?”都已經不需要搬家了,她也不需要被威脅了。

江塵禦:“不想和我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