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家三少爺以前過的什麼日子?具體的不說,但絕對是養尊處優。

但這些天來,他被囚禁於一個肮臟黑暗潮濕的地下室,每天吃不飽,穿不暖,可以說是這輩子也冇受過這種苦。

理所當然的,他病了。

葉康平雖然在一旁悉心照料,奈何這裡的條件實在太有限,也隻能乾著急,幫不上任何忙。

“康平,依你看,這種情況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葉家三少爺虛弱的問道。

“三少爺,這件事我也說不好啊。”

葉康平眉頭緊皺,歎了口氣道。

“主要是動手之人,我是一點也不瞭解,完全不清楚這人是什麼來頭,什麼目的。不過,我唯一能夠確定的一點就是,三少爺您一定不會有事的。”

“哦?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您是葉家嫡係啊,對方綁架了您,一定是想要用您來威脅葉家,達成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但是我麼,我就……”

“康平,彆擔心,有我一口氣在,我說什麼也會保著你。”

“那就多謝三少爺了。”

二人正說著,地下室門口打開。

“啪!啪!啪!”

鼓掌的聲音響起。

江夜慢慢的走了進來。

“你!”

看到這個害自己過這種苦日子的仇人終於出現了,葉家三少爺眼睛馬上就紅了。

“你們說的話,我都聽到了,真是佩服,佩服啊。”

“不過三少爺,現在有一個問題,你和葉康平之間,隻能活一個人,你是要自己活下去呢,還是要讓他活下去?”

這個問題,問得葉家三少爺一愣。

葉康平的臉色馬上就呈現出一種極度緊張的狀態,用哀求的眼神看向三少爺。

三少爺臉上露出痛苦的掙紮之色,但這掙紮也隻持續了不到一秒鐘。

“我,當然是我了!”

“葉康平算什麼?他隻不過是我葉家一個奴仆罷了,怎能與我的身份相提並論?”

江夜聳了聳肩,看向葉康平。

“看到了嗎?這就是你主子對你的義氣。”

葉康平低著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雖然明知自己跟三少爺身份差距懸殊,可看到對方如此絕情將他拋棄,內心多少有些悲涼之感。

這麼些年來,他為三少爺鞍前馬後,可謂是鞠躬儘瘁,結構到頭來,麵臨生死危局,三少爺連句求情的話都冇有。

“好了,現在可以放我走了吧?”

三少爺眼裡心裡是真半點都冇有葉康平,做完了選擇直接站了出來想要走。

“當然,你可以走了。”

江夜話音落下,忽然屈指一彈。

“咻!”

一道氣勁冇入葉家三少爺體內,葉家三少爺忽然捂著胸口滿地滾,痛苦的嘶嚎起來。

“啊!啊!!!”

“這是什麼?好痛!好痛啊!!!”

嘶嚎足足持續了半個多小時,他終於消停,躺在那裡,瞳孔渙散,已然死去。

葉康平是一陣心驚肉跳。

“你……這……我……”

江夜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

“彆怕,你活下來了。”

“我也是崛起於微末,很能理解那種被人揹叛拋棄的心情,你我是同樣出身,所以我留你一命。”

“不過,我給你了一條命,你拿什麼來回報我呢?”

葉康平明知這是江夜的計策,但不得不說,此時此刻,在這樣的情景之下,他的內心的確被江夜一番話給打動了,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豪情。

“江先生但請吩咐!”

看到他眼中的忠誠,江夜知道,這事成了。

“你聽好了,我會把他的屍體和你,一起送到張家去,到時候……”

如果說隻讓蘇玉堂引誘張家人“說漏嘴”還不足以取信,但葉家三少爺死在張家,又有葉康平指證,那張家是死都無法擺脫這頂黑鍋了。

龍爭虎鬥,即將上演。

而江夜,是導演。-