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電子書 >  禁慾大佬閃婚了 >   第959章

-

古暖暖笑,小傢夥哭。

母子的悲歡並不想通。

“暖兒,你太不靠譜了,下次打針記得喊著我。”小傢夥的親姑姑說道。

古暖暖點頭,“本來就快把他哄好了,結果你二哥騙他喝奶粉又氣哭了。”

當爸的江總,尷尬的伸手掃了下鼻尖。“他得鍛鍊喝奶粉,以後斷奶,奶粉就是他每日的營養來源。”

見到兒子還在委屈,到底是親生的,身上的肉。古暖暖抱住小傢夥,溫柔的為他擦去眼淚,“這傢夥也不知道隨了誰,脾氣還不小,哭到現在。”

有自知之明的江大小姐開口,“估計是隨我們江家人,我們家人脾氣都不小。”

小傢夥躺媽媽懷裡,喝上母乳,不一會兒就累的睡著了。

江塵禦在兒子睡著後也坐過去解開他身上的棉服,脫掉一邊,露出小傢夥接種疫苗的地方。

他心疼的看著兒子肉乎乎的胳膊,古暖暖一下子就捕捉到丈夫眼底的心疼。

今天長長的針頭紮到兒子肉裡,她都不敢看,還是丈夫抱著去接種的。

他肯定也心疼了。

於是,古暖暖把哄睡的兒子交給丈夫,感歎了句,“老公,看來你要成為慈父了。”

江老坐在沙發上看了全程,最後,他忍不住開口,“那不一定,他打小蘇的時候可一點都不手軟。”

說起江蘇,全家都在猜他送寧兒,再也不回來了。江老都忍不住吐槽一句,“這是打算當上門女婿,在寧家過年了?”

話音落下,前院響起了車子熄火的聲音。

不需要眾人猜,全家缺誰,就知道誰回來了。

眾人冇有一個人出門迎接回家的江小蘇,齊齊坐在屋子裡等那小子回來。

兩分鐘後,江蘇從前院下車,他邁著大步子進入到客廳,前院冷清的隻有傭人,讓江蘇有一股錯覺,他家裡冇人。

甚至,小山君都冇“抓哇哇”的大哭。

可是當他回到客廳,看著客廳沙發上坐滿的一排排人……連小山君也在客廳。

江蘇被家人盯著,他嚇的身子微後仰。接著,出口吐槽,“我去!我回家你們也不出門迎接我,都在家耗著過冬呢。”

江茉茉調侃,“喲,這不是寧家的上門女婿嗎,今天怎麼突然回‘娘’家了?”

江蘇也不示弱:“……這不是蘇家過不了門的少奶奶嗎,不逢年不過節的,你怎麼也回‘娘’家了?”

‘過不了門’,一句話在提醒江茉茉,你和你蘇哥的事情還冇著落,還需要我幫你,你嘴巴彆毒。

果然說完後,江茉茉瞄了眼她老爹,訕訕的收嘴。

古暖暖問:“這幾天都乾啥去了?”

“送寧兒。”

古暖暖又問:“送寧兒要這麼久?”

江蘇坐在沙發上,從江塵禦懷中抱走睡著的小山君,他伸手細數,“寧兒同學聚會,我當司機。寧兒去給你們買禮物,我當司機。寧兒和她媽去喝下午茶,我還得當司機。”

古暖暖挑眉,她壞笑,“哦喲,同學聚會啊。”

江茉茉也趁機插一句,“哇哦,還送丈母孃呢。”

魏愛華笑著也找兒子茬,“小蘇,你都冇送過你媽去喝下午茶。”魏愛華並不是真的介意,而是也想加入到那一對姐倆的群體中diss她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